語夢飛羽

現在是一條鹹魚
插畫/小說/雜七雜八
現在是star trek
歡迎拍打餵食
AO3:FlyFeather

【AOS】五次那不算接吻,一次他們接吻(SK) I

Jim看著眼前蓊鬱蒼翠的樹林,艷麗嬌嫩的花朵五彩繽紛的綻放著,一旁的科考小隊正在採集活體樣本。這是一顆之前未曾被探測到的M級星球,根據Spock的掃描結果,這顆行星尚未發展出類人生物,因此提供了探勘小隊很大的空間來研究此地的生態和物種。

 

很好,Jim滿意地點點頭,這應該不會出甚麼大事,又可以平安的度過一天,我又可以吃漢堡了。想到這,Jim臉上的笑容又更深了,他和McCoy打了個賭,其實更像是做了個交易。只要Jim可以讓企業號安穩的、沒有任何意外、驚喜、莫名交火或外交變故的過一天,醫生就不會來干涉他的飲食;相反的,要釋出了某種可避免的意外(Bones的原話是『如果你和大地精成熟點別老毛毛躁躁就能好好過』),那Jim就要接受醫生的飲食控制一個月,不得抱怨。當然,可不可避免完全是Bones說了算。這根本一點都不公平,Jim忿忿的想,我才是艦長,而且要是可以避免誰會選擇發生意外?生氣歸生氣,Jim只能無奈的接受,因為顯然,首席醫官有對複製機的最高權限,而McCoy也將濫用職權發揮得淋漓盡致。他宣告如果艦上有任何人,或任何物種膽敢在艦長被飲食控制的時候他拿不能吃不該吃的食物給他,McCoy發自內心的建議他們最好三個月內都別受傷生病或發生任何需要到醫療灣的事情,因為他會讓他們後悔上了這艘船

 

為什麼大家都聽Bones的不聽我的,Jim踢著地上的石子,在艦橋Spock老對我大小聲(最好是瓦肯人不會大小聲,去他的瓦肯),在輪機室Scotty也總是頤指氣使的,Uhura更是老是用一種看鼻涕蟲的眼神看我,最近連最可愛的Chekov都跟Sulu一起嘲笑我。當我瞎了嗎?你們坐在我前面耶!我雖然聽不到你們說甚麼,但肯定不是什麼好話。Jim覺得自己這個艦長當的真窩囊。

 

「Captain。」

 

Spock的叫喚令Jim從自己沉思的小世界中醒過來,他看向他咖啡色的眼睛,「資料蒐集得如何,Mr. Spock?」

 

「根據我們初步的探查,這顆行星的生態系統和地球有85.67%的相似度,雖然物種不一樣,但其中有67.29%的碳基生物;另外,此地也具備完善的氣候多樣性,能夠模擬出符合人類生存的環境。」Spock一絲不苟的說。

 

要是所有人都具備Spock這種簡潔報告的能力就好了,Jim想著堆在他桌上各種語焉不詳的報告,「你覺得這裡有被開發成殖民地的可能性嗎?」

 

「目前還無法做出樣的的推斷,但若所有的數據都朝著預期的方向推進,這顆行星……」

 

他們的注意力都被一陣不尋常的地面震動打斷,Jim快速走動張望著尋找異常的發生原因,Spock則朝探勘小組的位置前進,打開通訊器呼叫他們提高警覺並聚集在一起。

 

視野中的光線在霎那間銳減,一個龐然大物突然籠罩在他們上方。Jim看著離自己已經有段距離,正巧在怪物中心的Spock,所有的想法在他腦中褪去,本能控制了他。他朝Spock的方向跑去,腎上腺素在他體內堆疊,令Jim達到了未曾達到的速度,要把Spock推開,要保護他,不能讓我的艦員/大副/好友受傷。

 

不能讓我的艦員/大副/好友受傷。

 

思想的核心在Jim的身體中凝成一股力量,讓他成功的撲倒了密度是人類三倍的瓦肯人,令他偏離了怪物的攻擊範圍。他們的肢體全然貼在一起,但Jim沒空理會,他朝通訊器大吼,「Beam us up,Scotty,NOW!!」

 

在他們成功的被金色的光圈環繞,傳送上艦時,Jims腦中只剩下一個想法,我又要被飲食控制一個月了。

 

***

 

Jim剛下了Alpha班,McCoy便罵咧咧得把他拽到醫療灣。說實話他逃了這麼多體檢,以至於到現在如果Bones說他沒體檢要補檢,他也搞不清楚到底是真是假。但學院三年,艦上兩年的日子早已讓他明白,千萬別在醫療領域和McCoy明著對幹,絕對不會有好果子吃,被抓到時先裝乖巧準沒錯。

 

McCoy把Jim安置在生物床上,拿起三錄儀上下掃描,嘴中碎念著,「我早就知道你們總有一天會搞起來,Jim你沒對甚麼瓦肯老二或瓦肯體液過敏吧?」

 

Jim深深的嚇到了,「什麼?什麼搞起來?我沒跟任何人亂搞好不好!」

 

McCoy停下手上的動作,挑起一邊的眉毛。Jim之到這是Bones的家長臉,明明自己啥都沒做,但只要看到這張臉,他就會下意識得開始反省自己最近的行為。

 

「別說謊,Jim,你沒和大地精搞上嗎?」McCoy用上他的審問口氣,滿臉不信得打量他。

 

「我沒有,」即使他是如此純潔,Jim面對這個審問口氣還是在心中縮瑟了一下,反射動作,他隨即又底氣十足的否認,「我和Spock?認真的?Spock看上去像是會跟任何人搞在一起嗎?」

 

「他和Uhura交往過,別轉移話題Kid,」Jim覺得McCoy不去做審訊官實在太埋沒人才了,「整艘船的人都知道你們接吻了。」

 

「我跟Spock?接吻?」Jim丈二金剛摸不著腦袋,「甚麼時候的事?如果有我一定會記得的。」

 

McCoy一反常態的一句話也沒說,彷彿在確認他的反應到底是真的還是在裝傻,最後他拿起旁邊的Padd叫出一張照片給他看。

 

Jim仔細的看著這張照片,那照片中的人,照片中的景,照片中的姿勢,操這不是稍早的他跟Spock嗎?

