語夢飛羽

現在是一條鹹魚
插畫/小說/雜七雜八
現在是star trek
歡迎拍打餵食
AO3:FlyFeather

【盾鐵】恐慌症

Tony在實驗室猛然站起來,跌跌撞撞地朝門口奔去,他聽到了一些稀哩嘩啦的聲音,他肯定是撞到了什麼,但是他不在乎。接著他才發現他下意識的屏住了呼吸,然後大口大口的喘著氣。

 

「Sir,你需要幫助嗎?」Jarvis的聲音從揚聲器中傳出來,語氣中透著擔心。

 

「不……」Tony閉上雙眼,靠著實驗室的桌子緩緩滑落至地面,他仰起頭,不住地顫抖,「就是……幫我拿瓶酒來……」

 

一陣玻璃碎裂的聲音從不遠處響起,接著Dummy拿著一個只剩瓶頸的酒瓶滑過來,Tony甚至不確定那是否還能被稱為酒瓶,總之,裡面是一滴酒都沒有了。

 

「OK,去把你弄亂的地方清乾淨……你知道嗎?算了,你還是到旁邊乖乖待著就好了。」Tony疲倦的說。Dummy咕滴咕滴地滑走了。

 

Tony知道自己為什麼會這樣,他的恐慌症又發作了。他剛剛不住地想到,要是洛基又帶著那群大軍出現,他們要拿什麼去對抗他們。新的武器還沒有開發完成,而他們上次的勝利就連他自己都覺得是僥倖跟運氣比較多,他不知道……

 

「Tony,你還好嗎?」有人正大力地拍著實驗室的玻璃,那是Steve,「我聽Jarvis說你好像有點狀況……」

 

「叛徒!」Tony向上瞪了一眼,「我不是說我不需要幫助嗎?」

 

「Sir,由於我掃描了您的生物體徵,我判斷您會需要協助,所以我通知了唯一在大廈中的Cap。」Jarvis毫無愧疚地說,「有鑑於上次Ms.Potts叮嚀我一定要找人照看著您,我認為做出這樣的處理是恰當的。」

 

「你這個叛徒!」Tony咬牙切齒地對Jarvis說,接著深吸了幾口氣,試圖讓自己的呼吸趨於平穩,然後用自己目前最正常的語氣大聲地說,「我很好,Cap。」

 

門外的Steve聽到Tony的聲音之後皺起了眉,「聽起來不像……Tony你在哪裡?」

 

Tony試圖讓自己站起來,好讓Steve可以看到自己,這樣他應該就會離開了。但是自己的雙腿卻不聽使喚,只是徒勞的在地板上空蹬了幾下,他氣惱的拍了旁邊的櫃子,接著說,「我真的沒事,你回去忙你的吧。」

 

「不,Tony。」Steve異常堅持,「Jarvis,請問你可以幫我把門打開嗎?」

 

「樂意之至,Cap。」

 

「不──!」

 

Jarvis的聲音和Tony的尖叫同時響起,但是門還是滑開了。

 

好,今天絕對是『全世界都要跟Tony Stark作對』的日子,而且最大的幕後黑手還是自己的電子管家。Tony兩手一攤,「Whatever……」他小聲地說。

 

「Tony,你還好嗎?」一抹湛藍就這樣闖進他的視線中,Steve關心的問。

 

Tony努力地撐起笑容,但他不用照鏡子也知道現在自己臉上的表情有多難看。

 

「我……」

 

「我扶你到那邊的沙發上。」沒等到他的回答,Steve擅自把Tony的手臂繞在自己的肩膀上,把他帶到沙發上休息。

 

Tony在沙發上,他實在不知道要怎麼面對Steve,畢竟他們之間的相處除了『不對盤』這三個字之外他找不到更好的形容詞來形容。永無止境的爭吵與分岐總是在他們中間,沒錯他就是沒辦法跟人好好相處,怎麼樣?他還是那個億萬富翁,只是他基於某種腦抽的原因邀了一群非人類住在自己家裡,而他現在開始後悔這個決定……

 

「喝了它。」Steve的聲音打斷了Tony神遊的思緒,他幫他倒了一杯水。

 

「謝謝。」Tony接過那杯水,胡亂地把他吞進喉嚨中。

 

「小心嗆到。」Steve看著他喝水的樣子不禁提醒他。

 

Tony長吁了一口氣,然後抬眼看著Steve,「So, what now?」

 

「What?」Steve不解地看著Tony。

 

「Nothing,」Tony覺得異常的疲倦,即使只是跟Steve說話,他現在只想一個人靜靜,「Just……leave me alone……」

 

Steve沒有離開,也沒有做出其他動作,只是靜靜的看著他。

 

「Tony,你知道,不論發生什麼事,我們都會在這裡。」

 

「一直在這裡。」

 

Tony閉上眼,他不確定自己現在需要什麼,但是他聽到自己的聲音說:「好,你可以留下。」

 

他感受到身旁的沙發陷了下去,Steve坐在他旁邊,他可以感受到他的體溫,他的熱度。

 

他不自覺地朝Steve的方向靠過去,接著陷入沉沉的睡眠中。

 

這是他近日以來唯一的好覺。

Fin.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热度(35)
©語夢飛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