語夢飛羽

現在是一條鹹魚
插畫/小說/雜七雜八
現在是star trek
歡迎拍打餵食
AO3:FlyFeather

【SK】Dream in Scar 03

配對:Spock/Kirk

分級:NC-17

簡介:他們在學院相識、相守、相戀。


   01     02        



明媚的陽光灑落在舊金山的海面上,波光粼粼的海面上映著奧克蘭灣大橋的倒影,徐徐的風吹過,卻吹不散一年四季都滯留在舊金山陸地上的薄霧。Jim下了穿梭機,拉起運動外套的帽子罩住頭,在穿梭機口等著McCoy。他抬頭仰望著晴空,呼吸著濕潤而凝滯的空氣,看著來來往往的人笑著鬧著,這是他夢寐以求的場景。

 

McCoy踉蹌地從穿梭機口下來,看到Jim便吼著說:「你這小混蛋,我嘔嘔嘔嘔嘔嘔嘔——」McCoy沒能完成他的句子就扶著穿梭機的外殼吐了起來。

 

Jim走到他身邊拍著他的背幫他順氣,「我說我們可以直接從愛荷華穿送過來,是你不要的。」

 

「混蛋,我怎麼可能相信這不靠普的機器......」McCoy翻騰的衛終於願意放過他一下子,他睜著他臻綠色的大眼瞪著Jim。

 

Jim舉起手作投降狀,無辜的說:「那我也幫你買暈車藥啦。」

 

McCoy似乎還想說什麼,但湧上喉頭的嘔吐物卻堵住了一切,他又轉頭吐了起來。

 

「好啦好啦,Bones你會喜歡這裡的……」Jim安慰著McCoy,金黃的髮絲在風中閃動著。這裡不似愛荷華,清一色的白人臉孔,偶爾能有一些不同的色彩渲染膚色便能引來人們的目光;在這裡,地球人的臉孔有著不同的輪廓和顏色,黑的、白的、黃的、棕的、單眼皮、鷹勾鼻、瞇瞇眼、薄嘴唇,如同一個外型調色盤的巨大盛宴。外星人種也三三兩兩的摻雜在其中,瘦長的、多手的、無毛的、邏輯的;粉的、紫的、紅的、綠的。這就是星際聯邦總部所在的都市,這是宇宙的縮影。

 

McCoy拍了一下Jim的肩膀,「你發什麼呆?」

 

Jim回過神,笑著說:「沒事,我在等你吐完。」他四處張望了一下,「Chris來接我們了,走吧!」

 

McCoy拎起自己的行李和Jim一起往Pike的方向走,Jim突然攬過McCoy的肩頭說:「我等等帶你去個好地方。」

 

McCoy賞了他一個白眼,「省省吧,你上次說要送我禮物,我得到的是學院的入學通知、可怕的穿梭機之旅、和死在太空的入場券。」

 

「我保證你會喜歡的。」Jim眨著他的長睫毛,露出他最真誠的眼神說。

 

McCoy看著那雙藍眼睛,他從來就無法拒絕著如晴空般的深邃大眼。McCoy別過頭,半心半意地嘟囔著,「好啦好啦,我真是栽在了你手上。」

 

結果Jim沒騙他,McCoy愛死了Jim帶他來的酒吧。首先,這裡的酒保對年紀根本不聞不問,你敢點他就敢給你喝;其次,這裡的波本,除了純,McCoy找不到第二個更適合形容它的詞了。這個濃厚的酒韻和麥子的芬芳在口中釋放,如同清純的女孩在遠方招手呼喚。這是自從McCoy偷了他生平第一次威士忌之後就再也沒有體會過的,如同高潮一般的極致享受。

 

「看吧,我就說你會喜歡的。」Jim的雙眼因為酒精的浸潤而在昏黃的曖昧燈光下顯得亮晶晶的。

 

「好吧,小子,我承認這裡真的不錯……」McCoy難得給出了正面的評價。

 

「何止不錯,這裡是舊金山最好的酒吧。」Jim對於McCoy的評價有些不滿地嚷嚷著。

 

「你怎麼會知道這裡?」McCoy挑眉問。這小子不也是第一次來嗎?

