語夢飛羽

現在是一條鹹魚
插畫/小說/雜七雜八
現在是star trek
歡迎拍打餵食
AO3:FlyFeather

【WonderSteve】那些成就我們的

腦洞就是,你永遠不知道哪個腦洞會插隊。

明明有這麼多坑,但我還是先碼了WonderSteve

這文甜的,真的,假一賠十!相信我!



星火在風中飛揚,這是滿月也無法滲透的黑夜。爆炸的震動從遠方透過地面傳遞過來,但這些都已經撼動不了Diana,因為方才那在空中炸釋的紅色煙霧已經將她的心吞噬殆盡。

 

他們是對的,Diana心中明白這點,Ares是對的,將這場戰爭怪罪在他身上並不公平,說到底是人類自己做的決定,所有的人都有自己的立場必須去維護;Steve也是對的,或至少他試圖相信自己是對的,箴言鎖鏈不會出錯,Steve真心認為他在打一場終結一切戰爭的戰爭,一場只要協約國營了就結束的戰爭。但他也承認了不是嗎?如果戰爭結束,他有份;如果戰爭越演越烈,他也有份。這裡,所有站在戰場、不站在戰場上的人,都是共犯結構中的一環,無人能將責任撇清。Diana閉上眼,身後的火焰散發著熾熱的高溫,但她感受不到,現在的她感受不到。一行晶瑩的淚珠滑過臉龐,Diana這才懂得,這是痛苦,不是自己在訓練中受傷的那種痛苦;這是難過,不是弄丟自己最喜歡的玩具的那種傷心:這是……愛。

 

她愛Steve。

 

Diana向前狂奔著,她失去了她曾經依賴的God Killer,但她現在知道自己本身就是God Killer,從來就不需要其他。Steve完整了她,讓他更明白自己的定位;Steve也破碎了她,因為她失去了再也找不回來的靈魂碎片。

 

Ares什麼都沒做,他只是將自己攪和在這裡面。事實上,就算沒有Ares,人類還是會發動這場戰爭,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

 

也許人類就是不值得被拯救。Steve的話迴盪在Diana耳邊。沒錯,說不定這才是所有問題的最終解答。這就是為什麼會有這場戰爭,為什麼母親一直阻止她來到人類世界,因為他們不值得。弱小、貪婪、殘酷的人類在做的不就是不斷的殘害這個世界嗎?殘害其他的物種、殘害其他的人種、殘害彼此。Diana深吸了一口氣,煙硝與爆炸粉塵竄進她的肺中,這樣的污濁是在天堂島上不曾有的,但這卻讓Diana感受到了自己真實存在著。

 

人類的痛苦是自找的,她是神,她不需要參和在其中。

 

但是......

 

Etta親密地拉著她的手問她對衣服的感想,Sameer雖然嘴上不承認卻用眼神讚賞了她的語言天賦,冰淇淋小販在她為冰淇淋感到驚奇時露出的微笑,Charlie因為覺得她是女人總是把他們少得可憐的野味盡可能的留給自己......很多很多,明明在人類世界待不到一個禮拜,卻彷彿有了值得回味一生的回憶。

 

人之初,性本惡。說謊、冷酷、貪婪都是流淌在人類血液中的本能。

 

人之初,性本善。關愛、擁抱、熱血也同樣是構成人類本質的血肉。

 

這就是一個如此矛盾的總和,這就是人類。

 

「我不是戰爭之神,我是真實之神,我只是重現了事情本質的樣子。」Ares的話如同蛇的甜言蜜語般試圖動搖她的信念。

 

Ares是她的宿敵,她的工作是打倒Ares。但在她內心深處,她明白只要自己還活著,她就永遠無法停歇與Ares的戰爭。人類總是能找到適合的理由和藉口來發動各種不同形式的戰爭。

 

但她現在已經想通了。

 

「你說的沒錯,人類確實就是這樣。」Diana看著腿軟在地的毒藥博士,這個Steve心中萬惡的本源如今看起來是如此無助又柔弱,只是個毫無自保能力的女人。

 

「但你只看到了你想看的,人類還有許多不同的面相。」

 

起初在離開天堂島時,母親和她說,你離開了之後,可能就回不來了。那時候的她不懂,是母親不再歡迎她嗎?為什麼她不能回來?人類世界與天堂島的距離沒有改變,依舊是一線之隔不是嗎?

