語夢飛羽

現在是一條鹹魚
插畫/小說/雜七雜八
現在是star trek
歡迎拍打餵食
AO3:FlyFeather

【AOS】生日快樂 上(鐵三角個人向)

-Jim‧關於生日


James Tiberius kirk不喜歡過生日。

曾經,在他年幼時,他也像一般的孩子一樣渴望生日的到來。然而現實是個婊子,任何一個生日與自己爸爸忌日在同一天的孩子估計都得不到太好的生日派對。說實話他對此沒個底,畢竟他沒有太多的樣本數據來支持這個論點。六歲以前,他對生日的概念挺模糊,他甚至搞不太清楚他的生日確切是哪天,但他相信一年之中Winona喝得最醉,最把自己釀在酒精裡的那天應該就是他的生日。六歲之後因為上學他確實記住了這個日期,從此以後他再也沒在生日這天看到Winona,因為她再婚了,一年能見到她兩次已是萬幸,更何況是他生日這天。Frank,想也知道他不可能去在意Jim的生日。說真的,他真的知道是哪天嗎?

愛荷華是個鄉野小鎮,某種角度看起來彷彿與世隔絕一般。很久以後,Jim才知道在他生日這天,在George Kirk拯救了八百人這天,像舊金山這樣的大城市是會有緬懷活動的。當Jim還在愛荷華時,他只需要知道自己生日這天是假日,還是他爸爸的忌日,而且沒人在意,這樣就夠了。等他到了星艦學院讀書,這些活動令他生日難以忍受的程度倍增了不少,這也是Jim在舊金山時會想念愛荷華的寥寥時刻。

他從不提生日,但總有人想打探,他明白他的同學是善意,他只是沒辦法忍受。Kirk這個姓沒有那麼常見也沒那麼少見,但又不是真的每個人都把kelvin號事件當回事,若非刻意查找,其實他的同學們也不見得有把他跟他爸連在一起。而托Frank的福,他從小就很懂得不留痕跡的隱瞞和轉移話題,因此即使他真的被迫面對這個問題,他也有辦法完美的迴避。

不過,事情總有例外,說真的他也不懂為什麼緊急聯絡人的表格上需要填上生日,明明八竿子打不著。但Bones需要緊急聯絡人,Bones是他少數不想說謊的對象之一,至少不是在這件事上,所以他誠實以告。

Bones聽完後只是哼了一聲,Jim相信憑Bones的敏銳和智力已經把這兩件事連在一起了,但他什麼都沒說,只是默默地把表格填完然後送出,彷彿他們剛剛的對話不過是Bones問了他要不要一起去圖書館這樣稀鬆平常的問題。

他很感激這一切,他們都有自己不願面對的過去,而Bones非常懂得尊重這個界線。

但從此以後,在他生日這天,他起床時都能看到已經準備好的早餐和帶有Bones暴躁口吻的紙條

這就是那個南方口音的暴躁男人所表現出來的溫柔,而Jim欣然接受。



-Leonard‧關於緊急聯絡人


他覺得自己就不該申請什麼操蛋的星艦學院。要不是他那時真的太醉而Pike真的是個說服人的高手,他怎麼可能答應?更何況,那天是他的小Jo、他的小天使的生日,而他卻不能與她相聚,這真的太難熬了,他甚至幾度就想讓自己直接昏死在酒精裡吧。他是個醫生,他知道要怎麼做。

然後Pike出現,他至今仍搞不清楚他到底說了什麼說服他,他甚至不知道他怎麼會出現在他身邊。然後他想,反正伸頭也是一刀縮頭也是一刀,今天他醉死在這個破酒吧,明天他死在某種不知名的太空細菌下,其實都是一樣的。星艦學院很忙,或許他能為此忘記傷痛,填滿什麼。

然後他收到了該死的緊急聯絡人表格。

作為一個醫生,他非常清楚這玩意的必要性;但作為Leonard McCoy,他痛恨這一切的必要性。父母雙亡,早年他的緊急聯絡人一向是寫Jocelyn,但現在?他甚至懷疑Jocelyn接到電話後會不會直接掛斷。如今在此,他真的是個一無所有的人。

但這是一張必填的表格,而事實上沒有人會去驗證表格的真實性。

他依舊填了Jocelyn的名字,但電話是他瞎掰的,姓和生日也是。他前妻恨他,他也不徬徨多讓。這不代表他覺得這時候可以帶給Jocelyn一坨屎。星艦學院需要一個名字,他就給他們一個名字。如果他真的遭遇不幸......那就當作命中注定。唯一的遺憾就是他不能再見到他的小Jo了。

沒過多久,他的人生就正式的和一個叫Jim Kirk的金髮生物糾纏在一起了。他不明白為什麼只要這小鬼一發生甚麼事,所有人都前仆後繼的來通知他。小事到,他在課堂上又和哪個同學起了衝突吵起來;大事到,他又讓自己過敏昏迷在醫務室。Damn it,難道他看起來像他爸爸嗎?這種事情告訴他幹嘛?小鬼頭跟同學吵架就讓他自己忙活去吧,過敏昏迷這種事不是應該要通知緊急聯絡人嗎?

