語夢飛羽

現在是一條鹹魚
插畫/小說/雜七雜八
現在是star trek
歡迎拍打餵食
AO3:FlyFeather

【AOS】五次那不算接吻,一次他們接吻(SK) II

I


Jim和Spock一起步出高速電梯,Chekov「艦長蒞臨艦橋」的捲舌音依舊如此兇殘。Jim看向Uhura,用眼神詢問她這個通訊的狀況,而Uhura給他一個『絕對不是好事』的表情。Jim在心中嘆了口氣;Spock則是挑起一根眉毛,他從來就搞不懂人類是如何以非語言僅以臉部表情交流資訊的。

 

「是誰的通訊,Uhura中尉?」Jim問。

 

「是Komack將軍。」Uhura回答,並附贈了一個『你皮繃緊點』的表情。

 

Jim低下頭,調整好自己的表請,如果要細數司令部最不喜歡Jim Kirk的將軍,Komack絕對榜上有名。他深吸了一口氣然後說,「接到螢幕上。」

 

Komack的臉出現在全息螢幕上,Jim挺直腰桿,向Komack致意,「將軍。」


「Kirk,」Komack沒有和Jim多寒喧,他單刀直入地說,「司令部希望企業號即刻前往Remmil VI。」

 

Jim動了動眉頭,但他相信沒有人看得出來。那是哪裡?他自詡自己的星際地理不差,但他真的壓根沒聽過這顆星球。他看了眼Chekov,年輕的領航員顯然同樣茫然。

 

「他在銀經 +11° 58′ 01.95″,銀緯+11° 59′ 48″,」幸好Komack馬上就回覆了,不然Jim能想像他要是得問Komack這在哪裡,那會是多尷尬的場面。

 

Chekov立刻就把做標記下來並且畫出約略的座標路徑,Jim瞟了一眼,恭敬的說,「將軍,這和我們目前的航向完全相反。」

 

「我知道,但這是司令部的命令。」Komack直接地說。「這並不是一個請求。」

 

「請問具體的任務內容是......?」

 

「Remmil VI的五皇子即將登基,雖然他們並非聯邦成員,但這顆星球上蘊含豐富的二鋰水晶,聯邦希望能與他們建立邦交。」

 

又是這種見鬼的外交任務,還是這種商業意味濃厚的,Jim努力壓下噘嘴的慾望,讓自己的臉維持在尊敬狀態,「將軍,恕我直言,企業號是一艘科考艦,我相信艦隊中有更適合此任務的外交艦,且企業號上並不具備專業的外交人才......」

 

「但你們是企業號,」Komack打斷Jim,好像這句話就能解釋一切,「你們拿了艦隊中最好的船,聯邦所有的資源都投在你們身上了,要你們有點實際做為不為過吧?」Komack惡毒的說,「艦隊給你企業號可不只是因為你有張漂亮的臉蛋,Kirk。」

 

這話說的太過了,已經上升到人身攻擊的程度。他看到Sulu皺起眉,Chekov更是不敢相信會聽到這種話。但比這更難聽的話Jim也都受過了,Pike也再三告訴Jim他在艦隊的『樹敵額度』已經用光了,叫他別在搞出更大的問題。而且這事實上是個合理的要求,所以Jim只是不動聲色的說,「好的,將軍,我們將會在......」他瞥了Spock列在面板上的數據,「8個標準日之後抵達Remmil VI 。」

 

Komack連再見都沒說就關掉了通訊。

 

Jim長吁了一口氣,然後噘起嘴。雖然Bones老叫他別像個嬰兒噘嘴,但管他的,這裡是他的艦橋,又沒有將軍,他愛噘嘴就噘嘴。「 Mr. Chekov,請繪製前往Remmil VI的路徑,Mr. Sulu,保持曲速五前進,Mr. Spock,請匯集Remmil VI得相關資料,miss Uhura……」Jim舔了舔嘴唇,垂下眼簾,「跟我到會議室,我們得想一下如何告訴 Solosos III為什麼我們說要去又食言。」

 

***

 

「……不,這不行,如果我告訴他們我們耽誤是因為我們要去Remmil VI,那不就是赤裸裸地告訴他們,星聯看重Remmil VI勝於Solosos III嗎?」Jim懊惱地抓著頭髮,在會議室裡來回踱步,「他們不會高興的。」

 

「不然你要怎麼跟Solosos III說?」Uhura問,雖然她已經有預感她會聽到什麼。

 

「就沒有什麼理由……比如我們的船壞了需要維修,不得不延期?」Jim帶著一絲期盼問,「這感覺行的通?」

 

