語夢飛羽

現在是一條鹹魚
插畫/小說/雜七雜八
現在是star trek
歡迎拍打餵食
AO3:FlyFeather

【AOS】生日快樂 下(鐵三角個人向)

-Jim‧關於企業號

 

 

Jim沒想到自己能撐這麼久。

 

考慮到打13歲起他便把睜眼醒來的每一天當做最後一天來渡過,找不到值得牽掛的人,找不到重心。所謂的生活便是漫漫無垠地墜落,而他甚至不知道這個墜落有沒有停止的一天。他真心希望有,即使那代表地是粉身碎骨與死亡。

 

然後他遇到了Pike。

 

Jim心裡有個部分是痛恨星聯的,如果他爸爸沒有加入星聯,是不是他現在就能在自己身邊,而不是有個連自己生日都搞不清楚是哪天的繼父;如果沒有星聯,他媽媽就算想逃避他,範圍也只能是地球,而不是那遙不可及連發音都困難的不知名深空。但他還是禁不起Pike的激怒,他痛恨輸,一旦他決定投入什麼,他就一定要贏,否則乾脆打從一開始就不要做。其實Jim不大確定到底他決定離開愛荷華是源自於被激怒抑或是他本身也渴望著深空,他無從得知,因為那時候他的內心是一片混亂,憤怒填滿了他的心緒。時至今日,他想重新理清這一切,卻發現那是一團找不出線頭的亂麻。

 

如果說,他加入星聯真的是為了爭一口氣,那九年後的他,應該要足夠成熟看清事實了。年輕的他確實曾充滿幹勁,對所有的事物感到好奇並彷彿有著無窮盡的活力,而今的他對一切卻只有例行公事的倦怠感。要他說的話,他其實有點羨慕過去的自己,那個能夠看見世界鮮明的自己。即使那個他老是變的遍體鱗傷,但至少那證明了自己真實存在,而不是像現在,一切都是如此的乏味而黯淡。

 

細數回憶,能夠深刻印在他腦海中的幾乎都是早先的回憶。學院時期的事情尤其鮮明,Pike激怒他時臉上的不屑;第一次見到Bones的荒謬:Pike成為自己導師時笑容上的刻紋;搏擊課上被Sulu撂倒;和Bones一起清理滿是嘔吐物的寢室;強迫Uhura和他同組……明明是瑣碎的不能更平淡的小事,卻總是在縈上心頭時帶給他笑容。那些後來的生生死死反而難以盤踞在他心中。有一次甚至要Chekov提醒他他才記起,他曾經遇過一個叫Khan的瘋子,在這個事件中他死了又被Bones救回來。

 

Bones。

 

Pike領他走出了他的渾沌,Bones則給了他更多走下去的動力。別誤會,他對Bones沒有任何浪漫的感覺。只是這個自己都半身陷在泥沼中的男人義無反顧地照顧他,為他付出,甚至在他擅自把自己的緊急聯絡人改成他時都不吭一聲。他只是帶著他一貫的暴躁臉,扯過他的衣領替他打那痛得要死的無針注射器。Jim一輩子都沒有領受過這樣的付出,讓他覺得如果自己就這麼不明不白的消亡或死去,多麼對不起Bones在他身上浪費的時間!為此,他努力活著。

 

很多人都認為他是個幸運兒,在舊金山,尤其在他成為艦長後更是如此。認為他靠關係得到職位和升遷,逃過停學處分,要什麼有什麼成為寵兒。說真的,他真的很想將這些人掄去撞牆,讓他們好好體會一下自己的生活。人們大多以為Jim Kirk最擅長的技能是散發群眾魅力,只有他自己知道,他最拿手的其實是忍耐。忍耐繼父、忍耐指指點點、忍耐所有的不公平。如果真的有哪個蠢貨認為活在一個破碎的家庭,雙親其中之一死了另一個出現的次數寥寥無幾,這樣的過程值得換取那些他們想像中的特權的話,他真的不介意開個黑洞學Nero 到另一個時空殺掉他們父母,愚蠢有時候還是要附上點代價的。

