語夢飛羽

現在是一條鹹魚
插畫/小說/雜七雜八
現在是star trek
歡迎拍打餵食
AO3:FlyFeather

【錘基】水月鏡影 第三章

刀叉交錯的清脆聲響源源不絕於耳,桌上的食物都泛著閃耀的光芒,精緻的餐盤中擺放著各種不同的佳餚,讓人十指大開。香醇的金色酒液流洩在每個人杯中,不斷的消失、再補上。宴會廳中的人們輕聲的相互交談著,聲調中都流露出了喜悅──為了他們大王子的生辰。

 奧丁笑盈盈的看著眼前的景色,這很好,他的大兒子可以受到眾人的喜愛,可以帶領軍隊,然後他會把他的位子傳給他,這會是一個眾人都樂見的狀況。阿斯嘉以後會更加的繁榮,這就是奧丁期望的未來。

 在眾人都酒足飯飽之後,大家紛紛獻上自己要給索爾生日禮物。當然也要有足夠的資格及地位才能夠當眾把禮物給索爾,不然的話也只能將禮物成堆的放在一旁,等會後索爾自己清點。

 和洛基不同,索爾在這種事情上面是不會有太多評論的,他只是笑著收下所有人的贈與並真誠的道謝,不論東西好壞。而他所收到的東西不外乎是武器、戰甲、或是財寶,一些大家可以想像的到的東西。

 洛基在一旁看著,並覺得這一切是多麼的可笑。武器?索爾已經有了妙爾尼爾,誰還會去用平凡的武器?至於戰甲,難道阿斯嘉皇家的師傅製作不出更好的東西嗎? 又不是矮人打造的。送財寶的更是膚淺無比,阿斯嘉的宮殿與財庫需要這微小的施捨嗎?儘管在心中如此的腓腹,洛基臉上依然掛著那適切清淡的笑。

 接下來送禮的是希芙,她送的是一塊可以不斷吸水的繃帶,儘管是女戰士,說到底女孩子還是細心的。洛基看著那個繃帶,索爾確實需要這樣的東西,有鑑於他經常 性的在戰鬥中受到皮肉傷。再來是三武士,他們三個合送了索爾一桶酒,這不是一般的酒,而是華納神族中最會釀酒的少女尼薇斯德所釀製的,索爾看到時眼睛都亮 了,洛基可以想像他迫不及待的把自己泡在酒桶時的樣子。

 不用聽司儀宣讀,洛基也知道輪到自己送禮了,送禮順序越後面的人越不容易變動,因為這個順序是依照重要程度排序而成的,而自己後面的只會有巴爾德、弗莉嘉跟奧丁。

 他走上前,從懷中拿出一個精巧而別緻的盒子。一如他的風格,用的是深沉而收斂的綠色調,上面裝飾著絲絲的金線而更引人注目。

 「這是什麼,弟弟?」索爾問,臉上帶著期待的神情,他的弟弟總是給他驚喜。

 「打開它。」洛基輕聲的說。索爾依言照做,他打開盒子,拿出裡面的東西,那是一個只有拇指大小的巧妙玻璃盒,盒子的一角連著一條銀鍊,在不同的光線和角度 下會有著不同顏色的光澤。索爾搖了搖,發現玻璃盒中是有東西的,隱匿在那絢爛光線下的是一個咖啡色的小東西,散發著淡淡的光芒。

 「這是……」

 「一條項鍊。」洛基陳述事實。

 奧丁和弗莉嘉看著那個禮物,微微的顰起眉頭,但沒說話。

 「弟弟,我可不是個娘兒們。」即便說的是這樣的話,索爾的臉上依舊帶著笑意。

 今天就算洛基送你一坨屎,你大概也會笑成這樣吧!希芙看看指甲,挑了下眉心想。

 「但你會把它戴上的吧!」洛基露出無辜的表情,抬眼看著索爾,眼中泛著一點點淚光。

 一旁的大臣嗤笑了一聲,顯然對於洛基的禮物嗤之以鼻。洛基垂下眼簾,陰狠的瞟了他一眼,

 他手上的酒杯突然開始著火,他驚恐的甩掉手上的酒杯並大叫,但那火焰卻轉瞬即逝。

 他甩著手,身邊的其他貴族見到他的失態都不禁掩嘴而笑。他對洛基怒目而視,但奧丁與弗莉嘉卻沒說什麼,而索爾根本就像沒發現身旁發生的事,他只專注在洛基的禮物上,讓大臣也不敢發難。

