語夢飛羽

現在是一條鹹魚
插畫/小說/雜七雜八
現在是star trek
歡迎拍打餵食
AO3:FlyFeather

【錘基】水月鏡影 第六章

奧丁獨自躺在床上,昏黃的燈光在空中搖曳,讓整個房間中的光影都隨之晃動。鵝黃的布幔在窗口輕飄著,彷彿月之女神般的飄渺、難以捉摸。門被輕聲的推開,奧丁用他僅剩的眼睛朝門口看去,他知道那是弗莉嘉。

弗莉嘉踏著輕盈曼妙的步伐走入他們的臥室,栗色的捲髮隨意的披散在身後,儘管歲月在她身上留下了些許的痕跡,但這沒有掩蓋住她那從內而外散發出的美,反而讓人更能感受到那時間所引發出的智慧。

「妳回來了。」奧丁用他歷經滄桑的低沉嗓音說。

「對,我在這裡。」弗莉嘉側身坐到床邊,她的手撫上奧丁的臉,纖細的手指仔細的描繪上面的紋路。碧綠的眸子直直的望進奧丁的眼中,她覺得那就如同大海般廣闊,可以包容一切。「是什麼事情讓我的英雄這麼晚了還不睡呢?」

一講到這,奧丁的眼中立刻蒙上一層陰影,「還不就為了那兩個小兔崽子。洛基這小子,怎麼都不說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他只說他會把伊登帶回來。」奧丁用力拍了一下床,「我根本就沒那麼在乎伊登,青春樹的事我甚至可以再找別人來照顧就好了,問題是我要知道事情的來龍去脈!」

弗莉嘉拍拍奧丁,柔和的安撫他。奧丁伸手按了按額角,「那妳那邊呢?索爾那渾小子有說什麼嗎?」

「他沒有,但我從他們的朋友中問出來了。」弗莉嘉把剛剛希芙的話告訴奧丁。

「這兩個小子真會惹事,哪裡不惹要去約頓海姆?為什麼他們不能像巴爾德一樣乖乖待在阿斯嘉就好了?」奧丁揉著自己的太陽穴,弗莉嘉也伸手幫他。這時候他便念起巴爾德的好,從來也不去外面惹事生非,不像索爾和洛基,一個人從小就以身試險、麻煩不斷,最擅長的事情就是把自己和別人一起弄傷,直到現在都是這樣;另一個則是像鑰匙圈一樣從小被帶在身邊,總是被這些危險的事情波及而受傷,但是又從來不說,在大一點他知道保護自己不受傷之後就莫名其妙開始惡作劇。奧丁真的不知道自己的教育方式是哪裡出了問題,才讓他們從小就風波不斷。

「你真的要讓洛基一個人去嗎?」弗莉嘉擔心的問,「他自己一個人在約頓海姆,他會不會發現……」

奧丁煩躁的揮揮手,「有不讓他一個人去的辦法嗎?妳把他的幻術教的那麼好,如果他執意要隱藏,整個仙宮能找到他的人還真沒幾個。」

「就讓他去吧!」奧丁閉上眼,語氣中有著深深的倦意,「這是他的命運,他會理解的。」

***

索爾在仙宮展現出了他從未發掘的高超藏蹤術,畢竟他現在要找的是最會躲藏的人,他如果不自己先隱藏好反而被找到的話,那一切就功虧一簣了。

他剛剛看到洛基詢問弗蕾雅的去處,他搶先了一步打聽到了弗蕾雅在哪,並且看準了洛基會經過這裡。現在他只要等洛基經過這裡,就可以把話問清楚了。

索爾覺得這可能是他有過最漫長的等待,他甚至開始懷疑洛基是不是又發現了什麼新的仙宮密道所以沒有經過這裡了。正當他打算離開時,他卻從眼角餘光中瞄到了一抹深綠色的身影。他想也不想就衝上前捉住他。洛基看到索爾,臉上的表情一向波瀾不驚的他這回也露出了驚訝的神色。

