語夢飛羽

現在是一條鹹魚
插畫/小說/雜七雜八
現在是star trek
歡迎拍打餵食
AO3:FlyFeather

【AOS】生日快樂 中(鐵三角個人向)

-Leonard‧關於企業號 

 

 

考慮到他有恐空症,其實他從來沒想過自己能走到現在這一步。 

 

三年,五年任務已經持續了三年,等於只剩下不到一半的路程了。雖然人們總是說Jim有自毀傾向,不過他明白Jim不是唯一的一個。他是醫生,不是心理治療師。但是他知道某部分而言,自己也有某種程度上的自毀傾向,否則一個恐空症的人怎麼會加入星際艦隊。Jim在他們見面的那天就說了,你知道星際艦隊是要上太空的吧。天殺的他當然知道,但若不以死亡的恐懼澆灌他自己,他不知道要如何度過那段黑暗的日子。他原本的計畫是,加入星際艦隊,用課程和恐空症壓死自己,最後要嘛他自己平復心情轉地勤要嘛死在太空要嘛死於壓力,這個計畫裡面不包含和Jim搞在一起。很顯然的,他在那艘穿梭艇上選錯位置的時候他的人生就已經朝完全不同的方向奔去。 

 

他臨危授命成為CMO,要知道他本來沒有規劃成為首席醫官的。既然叫『首席醫官』,就表示這是在一艘船上的,而Leonard不覺得自己能夠在太空中待那麼久還沒死於恐懼或是一些古古怪怪的細菌,他知道如果Spock在的話就會說根據數據,有巴拉巴拉%的人成為了首席醫官也沒有死在太空,這個說法不合邏輯,但去他的,這個瓦肯腦袋懂什麼?人類叫做人類就是因為他們不合邏輯。他的學歷讓他不用從少尉做起,即便如此,這也不是在Narada事件中他成為CMO的主因。那時有其他比他官階更高的人,在軍隊中,是輪不到他一個小上尉成為首席醫官的。 

 

但他看著那個連止血帶都拿不穩的少校,因為死亡的恐懼而顫抖時,他完全看不下去。他沒有心思去搞什麼權力鬥爭,不想出風頭。但在生命的面前,所有人都一樣。他是醫生,他的責任就是挽回生命。因此他一把推開對方,接手了工作,並開始指示所有人。他不怪那個少校,這是個和平的年代,即使醫生是見慣死亡的職業,那依舊和戰爭有所不同。那天的一切儼然就是戰場。他接受的這麼快只是說明他的內心比其他人都要空洞黑暗罷了。 

 

在學院的時候他就是Jim的主治醫生,理由是沒有人比他更懂Jim的過敏源,他不知道Jim到底是叫作James Trouble Kirk好,還是叫作James Taraxin Kirk更好,曾經他到了Angosia III實習,回來的時候被Chapel緊急通知Jim已經只剩一口氣,只因為他背不出自己的過敏源清單,而他被注射抗敏針劑之後又對針劑產生過敏,反覆循環。當他看到腫的比仙人掌還大的Jim,他忍下拍照留念的衝動開始一環一環的解開他身上的過敏反應。事實證明,儘管Jim時不時的聲稱他絕對在『宇宙恨我』清單的前幾名,但James Tenacious Kirk還是頑強的留在宇宙中殘害世界。 

 

打從他治好了Jim身上第一個酒吧鬥毆的傷口,Jim就沒有停消過的吵著說等他成為艦長他要來當他的首席醫官。Leonard從來就是當耳邊風聽過。不是他不相信Jim,Jim是注定在活在太空的,他很清楚這點,他不相信的是自己。他不相信自己真能上太空,艦隊裡多的是一堆沒去過太空的廢物,而他不介意自己成為廢物的一員。即使他真的克服太空恐懼症好了,他也不覺得自己耐煩成天為了升官汲汲營營。 

 

Spock讓他成為CMO,而他不忍心告訴Jim他不是作CMO的料。他只是等著,等著自己被其他人幹掉。 

 

這一天遲遲沒有到來。 

 

真的開始執行任務後,他沒有一天不是在昏天暗地中渡過的。Jim本身就自帶麻煩吸引裝置,他走過的地方不爆發點事故好像事情就不能成似的。而Spock的存在無疑是加劇了這一切。他可沒瞎,這個口口聲聲說自己沒感情的邏輯星人,一旦瘋起來連小瘋子Jim都招架不住。每一天,他的每個細胞都充滿了工作,讓他無暇去顧及其他的事情。他一度以為艦上的所有人都和他一樣忙的沒有日常,沒有時間思考除了活下去和讓別人活下去以外的事。直到後來他才知道,是Spock避免了這一切的發生。 