 

但要說他哪裡幸運的話,他會說,他何其有幸遇到Bones。

 

連他被停學了,Bones都毅然決然地冒著被開除地可能帶著他一起登上那艘有著他原告的企業號。他知道Bones只是想讓他看看、讓他見識一下太空和星艦的壯麗,以防他真的被退學再也沒有接觸這些的可能。但後續的一切卻是他們始料未及的,如果Bones沒有帶他上艦,他就會直接失去Pike;他的指控不會那麼容易撤銷;羅慕蘭人現在可能已經和地球開戰;他永遠也遇不到Spock大使,而至終,他沒有機會在企業號上與大家同生共死,成為家人。

 

他何其有幸能遇到Bones。

 

而他何其有幸能遇到Spock。

 

沒錯,他們相遇的開端是不怎麼樣,但又不是說他和誰的起頭就特別好。Uhura和他第一次見面的時候他打了場群架,和Bones第一次見面他吐在他的鞋子上;和Sulu的搏擊課源自於,呃,他可能不小心勾引了他男朋友,Sulu氣不打一處來,故意選了和他一樣的課要好好教訓他……所以說,以Spock指控他作弊作為第一次見面,貌似也不算太壞。

 

雖然他們慘烈的以公聽會為開端,中途吵吵鬧鬧他還被放逐,但最後的結果挺好的。Spock他……很好,真的,Jim找不到更恰當的字眼來形容Spock。他總是很好的完成自己的工作;給他很好的建議;很好的阻止他的衝動;將艦上的一切平衡得很好。

 

他們以為他對此一無所知,但他想Bones才是最晚察覺的那個。Scotty、Giotto、Sulu、連Chekov都略知一二。要當一個部門領導人,光有才能是不夠的,還要能夠領導統御才行。Bones有點……太專注了。這件事或許Jim自己要負上很大一部分責任,畢竟是他讓Bones無暇注意他處的。他全部的心力都放在自己和企業號艦員的安危上。正當他在盤算有可能的聲浪或風暴發生時他要怎麼應對時,他發現Spock出手了。醫療部是獨立部門沒錯,但他們也確實與科學部緊密相連。若非Jim早就關切著醫療部的狀況,這幾乎是細不可查的。Spock數度確保了艦上所有人都在他們當得的位置上,而且,他和Spock對於『當得的位置』的看法幾乎一模一樣,彼此之間甚至不需要以此為主題來溝通,他就知道Jim想把誰放在哪。

 

這不容易,從他和其他艦長的交談中他發現了一個共識──作為艦長最大的難題從來就不是任務的本質,而是疏通艦上200-600人不等的溝通。他在決定成為艦長之時就已經做好準備,卻沒料到這個準備居然無用武之地。他的大副,一個號稱沒有感情的瓦肯人,幫他排解了這一切的煩憂。他何其有幸能擁有Spock,要不是Spock,他早就被淹沒在這些風浪中離去,是Spock支撐了他。他無法想像失了Spock他該如何在企業號、在星聯自處。

 

Spock本人或許不清楚這個部分,但Jim一直有在和Spock大使聯繫。不是為了探究什麼,而是當他碰上Spock大使看他的眼神時,他無法拒絕他。你怎麼能拒絕一個全心全意用著愛的眼神看著你的人呢?Jim幾乎一輩子沒有接收過這樣的愛,Bones是第一個。他曾經以為,自己一生中最幸福的時刻,是他父親還在世的那十二分鐘。至少,那時候的自己是有人愛著的。他知道自己與另一個時間現的Jim Kirk是完全不同的個體,Spock大使也知道;就像他知道自己與Spock是完全不同的個體一樣。但這不妨礙他投射自己的情感到Jim身上。Jim會和Spock大使談論另一個自己,讓他可以想像若他有一個正常的家庭會是什麼樣子,讓他知道什麼是被愛,讓他明白成為別人重要的人是什麼滋味。Spock大使的Kirk艦長無疑地是Spock大使重要的人,而Jim只是沾了他的光。