「你…...你要做什麼?」洛基先是訝異,但又立刻恢復了平常的樣子,不冷不熱的說,「你抓著我做什麼?」

看見洛基的冷淡,懷著一腔熱血的索爾一瞬間反而不知道要說什麼了,他結結巴巴的說:「呃……我來看看你……需要什麼……」

「不用。」洛基冷冷的說。他想抽回自己的手,但索爾不放。

「弟弟,母后都跟我說了。」索爾說,而且他覺得在他說完這句話後,聽到洛基低語了幾個聽起來很像阿斯嘉古語髒話的字眼,「你要去約頓海姆找伊登女神,我要跟你去。」

「我說了,不用。」洛基用降了幾度的聲音重複了一遍,「管好你自己就好了。」

「弟弟……」

眼見索爾還想繼續糾纏下去而且沒有罷休的意思,洛基小小的翻了一個白眼,他披上弗蕾雅的隼之羽衣,瞬間幻化成一隻蒼隼,看起來雄壯而高貴。一個彈指之間,洛基便用幻術消失了。只留索爾一人在仙宮中大吼。

***

洛基揮著翅膀在空中飛翔,他在想弗蕾雅的這件羽衣還真好用。即使他現在已經從氣候宜人的阿斯嘉飛到約頓海姆的邊境,他也沒有感到一絲一毫的寒冷,羽衣本身好像會隨著氣候而改變。洛基在心中盤算著要如何在回阿斯嘉之後把這件羽衣留下來好好的研究研究。

眼前的景緻漸漸的改變,以金色為基調的阿斯嘉逐漸退去,灰色與藍色覆蓋了所有的東西,彷彿在眼球上蒙上一層灰霧一般。霜雪不斷的自空中飄落,讓人無法看清物體的全貌。

洛基憑著先前的記憶來到了夏茲住的地方,在他上次來的時後他就已經悄悄的用感應把這個地方大致的平面圖記在心中。他咬牙切齒的想著夏茲的可恨,卻又不得不承認這個狗娘養的他的魔法確實是比自己技高一籌。他目測了一下伊登可能在的地方,朝離那裡最近的窗戶飛去。

他從窗戶的欄杆縫隙中看到曾經如此光鮮亮麗的伊登落魄的縮瑟在這個如同牢房般的小房間,心中不禁升起一股快意,這個老愛勾引人的婊子也有今天,就叫她收斂點,別連殺兄凶手都要勾搭。雖然是這麼想,但洛基沒忘記此行的目的,而且他剛剛好像感受到了某種魔法的波動,他必須要速戰速決。洛基用鳥嘴敲敲欄杆,伊登聞聲而向窗外看去。此時洛基開口說話了,「我來接妳回去了,美麗的伊登女神。」

伊登聽到是洛基的聲音,她立刻站起身來,用發抖的手指指著洛基,「你……就是你這下流之徒讓我到這裡的!你怎麼會在這裡?」

洛基翻了個白眼,覺得這女人怎麼這麼麻煩,都已經說要接她回去了還在這囉哩叭唆。「我們這就要回阿斯嘉了。」

「我不信任你。」伊登防備的說。

洛基覺得自己已經沒什麼耐心了,「所以妳要留在這裡嗎?那我會回去轉告眾神。」

「不,等等!」看見洛基轉身就要走,伊登連忙喊住他,「你……打算怎麼讓我回去?」

洛基冷笑了一下,「我打算把妳變成一粒穀子,用爪子把妳抓回去。」

「我拒絕!」伊登想像了一下到時候她回去會有多狼狽,大聲的說,「我是個女神!你不能這樣對我!」

「妳到底是要走還是不走」洛基急躁的說,他感受到有股強大的魔力正在靠近自己,他覺得這應該是夏茲回來的徵兆。

「我……」

伊登還在猶豫,洛基已經根本不想徵求她的同意,直接把魔法射向她。但伊登也不是省油的燈,她手腳俐落的閃到一邊去。此時房門打開,站在門外的便是夏茲,而他輕鬆的就把洛基的魔法彈了開來。

「唉呦,這不是我們阿斯嘉的小王子嗎?」夏茲一派悠閒的說著,「沒想到你這麼喜歡這裡,還來自投羅網,那不如就住下來吧!」

「想太多!」洛基馬上飛起,把救伊登這件事情先擱到一旁。

「這可由不得你。」夏茲輕輕的彈指,洛基便一頭撞在某個隱形屏障上。他在心里咒罵伊登,要不是這個渾身發臭的蕩婦剛剛在那邊拖拖拉拉,他也不至於像現在一樣被困在這裡。正當他在腦中急速思考著他要怎麼在這個狀況下得出生天,他便感受到有個灰色的東西從他耳邊呼蕭而過。

那是索爾的槌子。


 
标签: marvel 锤基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热度(3)
©語夢飛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