 

Jim愣了一下,但隨後便大笑,「網路阿Bones,這些東西只要打打字,Bing,就有一大堆人迫不及待地告訴你一個地方哪裡好哪裡不好。」

 

McCoy笑了,又喝了一口酒,沉浸在這種微醺的觀感中,醇黃的液體映著臻綠的眼睛,在五光十色的酒吧這樣純粹的顏色顯得更加透明而清澈。Jim溫柔地看著McCoy,眼中的溫暖幾乎就要溢出來。他們就這樣靜靜的對飲,和外界的吵雜形成反差,即使沒有言語也不能阻礙他們之間情感的流竄。

 

「我說,你為什麼要來舊金山?」McCoy成為打破靜謐的那個。

 

「嗯?」Jim略帶醉意的雙眼變得更藍,「當然是為了上太空啊!她這麼美,這麼大,這麼神秘,你難道不想看看她真實的樣子嗎?」

 

「我只希望她不要用什麼外星病菌殺了我們。」McCoy哼了一聲,「我說真的,Kid,你為什麼想上太空?」

 

「我們一樣大,Bones。」Jim斜睨了他一眼。

 

McCoy沒理他繼續說:「你看著太空的時候,都好像在尋找什麼、渴望什麼、希望得到什麼。我不知道你到底想要什麼,但你覺得你來到舊金山就能得到嗎?」

 

「沒準我就是喜歡外星女孩,想和他們來一發呢?」Jim調笑說。

 

「那你得安多利疱疹的時候就不要來找我。」McCoy沒好氣地回答。

 

「你怎麼捨得?我知道你愛我。」Jim誇張地演出了心痛的表情,又換來McCoy不屑的嗤聲。

 

Jim將杯中的威士忌一飲而盡,看著在酒吧狂歡的人們,揚起的嘴角無法消下去。

 

舊金山會成為他的第二個家,Jim深知這點。

 

***

 

Jim匆匆跑進教室,走到McCoy為他佔的座位邊,McCoy拿起自己的包包讓Jim入座。

 

「為什麼你這麼晚才到?你不是七早八早就出門了嗎?」McCoy在雖然教授尚未出現,但已逐漸安靜下來的教室中悄聲問。

 

Jim放下包包,拿出自己外星文化的課本,「我只是在路上耽擱了一下。」

 

「哈?路上耽擱?」McCoy滿臉不信的又重複了一次他說的話,「我太了解你了,你說的路上耽擱指的都是你又捲入了甚麼奇怪的麻煩、碰了甚麼會讓自己過敏的東西、或是又引來的克林貢飛彈!」McCoy邊說就邊從自己的背包中拿出隨身三錄儀開始掃描Jim。

 

Jim皺眉瞪著這個過度擔心的Bones,他不懂他一個醫學大一生是怎麼拿到三錄儀的,說真的,誰給他的?而且Bones的舉動已經引來其他同學的側目,他還想在學校做人呢!「快停下,我好得很!」他握住了Bones在他身邊揮舞三錄儀的手壓下去,「我發誓如果這不是必修,我不會再和你選同一門課了!你不覺得你說的話跟我奶奶會說的話很像嗎?還有我很確定最後一個根本沒發生過!」

 

McCoy瞇起眼,這傢伙居然說自己是他奶奶?他絕對要讓他吃不完兜著走!