 

但Jim也找到了自己的Bones和Spock,所以自己還是挺幸運的。

 

Jim收到了Spock大使的噩耗,他相信Spock也會收到。然後他等著,等著Spock來和自己談話。這麼多年來,他從未問過,但以他對Spock的了解,他知道Spock能在瓦肯星毀滅後還心安理得地在企業號上待這麼久,沒有『邏輯地』回到瓦肯星上重建家園,必然和Spock大使有關,他只是不知道具體使什麼。但Spock大使地離去有可能會改變一切。

 

然後他看著企業號墜落。

 

他未曾想過自己會有這一天,而且還是他親口下令放棄她。要論對企業號的愛,Scotty稱了第二沒人敢稱第一,但Jim相信自己應該是僅次於Scotty的那個。而在他們被攻擊的當下,他有太多的事要考慮。首先是是艦員的安危,其次是如何才能製造最大贏面,再來是對方的意圖……在這麼多事情中,放棄銀女士根本就是件不值得一提的小事。但在看著她墜落的過程中,Jim確實感受到了心痛。那是一種與母體分離的痛。那一霎那,他心中的某個部分被撕裂了,他身上的每個毛孔都在叫囂哭號,但他只能選擇忽略。因為他是一個艦長,永遠都有更重要的決定等著他去做。

 

每個艦長都與自己的星艦結婚,其他人都只能是小三。這是一個艦長的內部笑話。Jim一度覺得自己與此格格不入,他沒有那麼多的愛分給他的銀女士。直到當時他才發現,自己能付出的愛比想像中多很多,在自己沒有注意到的時候已經融於血骨。但這就是一個艦長的宿命,永遠要把理智擺在第一,直到事件結束後獨自在黑暗中舔舐那只能選擇被忽略的感性。

 

但也是在那短短幾秒鐘,他突然意識到,他先前煩惱背後的答案是多麼地顯而易見。他的渴望一直都在那裏,只是被繁雜的日常和行政程序淹沒了而已。如今他找回了他的感動,卻是以銀女士的毀壞為代價,他不禁愧疚地無地自容。

 

找回艦員的過程就像是……一步步將破碎地自我一一拼湊回來地過程。事實上企業號從來就只是個象徵。不論他們身處何地,只要他們還在一起,那就是一切。

 

Jim不知道如果沒了Spock他該怎麼辦,但他知道這些年Spock教會他的,Spock的精神與概念,會一直跟著他走下去。

 

 

 

-Jim‧關於緊急連絡人

 

 

Jim不喜歡填緊急聯絡人。在地球,與他有關係的人那麼少,他自然也不期待他出事了Frank會真的關心他,至於他媽媽……考慮到他們之間的距離,他也不覺得這填了有甚麼用。更何況,他也不想在地球出了一點小打小鬧或是一些不值得一提的小傷就讓學校或是醫院連絡遠在千百光年外的Winona,等她真的收到通知搞不好他傷都已經養好了活蹦亂跳著呢。

 

在學院時他遇到Bones,那是發生在他身上最美好的事之一。Bones也成為了他最親密的人。當他把緊急連絡人換成Bones時,心中其實是有點忐忑的,他不確定Bones是會欣然接受還是勃然大怒。以他的日常表現來看,Jim覺得後者的機率比較大。

 

但Bones甚麼都沒說,有一陣子哼哼唧唧了一番,然後把他自己的緊急聯絡人改成Jim。

 

Jim有些驚訝,他並不擅長建立親密關係,更多的都是他單方面的死纏爛打,Bones這麼做,代表他也同樣信任自己。

 

被信任的感覺很好,真的。

 

