語夢飛羽

現在是一條鹹魚
插畫/小說/雜七雜八
現在是star trek
歡迎拍打餵食
AO3:FlyFeather

【AOS】叽叽叽與喵喵喵 II (醫生中心吐槽向)

這是我結合 @不懒鸽子233 和 @_颜卿. 兩位大大的腦洞文

记梗,大副喵化。喵。

如何饲养一只名为Jim的仓鼠 一【Spirk 全糖】  I   II   III

謝謝兩位太太願意讓我把這個結合腦洞放出來

又名心塞的醫生XDDD

就是一個當Jim變成倉鼠而Spock變黑貓讓醫生變動物飼養員的故事


  I

以下正文


Scott還是很有效率的。McCoy在前往會議室的途中想著。他手中拎著半小時前Scott用複製機做出來的老鼠籠子,Jim鼠正在木屑中歡快地鑽動,掉了一路木屑,McCoy決定晚點再來清理這個;Spock踏著柔軟的步伐跟在McCoy後面。McCoy想著剛剛檢查時的情景,不禁感嘆著瓦肯貓真是居家旅行‧必備良伴啊。


在Chapel的陪(Jiān)伴(shì)下,McCoy終於確認了Jim鼠的鼠種,他是沙漠侏儒倉鼠,根據Chapel的說法,這叫老公公鼠。他查了下資料,資料上說這個鼠種容易嚇到且害羞。McCoy無語地看著Jim鼠,他哪裡看起來害羞了?McCoy巴不得他害羞點那自己就能少操點心,但顯然Kirk基因的作用比老鼠強多了,他戰勝了天性。

 

McCoy把Jim放回他的盒子(Jim鼠:「叽叽叽叽。」McCoy:「閉嘴。」),Jim鼠雖然抗議了一番,卻也很快就找到了一個適合的位置開始睡覺。此時Scott拿著複製好的東西進到醫療灣,東西多到他一個人拿不完,後面還跟著兩個少尉搖搖晃晃地拿著其他物品。

 

......Scotty,我只是叫你複製一些必需品給我。他們是你的艦長跟大副,不是真的寵物。McCoy嘴角抽蓄地想著。

 

「醫生,遮是尼要的必需品。」 Scott把東西一股腦兒地散在McCoy的桌上,「木屑要放在籠子底層,他才可以在裡面睡覺,還有這是他的小房子,倉鼠在黑暗的地方比較有安全感......」

 

「窩不太確定要給大副吃什麼,瓦肯人吃素,可是貓是肉食性動物,窩查了一下,複製了幾種素食貓糧,但我不知道大副會不會吃,營養夠不夠,也許我悶可以給他喝一些牛奶,窩知道大副有時候也會喝的樣子⋯⋯」Scott持續叨叨絮絮。

 

我從來不知道你這麼會照顧寵物,McCoy覺得自己好像發現了Scott新的一面,他在雜物箱裡面翻翻看看,倉鼠飼料就有四五種,要知道McCoy原本只打算讓Jim吃吃玉米和瓜子的。喝水器(Scott看到McCoy把它拿出來後很順手地接過去裝在籠子上)、鼠沙(Jim真的能用這玩意洗澡嗎?)、遛鼠背帶(我才不信Jim會老實戴上),然後McCoy皺眉拿出一個圓形的東西。

 

「這是什麼?」McCoy問。

 

「辣是滾輪啊。」Scott理所當然地說,熟練地挑了籠子的一邊安上,還轉了一下試試看順暢度,「老鼠都需要仄個的,他們要在仄上面跑步發洩體力。」

 

Jim在此時從他的箱子中悠悠轉醒,他一臉迷茫地四處嗅了嗅,史考得覺得自己已經把籠子安裝完畢,把Jim從箱子中捧出放入籠子。Jim一開始顯然沒有搞清楚狀況,當他發現他換了一個環境時,他困惑地看了腳下,試探性地刨了刨木屑,然後決定自己喜歡這個。他在木屑中來回竄動。他看到滾輪時簡直是瘋了。他跳上去,邁開他的小短腿快速奔跑,這絕對是McCoy看過Jim跑最快的一次。滾輪喀拉喀拉地在安靜的醫療灣作響。要不是McCoy還有一點理智,更多的是這隻金毛鼠不科學的有著藍眼睛,他真的會覺得這是企業號上平凡的一天,只是多了兩隻動物的一天。

 

McCoy無語,他太疲倦了不知道該從哪裡吐槽,到底是從Scott的準備周到還是……Jim你知道自己是個人類吧?我平常叫你鍛鍊的時候你也沒這麼勤快啊!

