語夢飛羽

現在是一條鹹魚
插畫/小說/雜七雜八
現在是star trek
歡迎拍打餵食
AO3:FlyFeather

【錘基】水月鏡影 第四章

暗黃的沙土在四處風積而成砂塊,狂肆的風在乾燥的沙地上掀起陣陣塵暴,沙粒彷彿能刮傷人似的在風中飛舞。

 洛基仔細的觀察四周的地形,用雙眼記錄了一切之後,他低聲念著咒語並在手中凝結出一的半透明的小光球,定神細看的話便可以媽線那眼人就是一個與外面相同的小世界,接著他便倏然消失。

 「弟弟,情況怎樣?」洛基一回到他們的臨時戰略所,索爾就急切的問他。

 「在這裡。」洛基把光球拿出來,一揮手把它放大到彷彿人置身於空間之中。

 無論看幾次,這樣的魔法都還是很驚人。范達爾在心中默默的讚嘆著。

 洛基開始就著地圖成像解釋和敘述當地的狀況,他精密的分析所有的細節和他們有可能遇到的問題,還有最佳應變和戰略方式。范達爾聽著聽著卻不禁開始神遊,倒 不是洛基講的不好,而是他本來就比較算是戰士型的戰士,這種東西交給洛基、后剛和希芙他們去討論就好了,他所要知道的就事他們最終的結論和他被分配的工 作,反正他們講的東西十句裡面有九句半他聽不懂,又何苦要折磨自己呢?

 他摸摸自己的劍,目光沿著劍延伸到自己的手指上。他想起昨晚的姑娘──是叫做凱婷、瑞秋還是琳西來著?反正她跟他抱怨關於最近她覺得自己的皮膚變差了,范 達爾也是這麼想的,因為他們前幾次在一起,那個處感確實是差多了。這可是個新鮮事兒,畢竟在阿斯嘉中,要讓老化速度可以被看見也是一件不簡單的事。興許她 是吃壞了肚子,他這麼想著,並在心中決定要是他還記得的話,下次見到她要提醒她別亂吃東西。

 他看了一下自己的夥伴們,佛勒斯泰格根本就睡著了。他不怪他,畢竟對他只有吃和打仗的單純生命來說,戰略這種東西實在是太過複雜。他是樂於聽命行事的,他的信條很簡單,他相信一個人或是一個陣營,在得到命令後全力以赴做,回到家,吃好吃的東西,一個周而復始的循環。

 是純粹而容易的。

 在轉頭看向索爾,他雖然沒像佛勒斯泰格一樣睡著,但他明顯也在神遊太虛,兩眼空洞,根本就沒有在聽他們在說什麼。有時候他也會想,讓索爾這種連戰略都沒辦 法集中精神去聽的人來當阿斯嘉的王真的好嗎?即便沒有正式宣布繼承人,表面上這對兄弟還是都有機會當上王,但奧丁的意思大家也都已心知肚明。畢竟他都把妙 爾尼爾給了索爾了,未來的王是誰不是不言自明嗎?

 不過如果是索爾的話,估計他根本沒想這麼遠吧!他和佛勒斯泰格一樣,信念是純粹的。他線在願意和大家在一起、聽洛基指揮,只是因為他喜歡大家,相信眼前所有的人。

 「好了,那我們接下來……」眼看他們三個軍師討論完,洛基就要開始做總結,他推了推索爾讓他回神,踩了佛勒斯泰格一腳叫醒他,洛基瞥了他一眼,他讀不出洛基眼中蘊含的情緒是什麼,他只能會意的點了下頭。

 當他們上了戰場,一時間沙飛石走、塵土飛揚,范達爾不得不承認,他們能以六人之姿戰勝整個大軍,洛基實在是功不可沒。雖然他們的戰力平均值高過對方,但要不是洛基有技巧性的把人力做巧妙的搭配,他們根本不可能在對上幾百人時還擁有這樣的優勢。

 索爾和佛勒斯泰格未曾一起搭檔過,范達爾想他知道原因。這兩個人都屬於蠻幹型的,要是兩個加在一起只是讓兩個人一起負傷而已,對團隊一點價值都沒有。他大 部分的搭擋都是希芙或是自己,有時候會是洛基,都是比較柔軟的人。洛基和后剛很少跟人搭檔,因為具有環視大局的能力,所以他們通常負責偵查或殿後,專門消 除突襲之類的。這樣的安排看似簡單,實際上確有很深的意涵在其中。百無聊賴的時候,他也曾到過在仙宮中的圖書館,他才知道在戰場上,死於敵人手中的成分大 概只占七成,其他三成都是因為自己內鬨而造成的。

