語夢飛羽

現在是一條鹹魚
插畫/小說/雜七雜八
現在是star trek
歡迎拍打餵食
AO3:FlyFeather

【錘基】水月鏡影 第五章

偌大的大殿立刻只剩下奧丁和洛基父子兩而顯得空曠,兩人的沉默更是襯出了此時的安靜,彷彿連針掉到的上的聲音都能聽到。

洛基盯著奧丁灰藍色的眼睛,倔強的不肯發出聲音,碧綠的眼中盈滿了淚水,但他總有辦法不讓它掉下來。他就只是站在那裡,不知道在等待什麼。

洛基覺得自己心中可能正在期盼什麼,但他自己都說不清自己要的是什麼。他為了這樣模糊而困惑的自己感到羞恥,像個無理取鬧的小女生,搞不清楚自己的情緒是什麼,這是他通常不允許自己的。他是個魔法師,控制自己的情緒是最重要的。但他現在卻只能發抖的站在這裡,什麼都說不出來。

「孩子,如果你不說的話,我並不知道該怎麼幫你。」奧丁嘆口氣,「我早就知道你去過伊登女神那裡了,從你送索爾生日禮物之後。是的,我知道那是果樹的樹枝。」奧丁回應了洛基驚訝的眼神。

洛基垂下眼簾,真是什麼事情都瞞不過父王,但他要怎麼開口述說他的軟弱?因為他的無能、他不夠強大,所以他只能答應敵人的要求以求逃命?這樣的事情叫他怎麼說的出口?

「過來吧!」奧丁把洛基叫到他面前。他這兩個兒子是如此的不同,大兒子單純直接、什麼都藏不住;小兒子心思卻細膩如髮、總是習慣性的隱藏,不論事情緒還是傷痛。如果拿書來比喻的話,索爾就像一本打開的民間食譜,指要照著上面所說的做,絕對不會錯;洛基就像是一本埋在圖書館深處、鎖在金盒中的古語典籍,光是要找到它、打開它就已經不容易了,更遑論還要去解讀它。

洛基依言向前,他不發一語,但他眼中的委屈奧丁盡收眼底。他無法確定這到底是什麼時候發生的,但他肯定這件事已經埋在洛基心中一段時間了,才會讓他現在如此的無法自持。

「我會把她帶回來。」最後,洛基只說了這麼一句。

「你知道,你有家人。」奧丁說,「你可以依靠我們,讓我們知道你發生什麼事,讓我們知道你在面對什麼。」

「我會把她帶回來。」洛基重覆這句話。

奧丁長長的吁了一口氣,他不知道要如何和洛基這樣的孩子相處,他想幫他,卻被拒於千里之外。

「你去吧。」最後奧丁也只能這麼說,「小心點。」

洛基走出大殿,至始至終他的淚水都沒有掉下來。

他不願意示弱。

***

「母后,洛基不會有事吧?」索爾被弗莉嘉拉到仙宮中的小房間,在弗莉嘉把人都支使開了之後,索爾問。

「你父王只是想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弗莉嘉溫柔的說,「你弟弟比較複雜,需要用很長的時間才能被打開。」

「但是,那些大臣們說要懲罰洛基……」

「所以你父王不是把他們支開了嗎?」弗莉嘉笑笑,「我們知道事情有些奇怪,只是我們找不到機會問他而已。」

「……你們知道?」

「從你生日那一天,」弗莉嘉說,「你難道不曾懷疑,為什麼大家都變老了,只有你不受影響嗎?」

「我不……其他人也沒有變老阿。」索爾脫口而出,「希芙、范達爾他們也還是像從前一樣。」

「除了他們呢?」弗莉嘉耐心的循循善誘,「你看看附近的侍衛、使女們,是不是都跟以前不一樣了?」

索爾皺著眉苦苦思索,最後拋出一句。「我不知道。」

弗莉嘉小小的嘆了口氣,索爾就是這樣,看似對任何事情都能夠接受,實際上卻是對所有的事情都漠不關心。他注意不到細節,更精確的說,他其實打從根本的不在意這些事。百年來,真正能贏得他注意的人,也不過就是三武士、希芙和洛基。

洛基完全就是索爾的反面體。對任何人事物都冷冷淡淡,好像什麼都不在乎,事實上卻總是觀察所有的事情,並且把一切都刻在自己的心中。

「你知道洛基送你的生日禮物是什麼嗎?」

「一條項鍊?」索爾不確定的回答,因為他確定這不是弗莉嘉要的答案。

「對,它是一條項鍊,但它裡面的東西是長青樹的枝條。」弗莉嘉解釋道,「你弟弟用魔法讓它保存在原始狀態,你只要一天帶著它,你就依然不會受到老化的影響。而你的朋友們,因為他們時常跟你在一起,所以不會老化的那麼快,至少不是你會注意到的程度。」