 

他甩甩頭,好像這樣就能把煩惱甩掉依樣。McCoy放著Scott讓他跟Jim鼠玩,轉向Spock貓,「過來吧貓地精(catgoblin),你是逃不過檢查的。」

 

Spock貓挑起眉毛(貓有眉毛這種東西嗎?McCoy自問。),彷彿在說:「瓦肯人不會逃,醫生。」他從生物床上站起身,四處張望了一下,接著跳上了McCoy的藥櫃,完美的著陸,沒有碰掉任何瓶瓶罐罐,隨後看準方向,輕巧地落在McCoy的診察台上。

 

「你現在是希望我給你一個該死的掌聲嗎?」McCoy說。

 

Spock貓不可一世地看著他。

 

忍住,McCoy告訴自己,他是一隻貓,打他是虐待動物,等他變回人形……

 

等他變回人形就打不過了,McCoy心酸地想。

 

Spock貓和他的人一樣,是能夠乖乖配合檢查的。他不確定是人格特質的關係比較多,還是貓的智商確實比老鼠高。事實上他更傾向前者。總之,Spock貓安分地接受了McCoy的抽血(Jim那會簡直是一場狂亂的災難)、皮膚檢驗(毛真柔順,McCoy忍不住多摸了兩把)、口腔檢查(大地精總是有一口好牙)。

 

就在McCoy對Spock進行瞳孔變異檢查時,他突然喵了一聲向前躍過McCoy的頭。

 

「搞什麼Spock你抽什麼風?」McCoy受驚地向後看去,發現Spock貓正用他的前爪壓著已經對籠子失去興趣打算偷跑出去的Jim鼠。

 

「Damn it,Scott沒關籠子。」McCoy咒罵著,他就不該放Scott一個人玩老鼠,要知道這艘艦上的人優秀歸優秀,神經卻也是一等一的宇宙粗,所以他才會需要面對什麼艦長鼠跟大副貓。

 

「Spock幹得好……天啊我居然會說這種話。」McCoy拎起在Spock貓腳下掙扎的Jim,「你知道你不能亂跑得對吧?!你現在這麼小跑丟了怎麼辦......」McCoy突然意識到一件危險的事,Jim很愛亂跑→Jim現在很小→Jim很愛亂跑而且現在很小→Jim亂跑後很難被找到。一系列可能的後果在McCoy腦中形成了恐怖的畫面,他果斷地呼叫電腦,「電腦,輸入兩種生命體徵。」

 

「Dr. McCoy,請輸入。」無機質的電腦音響起。

 

「鼠類生物,體型……」

 

比起失蹤後再倚賴這些不靠譜的艦員,他先在電腦中留資料比較實在。

 

McCoy為自己的機智點讚。

 

***

 

事實上,艦橋組的反應並沒有比其他艦員成熟多少。

 

McCoy覺得自己早該預料到的,他們肯跟隨Jim這種亂七八糟胡搞瞎搞的艦長,自己也就有他們瘋狂放飛的一面。首先,他們根本不把這事當回事兒,好像艦長大副動物化這種事和吃飯喝水一樣正常;其次,這個事件好像把他們內在的母性本能全都激發出來了一樣。McCoy沒見過他們對什麼這麼上心過,但現在,Sulu和Chekov打開籠子的上蓋拿著葵瓜子誘惑Jim鼠;Uhura輕輕地抱著Spock貓在懷中撫弄,Spock貓也異常溫順地接受;Scott遲到還沒來。看著這寵物店似的會議室,這個星聯最好的船這個艦橋組,McCoy覺得星聯乾脆毀滅算了。

 

「抱歉我來晚了。」Scott走進會議室,手上拿著兩個巨大的,呃,McCoy不確定自己看到了什麼,或是說不敢相信。

 

「窩給艦長弄了個新房子,之前辣個太小了。」Scott把一個高達一公尺的籠子擺上桌,這個籠子有三層樓,每一層樓都還有不同的玩具,鞦韆、蹺蹺板,儼然是第一個籠子的豪華升級版。McCoy覺得這或許已經超越了籠子範疇,「還有Mr.Spock,」Scott開始組裝一個看上去像架子的東西,「仄是貓跳台,窩用了比較硬的網狀材質,仄樣就可以直接當貓抓板……」

 