 

母親只是笑著搖頭,然後擁抱了她。Diana感受到了頸間來自母親的溼氣,母親為什麼要哭?人類的能力難以傷害她,她會回來的,只要解決了Ares啊。

 

現在她懂了,一旦認識了人類,怎麼捨得放下他們。你會為了他們的醜惡感到失望,但更多的是為了他們的可愛而充滿希望。她會回去,但她無法阻止自己牽掛著人類。

 

Diana一生都認為自己應該做對的事情,但現在,她不確定什麼是對,什麼是錯。同盟國與協約國,或許他們不一樣,也許他們都是一樣的。她知道,她現在所做的,只是在貫徹Steve所相信的。她放任自己任性一次,就這一次,她不去考慮是非對錯,只是純粹為了紀念他,去完成他的心願。

 

單純的女孩蛻變了,成為迎風展翅的鳳凰。在戰場上,她的每一個動作,都像是烈火中的舞蹈。輕盈、美麗、生機勃勃,綻放著生命的光輝。多年以後,人類稱呼她為Wonder Woman,將她形容為耀眼的奇蹟,但他們不知道的是,這樣的奇蹟並非來自她自己,而是一個叫做Steve Trevor的人類交給她的。

 

她回到倫敦,和Etta見了面。Etta依舊開朗,笑著迎接她,幫她打理了下生活,替她找了份翻譯的工作,在這個種族混雜的世界中,她的能力的確很珍貴。然而,在她以為Diana沒注意到的時候,眼中總是有掩不住的落寞。

 

戰爭改變了一切,卻也甚麼都沒改變。人們依舊要工作來維持生活,吃喝拉撒睡一點也沒變。

 

她拔下耳機,完成了今天的聽譯工作。今天錄音帶裡的聲音低沉渾厚卻又但典小驚慌,很像她常常懷念的那個金髮人類。

 

「Diana。」

 

看看她,這份工作居然能勾起她這麼多的相思情懷,彷彿她真的聽見了來自過去的人在呼喚她。

 

「Diana。」

 

又來了,這次的聲音清晰到有點令人難以置信,已經三個多月了,她還沒有放下嗎?

 

腳步聲,有人在靠近她。Diana本能的繃緊肌肉,已經很久沒人能在她沒發現的情況下這麼靠近她了。

 

Diana猛然轉頭,熟悉的金髮和精緻的臉龐便映入眼簾,那是她日思夜想的人,那是她分分秒秒只能透過黑白照片懷念的人,而如今卻色彩鮮明的在出現在她面前。

 

「我回來了。」金髮人類漾起溫暖的微笑,毫不畏懼的執起她的手,撫著她近日略為消瘦的臉頰。

 

「Diana,笑一笑,悲傷的表情不適合妳。」Steve啞著嗓子說。

 

Diana牽起嘴角,她終究是完整的,Steve回來完整了她。

 

Fin.









Diana輕輕握起了自己的手,然後一拳揍在Steve的肚子上。


「咳咳咳咳Diana?」Steve吃痛的往後退了兩步,他通常是看別人挨Diana的拳頭,沒自己挨過,沒想到這麼痛。


「你沒死不會先說一聲嗎?害我這麼擔心!害我這麼傷心......」Diana對Steve吼著,吼著吼著眼眶中便溢滿了淚水,聲音嘶啞得再也說不下去。


Steve拉過Diana,將她緊緊擁抱在懷中,這是他的天使,他的天使在為他哭泣。他把手伸進Diana外套的下襬,拉出她總是纏在腰間的真言鎖鏈繞在自己手上。


「Diana,我不會離開妳。」


「我愛妳。」


Fin?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8)
热度(39)
©語夢飛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