「Sir,恕我直言,Solosos人是心靈感應的種族,這種謊言等我們到了那裏就會被拆穿了。」Uhura嘆口氣,她就知道Jim想說謊。這是Jim的本能反應,他希望事情圓滿。但這種事,尤其牽涉到政圝治,從來就沒有圓滿可言。

 

Jim挫折地發出一聲呻吟,重重地在隨便一個位置坐下。他噘起嘴,用清澈的藍眸看向Uhura,「真的不行?」

 

Uhura面對這樣的Jim,態度也軟了下來,她走到Jim身邊溫柔地安撫他,「Jim,有時候我們就是沒辦法,我們必須妥協。」

 

「你知道我不相信沒有迎面的狀況吧。」Jim苦笑著看著她,似乎期待著Uhura能突然說出某個完美的方案。

 

「是阿我想我們都領教過你的那一面。」Uhura好氣地說,她摸了摸Jim的頭,今天如果Solosos人不是心靈感應種族,不是他們對誠實有著近乎潔癖的要求,她或許會同意一些技術性的言談。她知道Jim有多想做好這一切,她知道他有多努力。也正因如此,作為通訊官的她必須忠實地將最好的方案告訴Jim,讓他不要因小失大,不要為著一次失誤而將過去的努力付之東流。「會好的,我們現在還是不夠,但以後會越來越好的……」

 

Jim知道她在說什麼,企業號是星聯最好的艦,但他只是個沒什麼經驗、剛畢業的艦長,連同他的艦員在司令部都幾乎毫無影響力,他們只能靠自己一點一滴打拼。

 

會議室的門唰啦地打開,Spock站在門外用他一貫有禮的聲音說,「艦長,請求進入。」

 

Jim笑了,永遠都這麼一板一眼哈?「請求允許。」

 

「艦長,這是你之前要求關於Remmil VI的報告。」Spock走進會議室,向Uhura點了個頭,而Uhura回給他一個善意的微笑。

 

「謝謝你,Mr. Spock。」Jim接過Spock的padd報告,和Uhura一起翻閱著。

 

Jim知道Spock和Uhura兩個月前分手了。他不知道原因,因為他和Uhura不是那種一起坐在沙發上吃冰淇淋互擦指甲油的閨密,而Spock也不是會主動找人談心的類型。Jim不想讓他們覺得自己在侵犯他們的隱私,因此他只是站在友情的角度告訴Spock,人類分手時會找人談談,如果你人類的那面有需求,可以隨時來找他;然後禮貌地詢問Uhura如果他在艦橋排班上需要任何協助,他很樂意安排。不出所料,兩人都拒絕了他。但他們依舊能在艦橋上完美的合作。Jim想這應該大部份要歸功於Uhura的高EQ,畢竟壓抑情緒對瓦肯人來說是小菜一碟,不是嗎?

 

「艦長,你看上去正在煩惱,有什麼事困擾著你嗎?」Spock突然問。

 

Jim沒料到Spock竟然注意到了自己的心情,他慣性的露出禮貌性的笑容,垂下眼簾說:「沒事,只是在與Solosos III的延期策略上遇到一些問題。」

 

「誠實地與他們說明理由將會是最好的策略。」Spock馬上回答,「Solosos III是比瓦肯人還強大的心靈感應種族,且他們的文化中不容許謊言的存在,今日的謊言可能造成日後更大的糾紛,因此將我們所面臨的狀況據實以告會是最佳方案。」

 

Uhura給了Jim一個『我說過了吧』的眼神,Jim只是抿著唇不說話,像在生悶氣,最後對Spock說,「開始報告吧!」

 

Spock將已經準備好的資料秀在頭螢幕上開始介紹Remmil VI上的環境、習俗和政圝治背景,Jim和Uhura聚精會神地聽著。

 

「90%的表面都是水的星球阿……他們的居民都在水中生存嗎?」Jim搓著下巴問。

 

「否定的,此星球的居民和地球人一樣是碳基生物,並依據現有的聯邦數據,他們的生理構造與地球人有76%相似。」

 

「那他們能生活的地方可真少。」Jim評論,接著又往下翻了一些細節,「這裡說要登基的是五皇子,國王在兩個月前突然暴斃,而原本要繼位的三皇子在國王死後神秘失蹤?」Jim皺眉看相Spock,「這感覺就有陰謀。」

 