當他的通訊器在約克鎮滴滴作響時,他以為又是星聯的豬頭要叫他在陳述一次Krall事件。這事從來就沒個盡頭對吧?以往面對這種大事件的調查工作,Spock會自動幫他分擔一半。但如今Spock臥病在床,他沒有混蛋道讓一個病號工作只為了逃避文書作業。

 

出乎意料的,那是來自醫院的通知,護士用著甜美的聲音告訴他,Mr. Spock的身體狀況有異,請他過來看看。

 

Jim又緊張又困惑,緊張是怕Spock出了甚麼事,困惑是為什麼醫院會通知他。官方上他只是Spock的艦長,他的主治醫師是Bones,現在不算任務期間,Spock的醫療作業屬於私人範疇,他們不應該通知他的。

 

當他趕到醫院時,他看到的是一隻在病床上安靜吃水果的乖巧瓦肯人,看上去挺好。Jim走進病房,詢問Spock的狀況。

 

醫院沒有處理瓦肯人的經驗,所以誤判了我的生理讀數。對醫療系統來說,通知緊急連絡人是符合邏輯的。Spock一如既往冷靜的說。

 

我是你的緊急聯絡人?Jim想問但沒說出口,儘管他心中有無數問題想問,但卻有個聲音告訴他Not a good time。和Spock東拉西扯的漫談了星聯的調查、企業號的修復狀況,然後他撞上了更大的問題,讓他完全不在意緊急聯絡人的事。

 

Spock的去留。

 

就像他沒告訴Spock他去申請中將的缺一樣,Spock當然也有權先辭職再告訴他他的決定,但是,但是……

 

艦長,你並未專注於我們的對話上,我假設你還有其他待處理的事項?Spock有禮的詢問。

 

不,我沒事。Jim立刻否認,但他實在太想知道,這個問題他從收到Spock大使的死訊就不斷醞釀,已經太久了。

 

就是,Spock大使過世了。Jim終究無法阻止自己的衝動。

 

是的,我已被通知這個令人遺憾的消息。Spock看上去波瀾不驚。

 

那你……Jim半心半意地打了幾個語焉不詳的手勢,你有決定……

 

Spock歪頭看著這個惴惴不安的Jim。他在人類中生活了十六年,認識Jim六年,他已經能很好地判斷人類的情緒。瓦肯人不猜測,但Leonard和Jim都告訴他,如果想在人類中生活,這是必備技能之一。

 

Jim,你是否猜測我會因為Spock大使的辭世而離開艦隊?

 

Jim被拆穿了心底的想法,臉瞬間變得通紅。在外交或會報的時候他能夠控制,但和他最好的朋友之一在一起的時候他總是很容易被看穿。

 

Jim支支吾吾地沒有回應,Spock想這是人類表達肯定的另一種方式。

 

將自己的心路歷程告訴朋友是符合邏輯的,因此Spock開始講述他的思辯過程給Jim聽。

 

 

 

-Jim‧生日快樂

 

 

Bones還是幫自己辦了生日會。

 

這個生日會比他想像的更……平淡一些。很簡單,很普通,大家說說笑笑,雖然剛經歷過Krall事件,但身為軍人,他們早已有自己的方式走出悲傷,迎向未來。

 

平淡很好,考慮到他們的日常已經充斥著轟轟烈烈,他們真的不需要更刺激了。

 

Jim和其他艦員一起看著正在重建的企業號,也許未來,他會在銀女士上讓其他人幫他慶祝生日,也許未來,他們每個人,都能夠更好地接納不同的彼此、不同的自己。


生日快樂,James Tiberius kirk。


Jim在心底對自己說。


Fin


這是我第二次打上Fin,第一次大約是在一個月前......

這篇文我寫了將近寫了兩個月,因為首發在隨緣。而且我寫下的時候還差點無法拉回生日這個主題QAQQQ


我原本說這篇會在三月內完結,不過,連假也算在三月的一部份啦哈哈哈哈。

終於填好一個坑了。

但腦洞的速度比不上挖坑的速度,挖坑的速度比不上填坑的速度阿。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2)
热度(38)
©語夢飛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