 「當然。」索爾當場就把它戴到脖子上。

 洛基微微踮起腳尖,靠近索爾的耳邊說:「It will keep your life.」

 索爾擁抱了他的兄弟。

 ***

 夜涼如水,仙宮的長廊在夜晚本該是陰暗的,但在皎潔月光的照耀下,只是把柱影拖長,根根分明的印在地面和牆上,其他的地方則顯得明亮。所有的人,不論是宮女還是侍衛都已睡去,只留下這靜謐的空間。

 索爾穿著睡依獨自走在這迴廊上,一步一步都穩穩的。他不是夜晚在遊蕩,他非常清楚的知道自己要去的地方。熟練的在各個轉角穿梭著,最終,他到達他要去的地方。

 洛基的房間。

 索爾推門而入,而他看到洛基好整以暇的坐在椅子上,嘴角擒著笑看著他,彷彿在等待他的到來,就如同他平時的從容優雅。

 「你在等我嗎?」索爾問,「你怎麼知道我會來?」

 「喔,我只是……稍微猜了一下,想說,或許你會有話想跟我說。」洛基站起身來,「事實是,我猜對了。」

 索爾看著他的弟弟在房間中踱步,他笑了,他們擁有的時間是如此的漫長,而他已經數不清他有多少次、多少年,都在這樣寂靜的夜晚中在洛基的房間與他聊天直到天明。舊的回憶與新的回憶反覆交疊,他甚至不記得他們到底聊了什麼,唯一在心中留下的就是待在這房間的感覺。

 ──是一種軟軟的、如同絲綢一般的感覺。

 他還記得在他還很小,就是字面上意義的很小的時候,他看過還在襁褓中的洛基。洛基的臉白白嫩嫩的,要他形容那像什麼的話,那就像有一次父王帶他去米德加 德,他看到的一種叫「饅頭」的食物。他很想知道這個小嬰兒摸起來是不是也像饅頭一樣好摸,他沒想到的是那樣柔軟的感覺不知道比那種食物好多少倍。於是,他 便想知道這個東西吃起來是不是也會令人驚艷,他湊近洛基的臉(當然他那時候還不知道他叫洛基),聞到了甜甜的奶香味,他覺得這是他聞過最棒的味道。最後, 他張嘴,大口的咬了下去。

 得到的是洛基驚天動地的哭聲、和一次很痛的打屁股。

 這時候他才知道,這個嬰兒叫作洛基,是他的弟弟。

 他那時候不明白「弟弟」到底是怎樣的東西,他只知道他很喜歡這個小小軟軟、又有其他地方聞不到的香味的東西。雖然他哭起來很可愛,大大的綠色眼珠中泛著水光,白白的小臉變的紅撲撲的,可是他真的不想再看到他哭了。

 而到如今,雖然洛基已經沒辦法在稱作「小」了,身上的奶香味也不見了,但有些東西是不會消失的。雖然他已經不知道有多少年沒有摸過自己弟弟的臉,但他相信他的臉應該還是像小時候一樣,有著那樣的觸感。

 「在想什麼?」洛基的聲音把索爾從回憶中拉回來。

 「沒有,只是想起你小時候的事。」索爾簡單的向洛基敘述了那時候發生的事。

 「所以你覺得我的臉是饅頭?」洛基挑眉問。

 他知道這種食物。他總是樂於去挖掘隱藏在阿斯嘉各處的密道,因此在某些未經允許的、非法的情況下,他不用靠海姆達爾也可以到米德加德。連奧丁都不知道他已 經自己單獨一人的去過九大國度數趟。他曾經在市井中看過這種食物,但沒有勾起他的食慾。他想,或許有一天他再遇到這個食物的時候,他會願意嘗嘗。

 索爾不好意思的摸著頭,「你那時候看起來太像了,又小小的。」

 洛基勾起嘴角,「那你下次看到的時候帶一個回來給我吧。」

 「好阿。」索爾一口答應。

 那時的索爾,還不知道所謂承諾的重量,他只是認為,洛基要,所以他答應了。


 
标签: marvel 锤基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2)
热度(5)
©語夢飛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