語夢飛羽

現在是一條鹹魚
插畫/小說/雜七雜八
現在是star trek
歡迎拍打餵食
AO3:FlyFeather

【AOS】Stay a minute(SK)

呃......這其實是 Stay 的續篇,也可以把他當成獨立篇章看

就是我那時候把文寫爆了但不願意承認  所以......




McCoy早就知道,他正和一個瘋子當室友。和人打賭從金門大橋上跳下去,比賽誰能夠讓穿梭機達到最高速,Jim Kirk基本上就是個行走的麻煩製造機,而這個麻煩製造機現在告訴自己,他要再去考一次小林丸號測驗。McCoy瞇起眼,他不知道小混蛋在打什麼鬼主意,但他確定他在Jim的眼中看到了瘋狂的光芒。

 

「你和你的瓦肯男友說了嗎?」McCoy拿出Spock當第一道擋箭牌。他想,作為一個有邏輯的瓦肯人,他應該會阻止全宇宙最沒邏輯的生物再次跳入這個他們都一致認同測驗的目的根本不是通過的測驗。

 

「我沒告訴他,小林丸號測驗的人員配置不一定要有大副。」Jim說的輕鬆自在,但McCoy還是看出了他一閃而過的心虛,「還有,Spock不是我男友。」

 

是啊他只是在你受傷的時候出現、在你鬧事的時候幫你調解、在你闖禍的時候維護你、在你打架的時候制止你的人而已,不是你的男朋友。McCoy毫不掩飾地翻了個白眼,「等等,你沒告訴他?」McCoy這才反應過來。

 

「他又不是我的誰,我幹嘛告訴他?」Jim一臉倔強的說。

 

McCoy判斷他們應該是吵架了,Jim鬧脾氣,小孩子就是小孩子。「Jim,吵架就要好好道歉,別老做蠢事。」

 

「說什麼我和他才沒有吵架。」Jim有些被揭穿的惱怒否認著,「還有為什麼道歉的一定是我?」

 

因為你是比較鬧的那個?McCoy明智的沒有把實話說出來,Damn it他是醫生不是婚姻調解師。「那你現在找了誰當你大副?」

 

「不是說了大副不是標配嗎?」Jim不耐煩的說。

 

喔……所以沒有Spock你乾脆連大副都不要了……McCoy挑眉,「你家瓦肯人知道了會不開心的,你就不能好好說話嗎?」McCoy完全能想像他們吵架的情景。大地精一股腦地邏輯地指出Jim的問題,而Jim根本聽不進去大聲嚷嚷,最後掉頭就走開始冷戰。

 

「他不是我家的,而且,你根本就不知道事情的經過。」Jim怒氣沖沖的說,「後天,1420,B132室。」Jim交代完就走了,不留McCoy反抗的餘地。

 

McCoy搖搖頭,就憑你這死不解釋的態度我也知道,你只是不願意認錯,你根本就知道問題是什麼。

 

事實證明,McCoy是對的。

 

在他們成功營救小林丸號時他就覺得不對勁。因為Jim對這個項目很有興趣,他們幾個人,Uhura、Sulu、Chekov、Gray還有有Jim就有的Spock一起組成了讀書會研究這個測驗,最後他們得出的結論是,這個測驗的本意是臨場犯應,和任務是否成功毫無關係。他們當時也和其他測驗者討論過,任何一種反應都導向了失敗的結果。然而,在Jim的第三次測驗,也就是前兩天,他們居然成功的達成了任務。看著Jim臉上勢在必得的表情,McCoy有種不祥的預感,而現在不祥的預感成真了。

 

讓自己被指控作弊,典型的Jim Kirk。McCoy瞥向在禮堂另一側的Spock,他的臉色更是難看發緊,McCoy慶幸自己和Spock不同科系,不用在這時候面對一個暴怒的瓦肯人──喔,是的,瓦肯人不會生氣。但McCoy和瓦肯人搞在一起三年了,他知道這句話絕對是個巨大的謊言,Spock現在百分之百處於怒火之中。McCoy不確定他比較氣哪件事,是Jim自己跑去測驗沒告訴他,還是作弊。

