語夢飛羽

現在是一條鹹魚
插畫/小說/雜七雜八
現在是star trek
歡迎拍打餵食
AO3:FlyFeather

【AOS】Stay(SK)

這是在聽 @K_Alfa 太太推薦的歌Zedd和Alessia Cara的Stay延伸出來的產物

其實到後來這文就走偏了  跟歌沒太大關係  但歌還是很好聽XDD

Jim&Spock竹馬設定




Jim總是很憤怒。

 

他也有理由憤怒,如果說宇宙是有意識的個體,那她顯然對Jim不太公平。喪父的英雄之子、母親的逃避遺棄、繼父的打罵,這不是任何人理所當然應該承受的。

 

Spock知道,但他無能為力。

 

「我覺得Sam會離開。」Jim打開通訊器劈頭就是這句,「他和Frank快把屋子吵垮了,Sam根本不可能聽他的,他也不聽我的,反正他就是這樣。」

 

Spock隔著螢幕看著Jim,他看到Jim臉上明顯的紅痕,頸間有些微的擦傷,黑眼圈雖不明顯,卻還是在白皙的皮膚上留下了印痕,耳邊傳來震耳欲聾的搖滾樂。Spock從來就不欣賞Jim的音樂品味,但他不太確定Jim到底有沒有音樂品味這種東西。因為他知道Jim所做的只是想找點聲音蓋過樓下的吵鬧聲,壓根不在乎播放器播了甚麼。他不能關心Jim身上的傷,Jim顯然不願意談。上次他問了,Jim足足兩個禮拜不接他通訊不回訊息。

 

Spock只能看著Jim在房裡焦慮的來回踱步,嘴中念著某些Spock聽不清的句子,「Jim……」

 

「你別叫我,反正你有一天也會離開我,大家都會離開我!」Jim發出了一聲近似咽嗚的聲音,像是某種受驚的小獸一般,「你幹嘛不乾脆關掉通訊,就像所有人一樣?」

 

「Jim,我沒有離開你。」Spock平靜的說。

 

「對阿你只是回瓦肯而已。」Jim暴躁地說。

 

Spock的臉沉了下來,Jim懷疑只有自己看得出來,因為瓦肯人『沒有感情』。但他意識到自己正在為某件都不是他們能控制的事情責怪Spock。

 

「我很抱……」Jim脫口而出,但中途就打住了,他一輩子都不曾和人道歉,已經有點喪失這種表述的能力。

 

Spock瞬間柔軟了下來,Jim這個短句甚至稱不上道歉,但Spock接受,因為這是Jim能做到最好的程度了。

 

「我在這裡。」Spock如大海一般的平穩,「我就在這裡。」他一遍又一遍地反覆說著。

 

***

 

Spock在自己的圓球中學習,通訊器突然響了。這個時間點不會有人打給他,他第一個想到的是母親,也許家中有甚麼急事要聯絡他,看了螢幕上顯示的名字卻發現是Jim。

 

Spock皺起眉頭,瓦肯星上的一日與地球僅相差5.24毫秒,且他的學校與Jim所處的地球愛荷華是沒有時差的。換言之,這個時間點Jim應該還在學校上課,打電話給他是不合邏輯的。Jim未曾在此時致電,多半是文字訊息居多。Spock打開通訊,只見Jim的表情混雜了迷惑和興奮,彷彿處於某種暴風之中,金髮狂亂的肆意飛散。

 

「Jim,你在哪裡?」Jim的背景變換的太快,Spock無法判斷他處於何地。

 

「Spock,我……」Jim的話語被狂風攪擾的模糊不清,Spock必須用上他全部的專注力來捕捉Jim的聲音。

 

「你在哪裡?」Spock緩慢而又清晰的重新問了一次。

 

「Frank要把車子賣掉……」Jim湛藍的雙眼中漫著一絲水光,竭力組織著破碎的話語,「Sam走了,我媽不在,Frank叫我洗車……」

 

「你能夠把車子停下來嗎?」Spock並不了解事情的全貌,但他可以臆測,更重要的是他知道Jim現在的狀況,「Jim,你可以踩煞車嗎?」

 

Spock的呼喚對Jim有著某種作用,至少他覺得自己已經不像剛剛那麼慌亂了,「我不行,我沒辦法,車子他不停,」Jim看向前方,「嗚喔,Spock,前面是懸崖,我快到了,我爸爸的車……」

 

「你可以跳車,」如果Jim要當他們之中瘋狂的那個,那Spock就要成為冷靜的那個,「打開門,跳出去,就這樣。」

 

「Spock……」Jim的全身都在顫抖。

 