「是的,我已經向Komack上將報告過了,但他回復我『聯邦不干涉各星球的政圝治狀況,更何況,Remmil VI根本不是聯邦成員,我們只是去交易的。』」Spock一字不漏地把Komack的回應告訴Jim。

 

「我以為聯邦的存在是為了促進和平呢!」Jim不滿的咂著嘴諷刺著,他們就派艘商船過去就好了何必找我們?Jim心裡這麼想,但他沒把話說出口,「好吧!這看上去挺不穩定的,登基宴會那天只要我和Mr. Spock出席即可,其餘船員皆在艦上待命。Miss Uhura,我要你挑出一批語感及文化敏感度較高的安全人員為這次任務作準備,若我們真能走到商談那一步,我要帶著他們,交易總是容易出事,人選你可以和Mr. Handroff討論,有問題嗎?」

 

Spock和Uhura都點點頭接受了,Jim解散他們後便開始重新調整自己,他要和Solosos III接洽延期之事。

 

***

 

Jim坐在餐桌上,百無聊賴的遏止自己用餐具撥弄食物的慾望。這不是個得體的餐桌行為,但他真的......他瞟了一眼隔壁正襟危坐的Spock聚精會神地聽著五皇子冗長的飯前演說,彷彿他講的是史上最有趣的戰術課程。不!Jim只聽到廢話……BalaBala我很厲害……廢話……言不及義。他努力將視線聚焦在五皇子身上,至少看上去能恭敬點。但他顯然很失敗,因為Spock對他投射了關愛的眼神。

 

「艦長,請問你是否身體不適?」Spock湊過頭來悄聲問。

 

Jim看著距離自己過近的堅毅五官,這個地球-瓦肯混血真的帶出了非凡的基因組合,光是外表上就佔了很大優勢了,就算是這個鍋蓋頭也遮不住他的風采,更別提在外表底下蘊含著如此聰穎的靈魂。Jim有些情不自禁地想撫上Spock的臉頰,但他隨即意識到這不是個恰當的行為。他搖搖頭說,「I’mfine.」

 

Spock在與人類相處的過程中已經知道fine這個字眼不僅僅無法精確傳達程度,而且當事人的狀況可能也與正向無關。他直接指出,「你剛剛的目光在食物與皇子間來回,並且有些意是渙散的傾向,你的手指似乎有些不受控制的張握……」

 

Jim知道Spock要一一列舉出所有證明他異樣的狀況,他把手搭上他混血大副的肩膀,用他最真誠的表情說,「Spock,我很好,我只是……」Jim想著要怎麼和瓦肯人解釋人類的『放空』,「你知道,人類並非以擅長專注而著名,尤其是對他們不感興趣的話題。」Jim暫停了一下,等等Spock該不會覺得這很有趣吧?畢竟他這麼專心的聽,「你覺得這很有趣嗎?」

 

Spock表情顯得有些鬆動,「不,艦長,這個演說與有趣並無任何關聯。」瓦肯人歪了一下頭,「我假設你剛剛所說的狀況,就是人類所謂的放空嗎?」

 

「你知道?」金髮人類驚訝的問。

 

「是的,我曾經在學院任教,因此我對此並不陌生。」

 

「等等,你的意思是,有人會在你的課堂上發呆嗎?」Jim的無聊此時已經完全被擊退,「我以為你的課應該是,所有的學生都正襟危坐,在你的眼神掃射下大家把你講的每個字都記下來。」

 

「我並不會用眼神『掃射』任何人,」Spock澄清,「儘管進入星際學院的學生都有一定素質,但我必須承認,並非所有人都能在課程上保有完全的專注。」

 

「不是你的課太難嗎?」Jim對他擠眉弄眼,「瓦肯人的魔鬼課程,這可是連我這個指揮系學生都曾耳聞的困難呢!你不能用瓦肯標準來評量我們。」

 

「否定的,我在設計課程時便已針對種族差異進行調整,願意在課堂上努力的學員皆取得了相對知識,像是Uhura中尉。」Spock分神注意了一下正在演講的五皇子。在宴會開場時閒聊是不合禮儀的,但若是讓艦長在此時發呆將是更不恰當的舉動,透過聊天使艦長保持清醒是符合邏輯的。

 

「啊啊……好可惜我沒上過你的課,」Jim戳了戳盤子裡的食物,「我那時候都衝堂。」

 

Spock點點頭表示理解,「Jim,我假設……」

 

