語夢飛羽

現在是一條鹹魚
插畫/小說/雜七雜八
現在是star trek
歡迎拍打餵食
AO3:FlyFeather

【錘基】水月鏡影 第一章

                                        

翠綠的森林中陽光參差的灑落,在林中形成了交錯的光影。鳥兒清脆的雕啾巧囀帶出了森林的生命力,微風徐徐的吹拂,樹葉相互摩擦著發出沙沙的聲音,讓整個森林更加盎然且具有朝氣。

 洛基偽裝著靜靜等待,他目不轉睛的盯著他設陷阱的點,他明白好的獵人要懂得等待,所以他氣定神閒就在那待著,他知道他的獵物終究會上鉤的。

 若是沒有索爾搗亂的話。

 索爾,雷電之神,他的行事為人也一如他的稱號一般,說好聽一點就是疾風厲行、快刀斬亂麻;但實際上就是不思前顧後、魯莽行事。因此當他大剌剌的走過洛基所設的精巧陷阱時,洛基便忍不住發怒了。

 「索爾,那是我剛剛才設好的陷阱!」洛基猛然從草叢中現身,對索爾大吼。

 索爾驚訝的看著他,洛基在心中哼哼,他當然不知道我在這裡,他是如此的駑鈍……

 「我不知道你在那裡,弟弟。」索爾說,就如洛基所料一般,接著發出他尋常的大笑,「抱歉弄壞了你的陷阱,我想你應該可以再做一個。」他走過來拍著洛基的肩膀,「更何況,我們今天是來狩獵的,放棄那個小家子氣的陷阱吧!我們應該要直接去捕捉獵物才對。」

 洛基皺著眉斜眼看著索爾的手,又向下瞄到他踩壞陷阱的腳,他正在考慮未來要讓這一手一腳發生什麼事他才會覺得解氣,畢竟這算是什麼道歉?一點歉意都沒有。

 三武士和希芙隨後也從叢林中走了出來,儘管他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但他們之中有個非常會察言觀色的范達爾,他馬上就注意到了這對兄弟間顯然發生了麼爭執,或者是根據他長久以來對他們的觀察,索爾又單方面的惹怒了洛基,但他沒注意到。

 「嘿,我剛剛好像看到有隻獵物跑過去了。」他胡亂指了一個方向,反正到底有沒有獵物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能夠打破這個僵局。

 「好吧我們快走吧!大伙們!」索爾揮著手叫他們,朝范達爾指的方向前進。而范達爾拍了拍洛基的肩膀,對他苦笑了下,便隨他而去。

 洛基若有所思的看著他們離去的背影。

 ***

 當他們六個人打到了足夠的獵物後,他們找了一個陽光明媚的地方準備享用這些食物。索爾和洛基一道整理獵物,范達爾則和希芙去搜尋附近有沒有可以用來調味的 香料,后剛和佛勒斯泰格一起去找足夠的木材來生火。索爾看著一地的獵物,相當滿意的說:「這場地真不錯,以後我們可以常常來。」

 洛基瞇起眼,沒有回話,他直覺得認為這不是個好地方,但他沒有告訴索爾他的想法,只是聳聳肩,露出他一貫的笑容,「對,我想是的。」接著,他感受到空氣中一絲微恙的波動,他抬頭望向天空,發現遠方有一隻鳥,看起來很像……

 「是父王的鳥。」隨著鳥越飛越近,索爾也察覺到了,他等著那隻鳥乖順的飛到他的手臂上停住,並解下它綁在腳上的信。這是奧丁御用的傳令鳥,而在這個當下接到這隻鳥的訊息鐵定不是什麼好事。果不其然,索爾越讀他的眉頭便皺的越緊,直至最後,他揉爛了那團紙。

 「發生了什麼事?」洛基問。

 「沒什麼,就是瓦特海姆的邊境又再騷動了,父王讓我去支援。」索爾說的隨意,接著就開始召喚他的妙爾尼爾。

 「所以,我們也一起去嗎?」

 「不,你們留在這裡就好了,父王只叫我一個人過去。」索爾露出爽朗的笑容,「這沒什麼,就是他們又想犯進阿斯嘉的領地,而我會像平常一樣把他們打回去,等到你們在這吃完肉回到仙宮,我應該也已經完成我的任務了。」