「Jump! Jim!」Spock幾乎是吼著說出來的。

 

通訊被中斷了,Spock能透過通訊器的玻璃看著自己剛剛的學習畫面。

 

Jim不會有事的,因為他沒說他做不到。JimKirk是個守信用的人。

 

***

 

「是否有事情困擾你,Sa-Fu?」Sarek在和Spock一同冥想結束後問Spock。

 

「為何有此一問,父親?」Spock從冥想的專用墊起身,對於Sarek的提問感到困惑。

 

「剛剛冥想的時候,我感受到你的精神世界有些鬆動,顯然你正處於不安之中。」

 

「父親,瓦肯人不會不安。」Spock指出,驚訝於父親用了一個如此人類的字眼。

 

「是的,但是我們仍舊有在意之事。」Sarek溫和地說。

 

「今日確實有就不尋常之事。」Spock將墊子收起,重新走回Sarek面前,「我在學校時收到了Jim的通訊,當時他正獨自待在一輛高速移動的汽車上。」

 

Sarek知道Spock一直都和這個他們之前長住在地球是認識得人類男孩保持聯絡,也知道他很大程度的影響著Spock,「我明白了,請問Jim現在是否安好?」

 

Spock抿起唇,他想說『我相信他很好』,他真的相信,但瓦肯人不會毫無根據的相信,因此他只能說,「我不知道。」

 

Sarek點點頭,從他對他兒子和Jim Kirk的了解,他隱約能猜到發生了甚麼,而又有甚麼隱藏在Spock的話語之下,「你是否要加強你的冥想,讓自己的精神世界持續鬆動對我們是危險的。」

 

「那是符合邏輯的。」

 

「你是否需要我的陪伴?」

 

Spock歪頭想了一下,拒絕了Sarek。

 

Sarek表示理解,離開房間留下Spock一人。他有重要的事情要做,首先,他要打個電話到地球。

 

隔天Spock就收到了Jim的訊息,說他昨天被拘留在警局,但有人把他保了出來,他不知道是誰。

 

Spock一直都相信Jim不會有事,這個宇宙對Jim不公平,但她會留下他。

 

***

 

他們一起進入了星艦學院。Spock可以誠實的說,他進入星艦學院有96.37%都是為了Jim。

 

當Jim滿臉不情願和彆扭的告訴她,他要加入星艦學院時,Spock沒有一絲的驚訝──儘管Jim總是在抱怨。抱怨Winona總是為了任務不在家,抱怨Geroge死於太空,抱怨愛荷華的造船廠吵死人了,但Spock知道,Jim心底是如此的眷戀太空,他見過Jim凝視星空的模樣,那是種渴望。命運利用太空奪走了他本應擁有的至寶,卻壓抑不住那藏在血骨中的本能。他生於太空,太空之於Jim,便是乳母一般的存在,倦鳥歸巢,鮭魚洄游,這都是正常的生物本能。

 

而Jim……年歲的增長並沒有使他的憤怒消退,至少不是在這個年紀,二十多歲,他的優異他的身世他的傲氣,只是使他在學院中有著更艱辛的過程。

 

學院的教授愛他,因為他是如此的天賦異稟。即使他的起跑點和大部分的院生相去不遠,但在實際應用上Jim有種混成天然的直覺,彷彿這些行為本該如此,一點都不需要他人的指點。

 

教授同時也恨他,他的優異讓他的狂妄表露無遺。但即使在星艦學院中,並非所有的教授都是頂尖的,他們禁不起Jim的挑釁和質疑,他們束手無策,進而憤怒,轉為恨。

 

同學們,Spock粗略的估計,大約有一半是恨Jim的。對此Spock無法估量出準確的數字,考慮到人類是如此的難以捉摸。Jim經常受到留言蜚語的攻擊,低劣一點的人可能攻擊他的私生活和臉孔,說他行為不檢、出賣臉孔和身體;高明一點的則拿他的身世做文章,宣傳他是靠關係才得以就讀。而Jim面對這些從不退縮逃避,總是以同一姿態面對,戰鬥,直至遍體鱗傷。以瓦肯人的角度看來,這就如同獸籠中的鬥爭,不同的強勢物種為了生存和領地互相撕咬。他們從不介入,大自然有大自然的法則。但這是Jim,是Spock永遠無法撒手不管的Jim。所以當第836次接到Jim的鬥毆通知時,他內心幾乎是沒有一絲波瀾的。

 

幾乎。

 

他只是平靜的謝過Chekov,然後動身前往現場。

 