 

紅色警報中斷了這場作弊公聽會,Jim看了下周圍然後朝自己的方向走來,喔不,別,你的瓦肯人站在你背後,他非常火。

 

「你作弊了。」Spock平穩的聲音地下藏著憤怒,站在Jim身後。

 

「是阿我作弊了那又怎樣?」Jim轉過身,不帶逗點的說,明顯的在挑釁瓦肯人。

 

「作弊會導致你被星際學院退學。」Spock陳述事實。

 

「所以你現在是要說我活該嗎?」Jim若無旁人的和Spock吵,嬰兒藍的瞳孔中含著受傷,但明明在McCoy眼中Spock才是有資格生氣的那個。

 

「我沒有這麼說。」Spock說,McCoy覺得他背後的句子是『雖然我的確這麼想』,「我只是不能理解你這麼做的動機。」

 

「動機?」Jim氣極反笑,「我告訴你瓦肯人,人類做事情是不需要動機的!」

 

「就像你揍了Ardie中將的兒子一樣?」

 

「就像我揍了Ardie中將的兒子一樣!」Jim煩躁的耙了耙頭髮,瞪著Spock。

 

Jim揍了Ardie中將的兒子?McCoy皺起眉,我怎麼不知道?隨後便意識到是Spock又用了他的巫術把事情壓了下來。

 

「私鬥是不合邏輯的,尤其是當你知道對方是有目的的激怒你並試圖引起注意力時......」Spock一如既往的冷靜教訓Jim,Jim本來就瀕臨爆發的情緒立刻被挑了起來。

 

「邏輯邏輯,你知道什麼不合邏輯嗎?一個讓人考不過的的測驗才他媽的不合邏輯!我只是把事情變得邏輯點。」Jim用Spock的邏輯反駁他。

 

「你誤解了這個測驗的意義......」Spock試著解釋,但Jim粗暴地打斷他。

 

「你的意思是你認同他們?」Jim瞇起眼,不可置信地問。

 

「這與我認不認同無關,這個測驗的本質並非解除危機,這是我們都討論過的,這個測驗的目的就是輸。」

 

「我不相信沒有贏面的狀況。」Jim飽含痛苦地說,他深吸了一口氣,「用你的話說,這個測驗本身就不合邏輯, 人們總是有選擇的機會。」

 

「Jim,這只是一個測驗......」McCoy覺得自己該介入,他們的對話根本不在同個層次。Jim談的是他人生的態度,Spock談的卻是測驗。他不懂為何一向心連心的兩人頻率會突然對不上。

 

「不!」Jim吼了McCoy,但卻將目光放在Spock身上,「這所有的一切,都是真實的,沒有什麼測驗,沒有什麼模擬,所有的戰鬥,都在那邊,而我們要去對抗他。」

 

Jim就是這樣,他總是徒勞無功與自己的假想敵戰鬥,孤獨地隻身對抗著全世界。McCoy看著這個他在穿梭機上認識的破碎男孩。他不知道該如何做,因此一切以憤怒和叛逆體現,狂暴的衝撞疼痛,並在當中更加難受。但不這麼做,他便無法證明自己的存在。他心中是一頭野獸,被社會與家庭的牢籠枷鎖著,他掙扎撕咬,卻只換來更多的傷痛。

 

Spock嘆了口氣,他有一股揉眉心的衝動。他的童年並未和這個男孩真的相處在一起,但他們一直都看著對方。他明白Jim的憤怒,卻不理解他在這事上較真的原因。「我不懂……」

 

「對,你是瓦肯人,你沒有感覺,你什麼都不懂!」Jim咆哮著,眼底有著一絲水光。這話太過了,他自己也知道,但他就是無法控制自己。Jim不願看到Spock眼中的受傷,他知道他受傷了,金髮人類轉身朝門的方向走去。

 