「你遲到就為了搞這些東西!」McCoy忍無可忍地大吼,剛剛那些老鼠玩具、逗貓棒、毛線球、還有一些他根本叫不出名字的東西他都忍了,現在Scott是做上癮了是吧?!「有時間做這些不如快點想辦法把他們變回去──!」

 

「可是,醫生,是尼說要必需品的啊?」Scott一臉無辜地說。

 

「這些才不是必需品!」McCoy怒到不行。

 

「Dr. McCoy,寵物的確需要玩具,研究證明,如果長期忽略寵物,他們是會得憂鬱症的。」Sulu一本正經地說。

 

「他們不是寵物,是你的艦長和大副!」McCoy咆哮回去。

 

「可四他悶現在有動物本能啊。」Chekov指著正在他手上洗臉的Jim鼠,又看相無法抗拒貓跳台吸引力遲疑前進的Spock貓,信誓旦旦地說,「在俄羅斯,窩悶說熊太寂寞四會死掉的。」

 

「那是兔子,而且是日本。」醫生瞪著睜眼說瞎話的年輕領航員,俄羅斯小伙子被拆穿後蔫了下去。

 

「有什麼關係,他們很可愛啊。」一向和Spock並列理智代表的Uhura說了相當不理智的話。

 

McCoy覺得自己在打一場從一開始就沒有贏面的仗。這艘船上從艦橋到機組人員就沒一個正常人,他們要嘛清醒地瘋狂要嘛直接是個瘋子。

 

McCoy撇著眼用眼神命令Sulu跟Chekov放下Jim鼠,然後開始討論正事。

 

「首先是關於輪值的問題……」

 

由於艦長跟大副現在都無值班能力,有能力輪艦長班的人瞬間少了兩個,這個空缺變成了很棘手的問題。最後他們決議由Scott、Sulu、McCoy採2:2:1輪替。

 

「等等,為什麼我是1?」McCoy困惑地問。不是他有多愛輪艦長班,而是Sulu的官階最小,照理說應該Sulu是1才對。

 

「因為醫森要照顧間長和指揮官啊。」Chekov理所當然地說,其他人也附和地點點頭。

 

「什麼?這是什麼時候決定的?」McCoy驚訝地問。

 

「從一開始啊。」Scott說,「窩是很喜翻動物,但我不是合照顧他悶,我總是會不小心讓他悶跑走。」

 

是的我見識到了這點,McCoy在心中默默地想著。他把目光放到Sulu跟Chekov身上,因為他本來就不可能讓兩個性別雄而且本體人的生物住進Uhura的艙房。

 

「窩一看到毛茸茸的生物揪會想為他悶吃東西,窩補太會拿捏要給他悶吃多少。」Chekov誠實地說,「如果我照顧他悶,窩怕間長……」

 

「變回來塞不下艦長椅,好的謝謝。」McCoy幫他接了下去,開玩笑現在Jim的小肚子就夠他煩惱了,他可不想要Jim變回來後真的變成字面上的一顆球。他挑眉看向Sulu,「你呢?」

 

Sulu開始講一個以他自己養寵物為開頭最後他的寵物如何悽慘死去的悲傷故事。

 

Spock貓貌似克服了他對貓跳台的喜愛,朝Jim鼠的方向走。Jim鼠顯然對Spock貓曾經對他施以暴力有點陰影,在Spock貓的臉貼在壓克力板外面時,Jim鼠在籠子裡上竄下跳的。McCoy扁了眼,就讓這兩個傢伙自己消磨會吧!

 

「所以梭醫生尼是最適合的人選。」Scott下了總結。

 

Damn it,我是醫生,不是寵物飼養員。

 

感覺身體被掏空。



TBC

自由放飛的其實是我的字數(。

我也不懂明明就兩個場景為什麼我寫到手快斷了

我這個禮拜真的是忙忙忙到沒時間更文


不是我偏心叽姆所以他的戲份比較多,而是我養過老鼠沒養過貓,而且十八克就是個高冷設定,他身上很難出甚麼亂子啊,畢竟這是個搞笑系列。

這是我現在的叽姆,沒錯我就給他取叫叽姆

求貓咪梗貓咪玩具!目前可能會有逗貓棒跟毛球梗,如果大家有甚麼有趣的貓咪玩具都推薦給我吧!


這是叽姆的第一個籠子

這是第二個,這個換算起來要1000多人民幣,不得不說寵物的世界也是存在階級的阿(默默看著我不到100人民幣的籠子.....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7)
热度(64)
©語夢飛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