語夢飛羽

現在是一條鹹魚
插畫/小說/雜七雜八
現在是star trek
歡迎拍打餵食
AO3:FlyFeather

【AOS】五次大家覺得他們有鬼,一次確定他們有鬼(SK)

五次大家覺得他們有鬼,一次確定他們有鬼

1.        Mccoy

「你怎麼這麼高興?」Mccoy和Jim一起走在學院的階梯上,他的室友兼小鬼兼pain in the ass臉上帶著的笑容讓他有點不安。他太懂Jim了,這種笑容通常是某種惹事的信號,而最後的結局多半代表他會在大半夜接到天殺的電話叫他把渾身是傷的Jim從各種詭異的地方接回去。 

Damn it,我是醫生,不是保母。

「我不知道你在說甚麼。」Jim泰然自若地說。

「是阿我也不覺得你知道。」Mccoy咕噥的說。你在裝啊在裝嘛,Mccoy看著他到處亂調情只是翻了個白眼。這時候他就會痛恨自己糟糕的人生抉擇能力,他一直覺得Jocelyn會一直佔據這個『糟糕選擇清單』的第一名,直到他在星聯招募穿梭機上選擇坐在Jim旁邊,Jocelyn的名次迅速滑落。

「我要再去做一次小林丸號測試。」Jim突兀的宣布。

Mccoy皺起眉,這玩意他已經做了兩次了,是要做幾次?首先,Jim在自取其辱,沒人通過這個瓦肯人設計的鬼測試;其次,Jim要做就表示他會帶上他這個室友兼保母。

Jim拍拍他,告訴Mccoy他要去讀書了。

Study my ass,我信你才有鬼。

他知道Jim體內有某種叛逆因子,大家越是覺得不可能他越要去碰碰看。就像是被大人告誡不要玩火的小孩,越是被禁止他越是想嘗試。差別只在於這個小孩已經二十歲,而且被燒過之後好像沒有痛覺神經想被多燒幾次。

出於某種怪異的直覺,他覺得這件事百分之百跟那個瓦肯人有關。Mccoy其實對這個瓦肯人不太清楚,畢竟醫學院的課本身就已經又多又廣又雜,而且專精,大部分的醫學生都沒有太多的時間去涉獵其他學院的課。但是,Jim作為一個嘰嘰喳喳的小屁孩,在房間裡時不時地就會提到這個人。Spock今天講的課怎樣又怎樣,Spock出了一個作業他要去完成它,為什麼學院裡有這麼多女生喜歡Spock。聽了這麼多他只想問見鬼的Jim你難道只修Spock的課嗎?怎麼沒聽你說過其他的課?

Mccoy決定不要繼續想下去,Damn他是醫生不是保母更不是心理治療師,他怕問了之後自己變成需要心理治療的那個。

今日的Mccoy依舊操心著。



2.        Uhura

說真的,她沒喜歡過Jim Kirk。

不是說愛情上的喜歡,是她基本不喜歡這個人。沒錯他真的很聰明,她也不會去聽信學院裡的流言說他是靠著英雄之子的光環才進到學院的,任何有眼睛的人都會知道Jim Kirk絕對是憑著自己的努力才能夠有這樣的成績。

但這不妨礙Uhura討厭他,太輕浮了,看不到一點真心,更何況這個人無時無刻就對自己散發出約嗎約嗎的氣氛。要是他正正經經的想跟自己做個普通朋友,她會答應的。

不過當他們在艦橋,Kirk有條有理的把他的觀點分析給Pike聽後,她不理解為什麼Spock指揮官要把這整件事都歸功給自己,明明是Kirk做的統整不是嗎?

作為一個立志成為語言學家的人,她知道要了解一個語文首先要了解她的文化,所以瓦肯人的血是綠色這對她來基本算是常識。

所以說,眼前這個瓦肯人的臉在綠個甚麼勁啊?

作為一個立志成為語言學家的人,她知道肢體語言是不同人種中非常重要的一環,所以瓦肯人微妙的情緒展現對她來說也算是常識。

所以說,眼前這個瓦肯人在害羞個甚麼勁啊?

今日的Uhura依舊困擾著。



3.        Chekov
今天是Pavel Chekov第一次真正登上一艘星艦,雖然在學院裡面有很多次模擬,但畢竟跟真正在太空中不一樣。

但他想知道,在太空中,艦橋每天都這麼刺激嗎?每天都會有一脫離曲速就發現迎面而來全是星艦碎片,每天都會有原本不能登艦的人衝到艦橋上,每天都會有人突然接上通訊要把艦長擄走嗎?