禮堂早已淨空,所有人都已經到各自的崗位報到了,只剩他們三個,Jim離去的腳步聲在空蕩的禮堂顯得格外響亮。在他推開厚重的隔音門之前,他停下,回頭看著Spock。瓦肯人沒有感情這個論點早在他年幼時就推翻,現在的Spock同他一般就是隻哀鳴的小獸,而他傷Spock的那些也同樣傷在自己身上。

 

Jim顫抖著開口。

 

「你怎麼能夠不懂?」我們的心是那麼相近,我們曾經歷過的,那些別人的眼光社會的重擔,那些嘲笑歧視貶低壓抑,你應該是最了解我的人,你怎麼能夠不懂?

 

「Jim……」Spock輕喚著。他並非不懂Jim一直以來面對的問題,他曾經面對過,最後他找到自己的方式釋懷了,但Jim,他依舊被困在自己的局中。

 

你可以留下的,你不用孤獨的。你只要,好好的停下來;只要一瞬,你就會發現周圍有很多你不必去衝撞的,不是什麼事都值得你去衝撞。

 

「Just……stay……」Spock壓抑著聲音說,但Jim還是聽到了。

 

留下,讓我們一起面對。

 

***

 

McCoy看著坐在他醫療灣病床上晃著小腿的Jim,他想Spock比起當大副或許更適合成為魔術師,或是巫師,隨便甚麼都好。Jim被停學,他根本沒有上艦資格 ,而Spock就動動兩下手指Jim就得到許可了。喂喂,你不會前一秒還和Jim為了作弊吵架,下一秒就自己黑進系統把Jim非法加入名單吧?而Jim從頭到尾甚麼都沒說,只是默默地和McCoy一起登上前往企業號的穿梭機。

 

欸還有,Spock和他一樣是學生吧,只是Spock在入學前已經獲得了學士資格,那有啥了不起我也有阿,他啥時成為企業號大副了?

 

全艦廣播上出現了Chekov的臉,天啊是誰覺得讓Chekov來做全艦廣播是個好主意的?這個口音濃的比McCoy奶奶主的酪梨牛奶粥還濃。

 

Jim聽著廣播沉思著甚麼,然後下一秒他就衝出醫療灣了。

 

「Damnit, Jim!」McCoy立刻追上去,小混蛋有沒有一點非法上艦的自覺啊?

 

Jim跑到艦橋上大氣都不喘一下,也不請求進入便衝到Pike面前,一口氣講了一堆關於瓦肯和羅慕蘭的事。

 

Pike顯然沒有進入Jim突如其來的發散思維,他皺眉問,「Kirk學員,你怎麼會在艦上?」艦橋上所有成員都知道Jim正在接受調查不能上艦,他要怎麼圓這個謊?

 

「Pike艦長,他現在有瘋狂的妄想症和……」McCoy登時開始編造謊言,Spock你果然不是循正規管道讓Jim上來的!他看了眼旁邊以瓦肯標準來看稱得上是緊張的Spock從座位上站起,你這傢伙等會最好忘記甚麼瓦肯不說謊之類的狗屁原則,好好的和大家一起演下去。

 

可惜的是戲劇主角Jim‧不知好歹‧Kirk不配合,固執的重複自己的論點。

 

Pike不可能在這種狀況下貿然接納一個非法登艦的學員的論點,尤其是這中間有太多值得懷疑之處,他得表現出公正,「Kirk學員,你今天已經引起夠多注意了,McCoy,帶他回醫療灣。」Pike頓了一下,意味深長的說,「我等會要和你談談。」

 

McCoy知道最後一句其實是對著Spock說的,因為Pike正咬牙切齒的往大副的方向看去。但Spock彷彿沒有接受到Pike的怒意,走到他面前泰然自若地說,「艦長,Kirk學員的推論是可信的,有鑑於Uhura中尉在語言上有極高的造詣,且Kirk學員對於雷暴現象的原理相當熟悉,觀察也十分仔細,聆聽並參考這個推論是明智的。」

 