 轉眼間,大部分的敵人都已退散,再多的攻擊也不過是苟延殘喘,這十的大家都已鬆懈下來了。而後,索爾接到了來自奧丁的通知,大家忙著打理自己也沒空去注意他,只有范達爾發現,索爾手上的肌肉越來越緊繃,接著他帶著怒火大吼;「洛基!你又做了什麼?」

 洛基抬頭看向他,那種『被抓包了』的神情一閃而逝,取而代之的又是那慣見的無辜表情:「你在說什麼?」

 「我在說什麼你應該很明白!」索爾衝過去提起他的後領,「伊登女神不見了!還有她的蘋果!眾神說你是最後見過她的人!」

 洛基在索爾的手中掙扎,「你沒有證據證明是我做的!」

 「除了你之外還有誰會搞這種事?」索爾咆哮。

 「我不知道,或許是巴爾德?」洛基信口亂猜。

 「少說謊了!」索爾吼過去,接著就甩著妙爾尼爾帶著洛基走了,留下一頭霧水的三武士和希芙。

 「他說伊登女神……不見了?」佛勒斯泰格困惑的重覆,「那個蘋果園的伊登女神?」

 希芙點點頭,女神們之間還是有他們自己的交流的,更何況是掌管青春伊登女神,她回憶了一下,「最近確實沒看到她。」

 「如果這是真的,為什麼我們還沒開始變老?」后剛問。

 范達爾又想起了昨晚的姑娘,一瞬間他把所有的事情都連繫在一起了,他低聲的說:「沒有變老的,可能只有『我們』而已……」

 ***

 索爾把洛基拎到仙宮的大殿上,那裏除了奧丁和弗莉嘉之外還有幾個重要的老臣──原本老臣指的應該是年資,因為他們本來看起來都不老,像是米德加德人的三四十歲,而如今看來卻是白髮蒼蒼,的確是佩的上「老臣」這個字眼了。

 奧丁看著一路扭進大殿上的一雙兄弟,兩人顯然還在自己的世界中爭吵著,他出聲咳了咳,把他們從兩人世界中拉回來。

 「父王。」他們兩個一同開口。

 「洛基,是你做的嗎?」奧丁疲倦的問,本來就蒼老的面容上又增添了更多皺紋,顯然他在這波老化攻擊中也受到了影響。

 「是。」洛基正正經經的站穩,低眉斂首說。

 「那你便知道要如何去彌補。」奧丁坐在寶座上,散發著天生的王者威嚴說,「讓她回來。」

 「是。」洛基簡短的回答。

 旁邊的老臣們在一旁議論簇擁著關於這次洛基的惡作劇太過分了,要給洛基更大的懲罰云云。畢竟他們都曾在洛基的惡作劇中深受其害,不難想像這樣看似『公秉』的要求中摻了多少私心。

 索爾聽著他們的發言內心便開始有點慌了,他確實對於把伊登女神藏起來的洛基有怒氣,但這不代表他想看他受罰,他開口為洛基辯解,「父王,洛基他已經有在反省了,他……」索爾原本還想繼續說,但奧丁舉起了一隻手讓他停下。

 「洛基,她現在在哪裡?」奧丁問。

 洛基想了一下,「應該在約頓海姆附近。」

 奧丁和索爾雙雙皺起眉頭,想不透為什麼伊登女神會在約頓海姆。索爾單純的覺得不能讓洛基一個人去那麼危險的地方,而奧丁卻另有心思。他與弗莉嘉心領神會的交換了一個眼神,最後宣布,「你們都退下吧,我要和洛基單獨談談。」

 「但是……」索爾還想說,弗莉嘉便拍拍他的肩膀把他帶下去了。其它的老臣也在奧丁的堅持下離開了。

 「現在,告訴我,孩子,為什麼伊登女神會在約頓海姆附近?」奧丁慈祥的說。

 
标签: marvel 锤基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4)
热度(8)
©語夢飛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