在一旁的Chapel護士聽了他小聲的嘟囔後,她說,我們聯絡了他學院資料裡填寫的緊急聯絡人,那是空號。

Leonard愣住,這死小鬼居然做了跟他一樣的事。

但你是他通訊器裡面的緊急聯絡人。Chapel在後面補上一句。

Damn it.

作為回報,他把自己的學院資料叫出來打算改成Jim的名字。把室友設為緊急聯絡人雖然不多見,卻也不是史無前例。事實上,如果Leonard真的讓自己陷入了需要聯絡緊急聯絡人的地步(他是覺得不太可能,他又不是Jim那樣到處惹是生非的小鬼),他沒辦法自己做決定的時候,他確實希望這個決定可以由Jim來幫他做。

他看著螢幕上緊急聯絡人上的生日欄位,隨口問Jim,連視線都沒離開過螢幕。他以為這是一個平常不過的問題,說真的做了一年多的室友卻不知道對方生日,某部分而言算是自己社交失敗,但又不是說自己真在乎這回事。然而,寢室那一頭的Jim卻可疑的沉默了。這時他才轉過頭,打量著沉著一張臉的Jim。正當他想放棄反正生日這個欄位也不是那麼重要時,Jim給了他一個日期。

Leonard太了解Jim了。儘管Jim是個說謊高手(說他說謊或許不那麼公平,應該說是迴避或隱藏更貼切),但他是一個醫生,如果他無法判斷病人是不是在說謊或是隱瞞病痛,他就也無法成為一個好醫生。他知道,Jim沒說謊。

他知道這個日期,地球人都知道,雖然二十多年過去了,但這是一個放假的節日,所以有效的延長了人們對這個事件的記憶。他只用了一秒就把整件事串在一起,Leonard甚麼都沒說,只是哼了一聲,所以他不知道對方生日跟自己的社交能力根本無關。

送出資料後Leonard又回去做自己的事,他就在這,小鬼頭想說或是想喝醉他會自己過來的,如果他好好說的話,或許自己可以拿出珍藏的波本招待他一下。



-Spock‧關於生日


瓦肯人不慶祝生日。

為了一個無特殊貢獻的個體慶祝期誕生是不合邏輯的,這只是盲目的提高個人虛榮並且把金錢和物質浪費在所謂送禮上,這並非提供物質需求的有效方式。

兒時的他曾為此與母親爭辯過,母親只是一如既往的溫柔笑著,並告知他這是地球習俗,無關乎貢獻或邏輯。對於當時年幼、一心嚮往成為完全瓦肯人的他,在那個當下所感受到的只有抵抗,而父親只是站在一旁默許了母親不合邏輯的舉動。Spock知道自己如果再拒絕的話母親會感到難過,而讓母親不愉快是不合邏輯的,於是他接受了這樣每年一次的小小慶祝。

隨著時間的流逝,他越發能理解母親的舉動。他把這歸功於他加入艦隊後長年於地球生活,了解他們文化的內涵,同時,他本身也更願意面對自己人類的那面,他知道自己永遠不可能成為完全的瓦肯人,也永遠不會是一個地球人,他就是獨一無二的個體。

這並沒有改變他自身的習慣。

當然,企業號上時不時就會有慶生會的存在。這是一艘有四百多人的艦船,以機率來說的話在標準年之下,每天都有不同的人生日是符合邏輯的。Kirk艦長對此採取寬容的態度,只要在不影響工作的情況下,艦員可以自行調整班次或與他人進行協調,借用企業號上的娛樂場地來進行派對。作為艦橋成員及首席科學官,他自己本身也經常接到邀請,參與各種不同種族或民族的生日活動。他的同事也相當尊重他本身不慶祝生日的習慣。卻不妨礙他每年都會收到來自同事的好意贈禮。多年來的經驗讓他知道,對於其他送禮的種族來說,收下才是符合邏輯的行為。

某種程度上,他也觀察到了Kirk艦長從未有過任何一個屬於自己的生日會。他錯誤的以為是由於艦長的資料權限太高以至於其他艦員無法得知日期,但當他詢問Dr.McCoy時,醫生瞇起眼凝視了他一會。彼時他們還稱不上摯友,但也已經越過了那段不斷反駁彼此、為反對而反對的時候了,然而醫生的表現實在不算友善。

最後醫生只是簡單的說,Jim不過生日,他不喜歡,忽略就好了。Spock試圖追問其中緣由時,醫生只是挑眉讓他想想他曾經在聽證會上說過甚麼。

醫生隱晦的提醒才讓他想起了,對於Jim Kirk這個個體來說,這個日期代表的遠比生日多多了。

Spock知道此時遵從醫生的建議忽略Jim的生日是符合邏輯的,有鑑於醫生是完全的人類,他比Spock更懂得人類的心理,並且他也是艦長的至交,他應該是整艘船上最了解艦長的人。但他心中卻有種不能言喻的堵塞感。


TBC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9)
热度(34)
©語夢飛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