Spock曾經一度很擔心Jim的交友狀況,和瓦肯人不同,人類是群居的動物,需要與他人互動才能獲得心靈上的滿足。不是說Jim不與他人互動,就Spock的標準來說,Jim實在是動過頭了。他睡遍全學院和打遍舊金山的名號可不是空穴來風。Jim Kirk的身邊從不缺人。但夜深人靜時,須要援助時,他從來就是孓然一身。他不確定這個現象是源自於人類本能的排他性和排優性,或是Jim自身的孤傲,感情不是瓦肯人的強項,但Spock判斷二者皆有。

 

所以當Leonard McCoy出現時,Spock是相當感激的。他對Jim的關懷和付出,雖然表現的方式有違常理且不合邏輯,但Spock知道他的一切都是發自內心的。這樣粗暴但赤裸的真誠意外的讓Jim接受了。瓦肯人不會高興,但Spock很高興宇宙中有第二個能壓制Jim的人,畢竟只靠Spock一人實在有點力不從心。到後來的後來,終於出現了其他值得深交的人,更重要的是Jim願意敞開心房與這些人交友。Hikaru Sulu的處變不驚和Jim成反比,但Jim從他的冷靜中獲得了某種平衡;Pavel Chekov是個孩子,興許同為孤獨天才的那面激起了Jim的同感,Nyota Uhura在揍了Jim(Spock真心認為那是Jim自找的),Jim好好的道歉並撇除性別概念後成為了好友。

 

Spock到了Jim的打架現場,現在的他相當確信剛剛Chekov輕描淡寫了多處。酒吧遍地的玻璃碎屑,每走一步都能感受到碎片在腳下吱嘎的異物感。整個酒吧找不到任何一件完好未損的家具──但考慮到Jim一貫的酒吧品味,Spock不排除此地的家具本來就是如此。桌椅被翻倒在四處,周圍繞著許多看熱鬧的人,Spock不得不把人群撥開才能看到Jim。Jim此時被一個身形大出他2.46倍的人從後面架著,根據對方的體型和力量判斷,Jim不可能在無外力介入的情況下自行逃離;前方有兩個人,一個應為此次的滋事原由的Hirogen人,另一個則是打手的人類。Hirogen人嚷著,「你這王八蛋Kirk,竟敢勾引我馬子。」

 

Jim的臉上有著明顯的瘀青和傷口,但即使處於劣勢,他也不會表現出一絲軟弱。Jim輕蔑的笑著說:「老兄,首先,我不知道你馬子是哪個;其次,她自己要貼上來與我何干?你沒辦法滿足她又不是我的錯。」

 

Spock仔細端詳了Jim的眉眼,一股怒意油然而生,Jim騙的了別人騙不了Spock,他根本就知道自己在做甚麼,這一切都是他故意的。姑且不論他的動機到底是什麼,光是這種找死的行為就讓Spock無法忍受。

 

Hirogen人本就在氣頭上,聽了Jim的話之後更是怒不可遏,「那我就讓你無法在滿足任何人。」

 

Spock想讓Jim長點記性,但他不可能眼睜睜的看著Jim被傷害,他一個箭步走到Hirogen人身旁捉住他的手,清冷的說:「容我提醒你,學員,星艦學院不允許學生私下鬥毆。」

 

Jim睜大雙眼看著突然出現的Spock,Spock卻執意不把視線落在他身上。

 

「滾開,瓦肯人,這不干你的事。」他不知道這個瓦肯人是打哪來的,他只想好好教訓眼前帶他綠帽的Kirk和這個不知好歹想阻止他的人。他想抽回自己的手,卻發現自己無法撼動Spock絲毫。

 

「試圖和我的力量抗衡是不合邏輯的,瓦肯人的力量是人類的三倍,且我們自幼就受嚴格的武術訓練。若你對我發動攻擊,我有76.25%不會受到傷害且必須對你的攻擊採取防禦動作,你在過程中受傷的機率是92.74%。」Spock冷靜的說,接著轉頭越過Jim看向架著他的人,「先生,我建議你放在開Kirk學員,有鑑於這是明顯的違規,且我相信與Kirk學員交惡的並非你自身,若是你現在放開他,也許學院會網開一面給你較輕的懲處。」

 

Jim身後的彪形大漢被Spock唬的一愣一愣的,他鬆開了對Jim的鉗制,Jim隨即打算……

 

「Stay,Jim。」Spock知道Jim的小心思,但不論是什麼,他現在都不想再節外生枝。他冷冷的瞪著Jim,這是這個過程中他首度把目光放到Jim身上。Jim不甘示弱的瞪了回去,卻在接到Spock的眼神後縮了下去。