 妙爾尼爾這時候已經到了索爾的手中,他揉了揉洛基的黑髮,叫洛基不要擔心,接著便離去。

 等到他們都回來,洛基淡淡的告訴他們索爾去了約頓海姆的邊境應戰,叫他們自己玩。大伙也只是聳聳肩表示不以為意,畢竟索爾是王儲,他本來就有些不會帶上他們的任務,只是好戰的佛勒斯泰格覺得索爾沒有等他們回來說說或許他有機會可以跟去。

 他們將木材架好,洛基放了一個他最擅長的火焰魔法將火點燃,接著他們把調味好的肉放到架子上,準備等待肉熟到足以吃的程度。

 過了半晌,他們漸漸的開始覺得不對勁,因為肉怎麼烤都沒有變熱變熟的跡象。洛基垂下眼簾,用眼角瞄了身後的叢林一眼,接著便猝不及防的朝樹上射了一道魔法過去。

 「洛基,你在做什麼?!」不理解他攻擊理由的夥伴對於他突兀的行動大吼著。

 「那裡有東西,」洛基冷靜的說,他瞥了火堆上的肉一眼,「這也是為什麼你們的肉沒辦法熟的原因。」

 「什麼?這……」范達爾驚訝的皺眉,但卻也馬上就接受了現況。

 他們的前方飛出一隻黑色的鷹,那樣的黑是何其引人注目,如同絲綢般的細膩,在陽光的照射下顯的細緻而耀眼。接著金光一閃,一個人影輕巧的從空中躍至地面上。

 洛基皺眉盯著他,眼前是個勉強稱的上是俊美的男子。這麼說對男子而言實在是有點不公平,但看看洛基自己本身,再加上成天把他當鑰匙圈帶在身邊的索爾,更何 況像是范達爾、希芙、芙莉嘉,如果你周圍天天都是這些人,那你對於人的美貌很快就會麻木了。他仔細端詳著他,覺得那人臉上的表情絕對能稱之為不懷好意。他 將眉頭舒展開來,露出他最常見的笑容──就是那種他專門用來接待外人的笑。「我的朋友,你在這裡做什麼呢?」

 「喔──我可不覺得你是我的朋友,」對方拖長了尾音說話,洛基心中有種危險感,他想這人的難纏程度跟自己鐵定有得拼,「畢竟你剛剛還用魔法攻擊了我呢!」

 「請原諒我的無禮,畢竟我當時正因為吃不到肉而焦慮呢。」洛基用著最沒有道歉的語氣說著道歉,並且提到了肉,但他身後的四人都扁了眼。他們都知道洛基是他 們當中對肉最沒興趣的傢伙,尤其是這種在野外,只經過粗糙處理的東西。「如果可以,或許你可以告訴我們為何這肉無論如何都不熟呢?」

 「或許我願意幫你們看看這箇中原因,但相對的,你們也要給予我回報。」男子華麗的旋身,一眨眼就到了火堆邊。
 「你要什麼回報?」佛勒斯泰格粗聲粗氣的問。

 「嗯…….讓我想想,不如就分給我一點食物如何?」男子說。

 佛勒斯泰格想也不想便要回答,洛基在一旁暗啐了一口,他敢保證他們的肉會弄不熟絕對是這家伙搞的鬼,而他們不知道擅自和魔法師達成協議是一件多麼魯莽的事 情。與魔法師的協議是不可取消的,而他剛剛說的條件又是如此的曖昧──「食物」,他可沒說一定是他們在火上的肉,只要是可以入口的都是食物。天曉得他到底 想要求什麼,搶在佛勒斯泰格回答之前,他一把抄起范達爾放在旁邊的劍便往男子身上砍去。然而男子早有防備,他將自己化作鷹。洛基發現范達爾的劍不但沒有傷 到他分毫,反而還黏在那黑羽的表層上動彈不得,自己的手也無法脫離那劍。黑鷹展翅,連著劍將洛基帶離。

 洛基只能看著三武士和希芙離他越來越遠,並且他們的叫喊聲也越來越小。


TBC


是個舊文  完結了  所以不會坑  

因為開了lof   我打算慢慢放

 
标签: marvel 锤基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4)
热度(14)
©語夢飛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