Jim不知道Spock要假設什麼,因為五皇子突然介紹了『星際艦隊的Kirk艦長』。Jim雖然錯愕,卻已經反射性地站起身掛上笑容,和其他賓客揮手致意。五皇子做了個明顯的邀請手勢似乎想請他上台說些話,Jim在心中吼叫著事前根本沒人和他說要上台致詞,他從容地往講台的方向走,腦中卻已經開始構思著他等會發言的腹稿。這些外星人一個比一個脫線,這不是他第一次遇到這種意外的外交要求,更奇葩的都有,但他想他永遠都不會習慣這個。

 

Jim站上發言台,露出他被Bones形容為『能夠吸引蠢兮兮高中女孩』的笑容,打算開始講些不著邊際的外交令詞。

 

 

 

  碰──

 

 

 

一聲槍響劃破空氣。

 

 

 

Jim再也沒機會講他準備好的台詞。

 

***

 

Jim和Spock在Remmil VI 上狂奔,這不禁讓他想起他和Bones在Nubiro被土著追逐的經驗,差別只在於現在的追兵手上有相位槍,而且他們不會被隨便什麼捲軸呼嚨過去。

 

果然是撐不到商談,Jim很驚訝自己還有開小差的餘力,但這整個任務都是失敗的。五皇子,就如他們在艦上所懷疑的,背後藏著陰謀。Remmil VI
的法定繼承人是三皇子,而五皇子早就計畫要篡位。國王一死,五皇子便派人除掉三皇子,並急著找聯邦為自己的登基背書。殊不知三皇子險象環生並在登基典禮上回敬五皇子。作為被請上台的聯邦代表,三皇子顯然已經認定了聯邦的態度,因此不遺餘力的追著他們。Jim不清楚三皇子是打算坐下來談談政圝治酬庸,還是純粹要殺了他們,不論哪個Jim都不喜歡,因此他和Spock只能盡其所能的甩掉身後的追兵,並且找到一個通訊信號不會被這該死的星球遮蔽信號的地方,然後叫Scotty把他們傳回去。

 

他們幾乎是漫無目的地奔跑,在他們傳送到這顆星球後一路都是用對點傳送,Jim對於他們的地理位置毫無概念。他只能認定一個方向不斷前進,但這是一個90%都覆蓋著水的星球,他們很快就跑到了陸地的盡頭,面對著懸崖跟海。Jim只能想到一個選項,他拉過Spock的手,Spock知道金髮人類打算做什麼,他有了猶豫和害怕,但Jim根本無暇注意到這個。時間緊迫,Jim縱身一躍,兩人都墜入海中。

 

濃稠的液體包覆了Jim的全身,Jim不知道這是什麼,但他肯定這絕對不是人類認知的水或海,論密度跟性質,Jim覺得自己更像在一堆果凍中。他努力划動手腳讓自己浮上水面。好不容易Jim才從水中探出頭,皎潔的月光映在面上顯得一片光亮,Jim四處張望,已經看不到追兵的蹤跡,但與此同時,他也沒有看到Spock。恐懼襲上心頭,他想起瓦肯人人的身體密度是人類的兩倍,代表Spock根本沒辦法自己浮起來。

 

Jim拿出通訊器確認自己的位置,感謝Scotty是個瘋子,連帶他底下也沒幾個正常人。他確定如果是星聯標規出產的通訊器,經過這個果凍浴鐵定已經報廢了。但這個Scotty團隊改造過的通訊器現在還頑強亮著螢幕,而且他們已經在企業號的收訊區中了。Jim心一橫,又一頭栽進水中,幸好這個果凍海是透明的,他利用通訊器的微弱螢幕光搜尋著Spock。冰冷的液體在消耗他的體力,而且他無法在沒有儀器的幫助下在水中太久。Jim絕望的浮到水面上,他鼓勵自己,一定行的,我會找到Spock,我不能沒有Spock!他重新深吸了一口氣,然後又潛入水中。

 

Jim一向認為自己一定在出生前就惹惱了幸運女神,以至於自己從來就和好運不沾邊。但今天,可能他的決心感動了某方神明,他真的在漆黑的水中找到了Spock下沉的身軀。Jim趕緊由過去接住他,Spock已經失去意識。他捧起Spock的臉,想都沒想就將自己口中的氧氣渡給他,然後從後方環住他的身體向上。

 


 

 

 

TBC

 

很久沒更新......抱歉.....

 

六月中應該能恢復至少周更.......




我他媽完全不懂政圝治有甚麼好敏感的!!!!!  這是一篇純潔的不能純潔的文  我光是PO出來就快累死!!!!!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3)
热度(73)
  1. O.E Alixs語夢飛羽 转载了此文字
©語夢飛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