 

在他們吵鬧的過程中,一個身著黑色教官服的高挑男子走到講台前,他平穩而清淡的聲音經過講台的麥克風,再由擴音器在百人教室中迴盪,將原本學生們分散的注意力全都拉住了。

 

「我是Spock,你們的助教,Shemeski教授稍早遇到了一些意外正在醫院,在意外解決完畢之前,外星文化這門課將由我來代理。」

 

學生們困惑地皺起眉,這個留著鍋蓋頭的尖耳朵明顯是瓦肯人,但這門課明明有另一名助教啊……

 

「那個……Spock助教?」一個凱特人怯生生地舉起手,甩著尾巴不安地問,「我們原本的Sharon助教呢?」

 

凱特人問出了大部分學生心中的問題,他們平時對應的窗口,不論是交作業還是討論專題,助教都是Sharon,怎麼會憑空出現這個瓦肯人。

 

Spock的嘴角幾乎是細不可查地彎起了微妙的弧度,但這樣的表情對大多數人來說依舊是難以被解讀地。他只是輕描淡寫地說:「Shemeski教授和Sharon助教是一起發生意外的。」

 

Spock的回答讓台下的學生們炸了鍋,畢竟大家八卦Shemeski教授和Sharon助教已經不是一兩天的事了,更何況Shemeski教授是有家室的人,如今他們憶起發生意外讓大家有了更多的遐想。

 

「我就說他們有一腿!Jim你欠我一百信用點!」McCoy捶了Jim的手臂一下,開心地說。

 

「他們只是發生意外,誰說他們有一腿了?」Jim咕噥著嘴硬不肯承認,眼睛眨也不眨地出神望著台上的助教。

 

McCoy注意到Jim不尋常的安靜,沿著Jim的目光追到講台上的瓦肯人,他挑棕色的眉毛對Jim說:「特別喜歡綠色哈?」

 

「甚麼?」Jim皺眉。

 

「拜託你從以前就特別喜歡一些綠色的外星人。」McCoy不屑地指出,「獵戶座人、Aenar人、瓦肯人,你敢說沒有?」

 

「我沒有……」Jim反駁,但底氣明顯不太足夠。

 

McCoy沒有繼續追著這個話題,只是拍拍Jim的肩膀說:「你這個對膚色的迷戀得改改啊。」

 

Jim還想說甚麼,但Spock斥責了吵鬧的全班,告訴他們在課堂時間討論非課程相關事務是不合邏輯且不恰當的。

 

「下周就是期中測驗,你們會需要更多練習與思考的機會,請選擇一個外星種族與自身的種族文化做比較,內容不得少於五千字,繳交期限為期中測驗前。」Spock宣布了額外的作業訊息,台下的學生立刻形成了一片哀鴻遍野,抱怨聲此起彼落。

 

「教授,一如你所言,下周就是考試,讓學生能有更充分的時間準備考試難道不會更有效率嗎?」金髮人類突然站起身來舉手道。

 

Spock預計會得到學生的抱怨,但他沒預料到會有學生這樣在明面上和他討論這個,他問:「不好意思,你是……」

 

「Kirk,Jim Kirk。」Jim無視了McCoy拉著他的袖子想讓他坐下的動作,直勾勾的盯著Spock。

 

「Cadet Kirk,這份作業的目的就是讓你們有機會對本課程的內容有更深入的了解,在測驗上有更好的表現。」Spock波瀾不驚的說。

 

「是的,但現在離考試只剩下一周,大部分的同學對於考試都已經擬定了他們的讀書計畫,突然增加的作業可能會降低學習的效率。」全班的目光都聚焦在Jim身上,畢竟大家抱怨歸抱怨,還是都打算接受現實。

 

「星際學院的課程是為了訓練聯邦軍官,而不論是在太空中或地面上,都將遇到許多突發事件。這個作業並非純粹的文書報告,也是考驗你們對於隨機事件的對應力和壓力的處力。」Spock有條不紊的解釋,「請問這樣對作業還有任何疑問嗎,Cadet Kirk?」

 

「No, Sir.」Jim彎起眼角,笑咪咪地接受了Spock的解釋,重新坐回自己的位子上。環是全班,大部分的同學對於這個消息似乎都少了些抱怨,更多的是努力的決心。

 

McCoy搖搖頭,對此他只有一個想法,Jim Kirk就是不搞事就渾身發癢。


TBC

這是一篇進度很慢的文......但至少我已經努力讓史波波出場了!!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4)
热度(35)
  1. 語夢飛羽語夢飛羽 转载了此文字  到 瓦肯科学舰
©語夢飛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