 

……真是受寵若驚,他不確定是一個護短的瓦肯人更不合邏輯,還是一個瞞著大家秘密行事的瓦肯人。 

 

總之,這個號稱沒有感情(尖耳朵作為人類我們很懂什麼叫作眼淚)、不說謊(只會暗示、誤導、和模糊)的外星人,他的感情解讀障礙似乎只發生在Jim和自己身上。對於他人的野心、爭執卻總能用他敏銳的瓦肯巫術發覺,然後事先處理掉。Jim是相當注重團隊氣氛的領導人,而他的經歷也讓他能夠輕易的查覺人與人之間的異常。但他是艦長,他的這個雷達多半用在與艦隊司令部和企業號高層軍官間就已經消耗殆盡,很難有多餘的部分去注意到其他。但Spock,一個一天只睡三小時的種族,比人類多出太多太多的時間來觀察這些,並在事件爆發前將其解決。 

 

他身邊只有一個瓦肯樣本,他不確定是所有的瓦肯人都會這麼做,還是這些都是基於他人類的那一半。他只知道,現在全星聯大約找不出比他更了解瓦肯生理的人類,畢竟Spock也不是什麼安分守己的兔子,受傷、到處胡搞瞎搞什麼的更是層出不窮。要不是怕大地精們集體報復他(別說報復不合邏輯,你們就是會),他甚至覺得他可以在學院開個瓦肯生理學課程,保證沒有那麼多神神秘密。而且自從有了Spock,世界上知道Jim所有過敏源的人又多了一個,這讓Jim在離艦任務中過敏的機率有效的減少了。他通常不願意出離艦任務,見鬼的他才不會主動去碰傳送台,而Jim就三歲,他沒辦法制止自己的手到處亂摸,此時Spock就成了有效的標準線,讓Jim遠離過敏源。 

 

等他回過神來,他們已經一起走過這麼多的路了。曾經,他以為在他細胞中喧騰的是工作,而不知何時,他細胞中卻是充滿了企業號。 

 

Jim提到自己對深空的迷惘,他知道Jim考慮過接受升職。如果企業號沒了Jim,他還願意留下嗎?Leonard在約克鎮的酒吧他反覆自問,卻得不出結論。這些東西,企業號、Spock,一部分的他不肯承認,在這個過程中,他已經愛上了這片星空。 

 

最後他想,如果Spock接下艦長,也許他可以繼續留在企業號上。 

 

 

 

-Spock‧關於企業號 

 

 

瓦肯人不說謊。 

 

這是信奉邏輯的瓦肯人遵守的教條之一。Spock從小受瓦肯教育,在純粹邏輯的薰陶下,他對此深信不疑。在瓦肯,欺騙行為幾乎不存在。直到他到了人類中生活,他才真實的體會到何謂謊言。過去,他多半將謊言與犯罪行為連結,認為若非從事非法或不道德的活動,怎會需要謊言的遮蓋。而在地球,他見識到了謊言的不同型態。人類可以為了任何理由撒謊,有時甚至無關法律或是道德,他們就是這麼做了。引用Dr. McCoy所言,人類打出生起就是騙子,連嬰兒都會為了想抱抱而假哭,更何況這群崽子長大? 

 

騙子也是他最初對Kirk的印象之一。在他眼中,作弊無疑就是說謊的一種,以不正當的手段獲取不當得的成績。當然在Narada事件後他對此有了更開闊的見解。測驗的本質是體會死亡的恐懼,Kirk並非因為不理解才作弊,而是在他徹底理解後對命運做出的反擊。他看著他奔跑、戰鬥、無畏,才明白也許他應該對此有新的解釋。在這個事件中,是Kirk為他上了一課。 

 

年老的自己勸慰自己留在艦隊,據他所言,這會定義他們兩個。彼時他對Kirk還沒有更多的想法,儘管他在企業號上的表現令人驚艷,並帶給自己全新的觀點,但僅此而已。那時的他還沒辦法很好的解讀自己的情緒,只是按照他說的,追隨自己的心,很久以後,他才理解『追隨自己的心』便是一切的源頭。 

 