Pike沒想到Spock會這麼說,儼然沒有要低調處理Jim的意思。他思忖著Spock現在到底是存心護著Jim還是這真的有可能。

 

Pike決定賭一把。

 

「升起護盾,紅色緊戒。」Pike坐回艦長椅。這事寧可信其有,Kirk的推論真的錯了……那他還有邏輯瓦肯人背書。但撇開Jim,Pike真心希望這個推論是錯的。

 

Spock沒有回到自己的位置,他站在原地,站在Jim的旁邊。他看著Jim,Jim也回望他,這就是屬於Jim的地方,不論Jim如何表現,他生來就該待在艦橋上。

 

通訊開始,對方要求Pike成為人質,他們自然有自己的打算。Pike把Jim和Spock都叫了過去,看著這兩個若無其事裝不熟的傢伙,Pike很想一人一拳給他們個教訓。

 

「你,下去破壞鑽頭,和Sulu還有Olson一起。」Pike邊走邊指派任務。既然事情已經變成這樣了,他就要讓Jim有戴罪立功的機會,眼下是他們唯一的希望。在任務成功後,任何人要懲處Jim都得看點瓦肯人的臉面。

 

「艦長,我強烈的反對此次的任務安排,」Spock有條不紊地說,「高空跳躍會對人體產生極大的負擔,由身體密度是人類三倍的瓦肯人執行任務交提搞32.35%成功率。此外,那是我的母星,我對其氣候和大氣組成都有更好的適應力。因此將外勤的Kirk學員換成我是符合邏輯的。」

 

Jim不祥的瞇起眼,「Spock,我不是玻璃娃娃。」

 

「Mr.Spock,我想作為大使的兒子,你應該了解人類政治的運作。Jim必須完成任務,他別無選擇,你明白嗎?」Pike毫不猶豫地駁回,「更何況,我現在將指派你為企業號艦長,Kirk將會是你的大副,企業號可不能沒有他的艦長。」

 

Spock原本來想說些甚麼,但他遇到Jim的眼神後便轉了原話,「艦長,我可否請求與Kirk學員單獨相處五分鐘?」

 

Pike神色複雜的看著他們,最後甚麼都沒說,「請求批准。」

 

「Jim……」Spock深棕色的眼中流轉著甚麼Jim看不懂的東西,但他堅定地打斷他。

 

「Spock!」Jim凝視著Spock,讓他安心,「我會完成任務的。」

 

「我知道。」Spock回答,他走上前拉近與Jim的距離,讓他們之間幾乎沒有距離。

 

我知道你會完成任務,我害怕的是你為了完成任務而放棄自己。

 

Jim接受了這個距離,他有些遲疑有些試探地將手環上Spock的背。Spock接收到Jim允許的信號,他重重的擁住他。

 

這個男孩要去拯救他的母星,兩者皆是Spock無法承擔失去的。

 

「Stay a minute,」Spock在Jim耳邊輕聲地說,「So I can feel you more。」





中間他們在禮堂吵架那段,其實我是用英文想的,但又覺得如果全部都是英文感覺有點矯情,就又把他翻回中文了。

" You misunderstand the meaning of the test. "

" You mean you agree them? "

" It is nothing to do with agreement. The meaning of the test is not to dissolve the crisis, we have discussed that, the purpose of the test is lose. "

" I don't believe in on-win scenario. In your word, the whole test is illogical. There is always another choice. "

" Jim, it's just a test...... "

" No! All of this, is real. There is no more test, no more stimulation. Every fight, it is real, and we need to against them. "

" I do not realize......"

" Yeah, you are Valcan! You feel nothing! You don't understand anything! "

" How can't you understand? "


Jim因為想證明自己而不斷的做出些旁人看著蠢的事情,Spock不是不能理解他,但他不認同,他希望Jim能好好的面對自己不要到處受傷。

現在他們都還小,那種衝動有時候無法克制,所以他們難免會傷害對方,但這文的重點就是他們愛著對方!!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4)
热度(37)
©語夢飛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