弗莉嘉省略了關於洛基把長青樹的枝條保存在原始狀態需要花多少心血,一來她覺得索爾聽不懂,二來她覺得他沒必要知道。

在很多年之後,當弗莉嘉回想起這件事情,她很後悔自己當初省略了這個部分。

***

希芙咬著嘴唇,在仙宮上的長廊徘徊,她不確定自己是否該把她所知道的事實──或者應該說是范達爾所推測的情況,告訴眾神之母。以她的身分來說,做這件事是有點僭越的,但她深信眾神之母不會在意。重點是,這個事實再怎麼說都只是推測,而且他們所見的也不過就比索爾多那麼一點點而已,她不知道這樣的推測到底可不可靠,她也害怕如果這是錯誤的,會不會讓事情變的一發不可收拾。

弗莉嘉發現了在走廊上躊躇的希芙,她看出了她的徬徨與困惑。身為眾神之母,隨時注意每個人的狀況也是他的職責之一。她柔聲喚道:「希芙。」

希芙抬頭發現她正思量的對象出現在眼前而顯得驚慌失措,但她隨即發現了她的失態,迅速的低頭對弗莉嘉行禮,「眾神之母。」

弗莉嘉笑著把她扶起來,並且坐在走廊的欄杆上,她拍拍身邊的位置,「我們別這麼拘束,坐下來聊聊天好嗎?」

希芙受寵若驚的坐在弗莉嘉旁邊。雖然她是索爾的母親,但她們間彼此的接觸幾乎是零,畢竟她是眾神之母阿!現在,平常遙不可及的人就坐在自己身邊,希芙仍舊覺得自己現在像個孩子似的不知該如何是好。

「呃……您想聊什麼,眾神之母。」希芙戰戰兢兢的問。

「我想談的是,妳在猶豫什麼?」弗莉嘉慈祥的說,「什麼樣的事情會這麼困擾妳呢?有鑑於妳平時是如此的英勇果斷、精明善於分析?」

「您……您過獎了……」希芙不知道弗莉嘉平時有這麼注意她,頓時臉紅了起來。

「這些都是索爾告訴我的,」弗莉嘉帶著溫柔似水的微笑,「索爾那孩子很欣賞你們阿!也辛苦你們平時都要陪他一起胡鬧,這可不是件簡單的工作。」

「他……很好相處,所以和他在一起,可以很自在。」希芙側了下頭,最後決定說出實話,「有時候,不只是我,三武士也會忘記他是阿斯嘉的大王子。」

「我可以理解。」弗莉嘉會意的點點頭,「那洛基呢?」

什麼?話題是怎麼轉到這上面的?為什麼要突然提洛基?希芙在那瞬間覺得莫名其妙,但她馬上就明白了。弗莉嘉不是平白無故來找自己聊天的,她是想要處理洛基和伊登女神的事。而只要對索爾有點了解就會知道,這種事情問他是得不到客觀正確的消息的。她只好轉而朝他們身邊的朋友求助,想得到一些資訊以便拼湊出事情的全貌。

「接下來我要說的事情可能會有點不敬,而且這只是我們推測出來的而已,請您當作參考就好了……」希芙接下來把他們出去打獵後洛基被擄走的事情簡單描述了一下,並對於他們的知情不報做出降罪的請求,最後把范達爾推測洛基被擄走之後可能被要求要拿出一些東西,他也答應了才會這麼快就被放回來,快到幾乎沒有人發現,而他們也因為事情發生的太快而忘卻了這件事。洛基被要求的東西很有可能就是伊登女神和青春蘋果,所以現在伊登女神才會失蹤。

弗莉嘉若有所思的聽著希芙的話,最後她摸摸希芙的頭髮說:「有妳在他們之中,是他們的福氣。畢竟他們男生也總是粗手粗腳的,但妳總是能留心四周呢。」

被弗莉嘉稱讚讓希芙再度臉紅,明明她剛剛講的都不是什麼好事。「……這是我該做的,眾神之母。」

「妳阿,也別再叫我眾神之母了,聽起來多生疏。我是索爾的母親,妳是他朋友,妳就叫我伯母就好了。」弗莉嘉俏皮的眨眨眼,「他們之後應該還會帶來很多麻煩,也要請妳多多幫助他們喔。」


 
标签: marvel 锤基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热度(3)
©語夢飛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