回到企業號是他第二個追隨自己的心做的決定,Pike艦長是一位相當值得信任的長官,但他現在無法出外勤只能轉做地面文職。成為Kirk的大副……他確定有92.56%的機率他們會爭吵,並且根據Kirk與自己的分歧,有87.45%的機率會以他或Kirk其中一人離開企業號做為結局。這不是一個理想的工作環境和結果,符合邏輯的選擇是留在地面等待更合適的工作環境。但,企業號上似乎有某種魔力(他為自己使用了這麼人類的說法感到困惑),讓他覺得自己唯一的位置便是此地。 

 

他加入了,首先見識到的便是Jim吸引麻煩的能力。Spock對此反覆的檢討。Jim的決定雖然不見得符合邏輯,但就算他真的做了合邏輯的決定,他們任務節外生枝的機率依就高達72.39%,不合邏輯。其次,為了應付他們面對的危機,Kirk艦長不得不面不改色的到處說謊,對敵人對友邦對司令部,誇張吹牛誤導,讓Spock重新認知到標準語的深奧。而面對這些謊言,他從一開始的不適到後來的接受,他不禁感嘆自己人類的那面真強大。他深知若非Jim的謊言,他們早已在太空成為塵埃。 

 

過去的他會認為謊言之下帶來的和平也是虛假的,在永恆中不存在價值。然而面對死亡的恐懼,這些似乎都變的不值一提。 

 

他們被稱為艦隊中最好的指揮組合,Jim聽到後只是一笑置之,而他明白這笑容背後的意義。沒有什麼『指揮組合』,這從來就不是什麼個人或是雙人榮耀,一直以來都只有『企業號團隊』,也只會有這個。企業號的任一成員到了其他艦上也是同樣優異,但仍不及他們被放在這個團隊當中。 

 

瓦肯人不會開心,但Spock知道,若是他肯誠實的面對自己的內心,他的心會告訴他這是一段快樂的日子。和Jim下棋的時光;和Leonard辯論的日常;和Nyota合奏的點滴;和Hikaru對練的片段……太多了,多得他無法一一細數。在這些快樂之下,理智也不斷的發出微小的聲音,他該回新瓦肯,他有他應盡的責任,而他充耳不聞。 

 

然後Spock大使過世了。 

 

這讓他不得不正視這個問題,邏輯的聲音歸位,他才驚覺這些年的這些快樂,其實都是他借來的,從Spock大使那預支過來的。年長的他在7年前說,現在有兩個Spock,新瓦肯有我,所以你可以留在艦隊。如今只有一個了,所以他必須回去。霎那間,他明白了『追隨自己的心』是什麼。 

 

那是自由。 

 

他自由的選擇從事的工作、工作環境、工作內容,自由的選擇成為什麼,瓦肯人、人類、半瓦肯半人類。這些標籤在企業號上都不重要,他只消做為S'chn T'gai Spock即可。企業號,就是自由。 

 

他尚且找不到時機和Jim開口,但他告訴了醫生,不意外的受到慣常的嘲諷。這是舒適的,因為他們本該如此。隨後又發揮了他醫者的本性安慰他。他渴望如Spock大使一般充實,接手他的工作是符合邏輯的。但他人類的那部分卻在哀嚎。這事本來就無任何妥協的可能,他只是必須做出最大益處的那個決定。他試圖安撫自己心中的哀鳴,告訴自己之後就會好的,這是符合邏輯的,但他知道他畢生都會為此悔恨惆悵。 

 

醫生說,Jim沒了你該怎麼辦。他想告訴醫生,Jim會很好,因為他有你。但醫生隨後又說,自己的存在無足輕重。 

 

不,不是的,Jim沒了你該怎麼辦?誰來為他尋找他未知過敏源的解藥?誰來與他一同醉入那些不堪的過去?誰來讓他無憂的到地面上探索,因為他知道你永遠都會是他堅強的後盾? 

 

那一刻他笑了,原來他們是如此的相似,都是彼此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環,卻都認為對方更重要。瓦肯人與人類的差距在哪裡?我們都是一樣的。 

 

表面上他不可能鬆口,但他知道自己有多享受與Leonard辯論的時刻。他是少數能跟上他思維的人類,卻又與Jim截然不同。過去的日子在眼前晃動,話語凝結在舌尖上,濃度太高而無法成言,最後化為笑聲。 

 

最適合他們的位置,不是地面,不是企業號,而是彼此身邊。 


TBC


很煩  這字數一直爆一直爆  但我真的寫長篇的時候感覺字數又不足....

我有個毛病  就是寫文如果不先手寫就沒靈感

但這樣超浪費時間阿.....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2)
热度(33)
©語夢飛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