Pike站起身,雖然不發一語,但顯然已經做出了決定。

這時Jim和Spock指揮官原本的劍拔弩張消失了,他們你一句我一句的勸Pike艦長不要去。如果不是現在情況緊張,Chekov有種電視上兒子與媳婦一起勸著爸爸不要做傻事的感覺。

奇怪,你們剛剛不是還一副恨不得掐死對方的樣子嗎?為什麼現在突然統一戰線口徑一致了?指揮官還說他同意Kirk的發言。

Chekov搖搖頭,甚麼都沒說。這裡誰都比他大,不管是軍階還是年紀,他說甚麼都會被當成小孩子發言的。

但他們真的好奇怪。

今日的Chekov也依舊困惑著。



4.Scott

Scott已經待在艦隊十年,比Kirk的資歷深多了。但他還是願意跟著他闖一闖,反正自己待在織女三也不可能撈到甚麼前途,眼前這個老人和Kirk給了他一個到企業號上機會,讓他可以好好的見識一下銀女士的風姿。這種機會他說甚麼都不會放過的。

從他們的談話中,他知道Kirk打算發動一場政變營救另一個艦長。他沒有深究,終歸來說,他只想試試看而已。

當他們被趕到艦橋上的時候,他真心想知道Kirk到底能不能成功政變,所以他也蓄意的激怒了一下指揮官,告訴指揮官他要隔山觀虎鬥,你們鬥玩了我再看看。然後看著Kirk一字一句的挑釁Spock。

他對這個是沒甚麼意見啦,但是有人講話站這麼近的嗎?挑釁就挑釁,為什麼Kirk你要一直靠近他?還有,瓦肯人不是號稱注重隱私和空間的種族嗎?這個瓦肯人怎麼到現在還沒把Kirk推開讓他離自己遠點說話?

Kirk把自己的臉湊的離Spock更近了,Scott想著要不要推他們一把好讓他們親在一起呢?那一定很有趣。

最後Spock沒推開他,他直接揍了Kirk。

政變成功。

他歡快地叫旁邊的少尉拿條毛巾跟制服給他,然後告訴大家。「我喜歡這艘船,這真刺激。」是我在艦隊這十年裡最刺激的十分鐘了。

今日的Scott依舊興奮著。



5.Sulu

Sulu不討厭Kirk,他在學校就認識他,共修過幾門課,是個聰明、耀眼的傢伙。雖然他們沒說過幾句話,但要認識一個人有時候不需要言語那麼多餘的東西,尤其是當你曾經被對方抱著下墜一起度過生死關頭的那幾秒。

Nero事件後,企業號又重新啟航。Kirk沒有指定大副人選,但Sulu有種預感,等一下就會有個瓦肯人出現在艦橋。

「艦長,請求登艦。」一個清冷的聲音從Sulu身後傳來。

「請求允許。」kirk帶著笑意說。

啊啊出現了,看Kirk臉上的笑容簡直像是開了花一般。Sulu和Chekov對視了一眼,點了個頭。這個艦橋就是泛著股戀愛的臭酸味啊。

今日的Sulu也依舊淡定著。



+1

Jim靜靜的躺在生物床上,臉上的表情顯得非常安詳,是Spock未曾在Jim身上看過的。整個空間靜謐的不像是有Jim kirk存在的地方,畢竟這個人的存在一向都是那麼活力鮮明且繽紛。金色的睫毛在光線下一閃一閃的,如同蝴蝶撲搧著蝶翼般美好。然而,他的雙眼頑強的緊閉著,Spock絕望的想著,他是不是永遠也無法再見到那底下的湛藍雙眼。

就在剛剛,Jim Kirk完美地發揮了他的災難體質,再度把一個簡單的離艦考察任務升級成一個全新的等級。這個星球雖然沒有高智慧生物,但也不是表面上的寧靜。他們的探查小隊意外激怒了當地棲息的原始大型生物,在這些大型生物眼中,他們跟純粹的食物沒有什麼兩樣。更重要的是,相位槍的攻擊對這個生物不起作用,而他們又好巧不巧的遇到了磁場干擾。在工程部解決磁場問題之前,他們唯一能做的就是跑。

在他們終於恢復通訊,可以被傳送到企業號的最後一秒,怪物突然從另一個方位朝一個少尉衝去,Jim看到之後想也沒想就撲向那個中尉,成功的替中尉擋下了攻擊。下一刻,企業號上傳了一個血肉模糊肚破腸流的企業號艦長。

「Jim……」Spock握著Jim了無生氣的手,想著過去在Jim身上的活力。那些憤怒的、喜悅的、憂傷的、期待的,明明近在咫尺,卻是遙不可及,現在全都化為寧靜。

Spock曾經很喜歡寧靜,他認為那是秩序與邏輯的表現,是瓦肯人的信仰中心。

不知道什麼時候,他讓他的生命中加入了Jim Kirk,宇宙中最沒有邏輯的生物,卻也是宇宙中最燦爛的光芒,早在自己意識到之前,心就已經隨他而去。

「我希望……你能回來……我沒辦法想像……失去你……」

瓦肯人用著他一貫清冷的聲音說著,Mccoy在外面看著這一切,默默的拍了好幾張照片。

這個綠血妖怪雖然沒真的做出什麼出格的行動,但他握著Jim的手,這就是瓦肯標準的出格行動了。

Spock沒問,他就沒講。Jim好著呢,只是剛剛自己嫌他太吵不安份賞了他兩支鎮定劑讓他安份點休息,本來連內臟都被怪物拖出來的人就應該要好好躺在床上養傷,不是再到艦橋值一個班次。

Mccoy把照片群發給艦橋組和Scott,讓他們知道他們對其他艦員長久以來的賭局能夠收割了。

對了,還要把照片傳給Pike呢!這老傢伙現在欠他的可不只有保母費了。


Fin


舊文搬運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9)
热度(73)
©語夢飛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