 

「夠了!」一個女聲從人群的外圍傳來,Spock轉頭看向聲源,人們為聲源讓了一條道,只見一位Bajoran女性帶著淚痕走出來,「Fiallan Wevers,我要跟你分手!」

 

Hirogen人的臉扭曲了起來,「妳要為了這個混賬……我不許!」他咆哮著,「妳就這麼淫蕩?哈?非要這麼多人才能滿足妳?」

 

「你閉嘴!你好意思說這種話?」Bajoran女性吼回去,「那天你把我從我的房子裡趕出來,只有三度!要不是Kirk收留我,我他媽根本不可能站在這裡,我早就凍死了,我跟他甚麼都沒有!」

 

「跟他睡了就睡了還找藉口,妳這婊子……」Hirogen人趁Spock分神時猛然抽回自己的手,衝過去給了Bajoran女性一巴掌,「妳就是欠教訓,我……」

 

「Fiallan Wevers,我在此要正式的起訴你毆打伴侶。」McCoy的聲音從後面傳來,「我剛剛已經針對Martia Sanny身上的多處傷口做出診斷,並且請求酒吧老闆保留剛剛的監視錄影片段,這兩樣證據足以起訴你。」

 

「滾你媽的蛋,你又是什麼玩意?」Hirogen人不客氣的說。

 

「Leonard McCoy,」McCoy瞇起眼說,「我是醫生,你最好把嘴巴放乾淨點,這些人都在錄影,但我想你應該不介意在多一條公然悔辱的罪名。」McCoy指了下周遭的人,Hirogen人環視一圈驚恐的發現整個情勢都逆轉了,原本大家都想看著Kirk被教訓,現在圍觀的人卻都在指責他。McCoy抓起Jim的臉一邊檢查一邊碎碎念,「你這不省心的小子,一沒看著你就到處惹事……」

 

Spock見整件事已經落幕,他並不關心Hirogen人和Bajoran人會如何,Jim也能夠確實的接受到McCoy的治療,因此他轉身離去。

 

舊金山不會下雪,但十二月也不是什麼溫暖宜人的氣候。Spock獨自走在回宿舍的路上,昏黃的街燈映照著他純黑的背影。

 

「Spock。」

 

Spock聽到了背後的叫喚,他知道是Jim,但他不想理會,只是自顧自的加快步伐。

 

「Spock!Spock!」Jim依舊在後面叫喊,甚至小跑步了起來,但Spock就是執意向前走。

 

「Spock。」Jim終於追上了他,一把捉住他的手腕。

 

「What?」Spock冷淡的說。

 

面對這樣的Spock,Jim突然不知該如何應對,「我……」他欲言又止。

 

「如果你沒有其他事,我想先回去休息了,Kirk學員。」Spock甩開他的手。

 

「你他媽能不能別這樣?」Jim也被Spock激怒了。

 

「這樣是哪樣?我不明白你指的是哪個部分。」Spock挑起一根眉毛,但舊是不肯對上Jim的視線。

 

「你明明清楚得很,Pointy,你是故意的。」Jim大聲的說。

 

「有鑒於現在已經是晚上十一點三十二分,我建議你降低音量,以免打擾到她人。」

 

「降低音量?你就只想跟我說降低音量?」像是要和Spock唱反調,Jim提高了自己的聲量。

 

「不然你期待我說甚麼?」Spock終於願意正眼看他。

 

「你……」Jim被說得啞口無言,「甚麼都好,我……」

 

「你把自己捲進莫名其妙的事件中,讓自己受傷,而你明明可以避免這一切,但你還是這麼做了,你還期待我說甚麼?」

 

「……」Jim無言以對,因為Spock說的是實話,而他也的確是自己找架打。他並不是真的愛挑事或打架,而是他需要這個。他需要定時發洩累積在他身上的所有憤怒,這次只不過是碰巧撞上了這個事件便任其發展。若不是那個Hirogen人腦子不好使,原本也可能甚麼都沒有的。

 

Spock見他連辯解都辯解不出來,便掉頭就走。這麼多年了,Jim得學會道歉。

 

「我很抱歉。」Jim在後面大聲的說,「我很抱歉,這一切。」

 

Spock回頭,棕色的清澈眼眸望進Jim湛藍的眼中,Jim覺得自己好像疊落在那樣的深沉中。

 

「Jim,」Spock輕喚,「我在這裡。」

 

「我就在這裡,所以……」

 

一陣大風刮過,帶走了Spock的聲音,飄散在空中。

 

「別放棄。」



最近很容易爆字數.........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8)
热度(44)
©語夢飛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