 

「你還有甚麼要說的嗎?」McCoy問,「估計全艦都知道了。」

 

「什麼?全艦?!」這艘艦難道是八卦小隊嗎?Jim在心中咒罵著,到底是誰拍的照片,當時他緊張得要死生怕會有人出岔子,結果他們居然有這閒功夫拍他跟Spock的照片?而且現在還傳的全艦都知道了?「Bones,拜託,你也聽到那通訊器了,那時候有個怪物朝Spock衝過去,我不把他推開估計他現在都沒法活著,只是力道太大我也跌倒了。說真的,這照片這麼模糊,你哪個眼睛看到我們接吻了?」Jim露出狗狗眼,希望Bones不要再在這上面窮追不捨。

 

「我兩個眼睛都看見了。」McCoy毫不留情的說,「我可沒瞎,你和大地精一天到晚眉來眼去……」

 

「我們哪有眉來眼去?」Jim嚷嚷著,心思卻飄到剛剛的任務上,到底,他們那時候有沒有碰在一起呢?

 

McCoy給他的回應是在他脖子上狠狠來了一針。

 

「噢!Bones,為什麼!!」Jim痛得大叫。

 

McCoy猙獰的笑著,「為你有一天會跟他搞起來。」

 

Jim看McCoy 又在準備其他疑似乎要用在他身上的針劑,顧不上跟他抗議,連忙不斷澄清,「Bones,我們真的沒有......」

 

在Jim承諾了不知道多少根本不會兌現的會準時來體檢,還有如果他真的跟Spock搞上之後一定會第一時間讓他知道,會帶著他的小屁股來檢查,McCoy才放他走。

 

在回自己艙房的路上,Jim反覆思索,他那時候到底有沒有碰到Spock的嘴唇。那個場景那麼混亂,他滿腦子都只想著要趕快讓Scotty把他們傳送上艦,他不能讓他的艦員受傷。他知道自己對這些艦員有種病態的保護欲,就像Bones說的,這個太空中充滿了未知的病毒及危險,在接受任務的時候他自己和他的艦員都明白這個危險性,也都是自願參加的。但他就是沒辦法,沒辦法像一些只顧自己的混蛋一樣看著自己的艦員受傷死去。每當這些事情發生時,他幾乎都有無法自拔的悔恨;每當他必須寫下殉職通知書時,恐惡幾乎將他逼得沒有退路。他知道這樣的重量是一個艦長不該有的,事實上艦長應該要更以大局為重,而不是鑽牛角尖。早些日子他還差點因為這個導致心理評測過不了關。但他是誰,Jim Kirk,連小林丸號都能通過的王者,說他是作弊之王絕對不為過,在評測上他已經能夠很好的掌握回答的尺度,但這並沒有減輕他的負擔。

 

思及至此,他便覺得這一切都不重要了。碰到Spock的嘴唇又怎樣?他們之間就是單純的朋友,他撲倒他只是為了救他,一點不純潔的心思都沒有。

 

當他正要進入自己的艙房時,Spock在門口,看上去剛從實驗室回來。

 

「Spock。」

 

「Captain。」Spock回應他。

 

「是Jim,我們都下班了。」Jim堅持。

 

「Captain,我要為我的失誤道歉,」Spock沒有理會Jim的要求,「我錯誤的判斷該星球的狀況導致整個小隊都處在危機之中……」

 

「Spock,」Jim打斷他,「這沒甚麼,我們都會犯錯,你不可能真的模擬出每種狀況,你已經做了所有你能做的了。而且,我們也沒有人員傷亡。」

 

「這依然……」Spock還想說,但Jim揮揮手。

 

「別太自責,我知道瓦肯人有多優秀,而且覺得自己一定要像電腦一樣精準,可悲的完美主義,但你們還是有極限。」

 

「否定的,瓦肯人並不會可悲的完美主義。Captain你只是基於我這個樣本就推斷整個種族的個性是不合邏輯的,瓦肯人追求邏輯和精準,但我們依舊是不同的個體。」

 

Jim成功的轉移了Spock在這件事上的愧疚,他感受到了小小的勝利。「好,我知道了,Mr. Spock,我為我的失禮道歉,」Jim笑著說,「做為賠禮,我會在今晚的棋局上放點水的。」

 

「放水是不合邏輯的……」

 

「Captain Kirk,司令部要求立刻視訊。」Uhura甜美的聲音從廣播中傳來。

 

「我馬上過去。」Jim走到離他最近的通訊機說,接著轉向Spock,「看來我們只好把我們的棋局延後了。」



TBC


我只想寫個短小的5+1  殊不知1就已經爆成這樣......

而且我真的專注想寫SK  但Bones的戲份怎麼比Spock還多....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5)
热度(68)
©語夢飛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