語夢飛羽

現在是一條鹹魚
插畫/小說/雜七雜八
現在是star trek
歡迎拍打餵食
AO3:FlyFeather

【SK】 Trolley Problem 01

配對:Spock/Kirk

分級:G

簡介:TOS和AOS的Spock互換了。

   傳送機就是塊磚,哪有意外往哪搬

   STID過後

備註: @溯    這是你的點梗,我真的覺得這是個困難的梗!!!!!

   但我沒有拖三個月喔♥有沒有很感動!!!! 覺得自己棒棒哒!

    @依廉 你好像也說想看這個的樣子.....

---


雷聲轟隆隆地在陰沉的天空作響,白熾的不規則光線時不時地在空中交錯,雲彩地顏色也不斷變換,有時黃、有時紅、有時又紫。Spock抬頭看著這不穩定的氣候思忖著這樣的變數會給傳送機帶來多少影響。

 

「企業號呼叫Spock,你那邊的狀況好嗎?」Kirk的聲音中透出濃濃的擔憂,這總是令Spock感到困惑。他的人類艦長總是會為許多事情產生各種情緒,情緒是低效率的。他做為一個瓦肯人,無法很好的解讀這些情緒背後的動機。但當他以大副的身分向艦長指出這些情緒的缺點,或是這對這些情緒解讀錯誤時,艦長總會露出受傷的眼神(沒錯在多次經驗的累積和Dr. McCoy的吼叫之下,他已經熟悉這個情緒的呈現了)。

 

在Khan事件時,他放任了自己的情感肆意蔓延,最後造成了Khan半殘的結果。這在瓦肯是不被允許的,他犯了瓦肯人的大忌,為此他困擾且懺悔了許久,一是為放任感情,二是為在未經審判的情況下企圖將一條生命致死。

 

其實他早就明白Kirk救他的理由,只是對他來說,他無法為艦長做出同樣的決定。他們是軍人,在加入星聯之前就該有對於死亡的覺悟,Kirk應該把他留在那個火山口,這才是符合邏輯的。

 

因為交換位置,他會把他留在那的。

 

「Captain,我已經做了初步的地質探勘,這個星球的土壤成分與地球極為相似,地球的是……」

 

Spock的報告還沒說完,Kirk便打斷他,「Commander,我想知道的是你為什麼把登陸部隊先送回來了?」

 

地面突然開始劇烈的搖晃,但馬上就停止了。Spock不為所動的站著。

 

「這裡的氣候極為不穩定,且先遣部隊已完成初步的探勘,讓他們先將數據帶回企業號是符合邏輯的。我是瓦肯人,對外在環境有比較強的抵抗力,由我獨立完成善後工作……」

 

「Spock,」Kirk在通訊器另一頭的聲音冷了下來,「你的意思是你把其他人送回來,讓自己留在一個危險的環境中嗎?」

 

「不精確,Captain,我……」

 

Kirk根本不聽他的解釋,「回到艦上,Spock。」

 

「Captain,這是……」Spock試圖解釋他的行為,此時烏雲密布,豆大的雨滴傾盆而下。

 

「現在,Mr. Spock,這是一個命令。」即使是不擅長判讀人類情緒的Spock也可以感受到Kirk聲音中的怒意,「我很樂意等你回來和你辯論,但現在,讓Scotty把你從那顆該死的星球該死地傳回來!」

 

Spock嘆了口氣,這很不瓦肯,但面對他的艦長時他發現自己已經漸漸熟悉這個人類的舉動了,「Eye,Captain。」

 

他站在原地不動,一道閃電轟然落下,他看著金色的分子光線包覆住他全身,並在腦中模擬著他和艦長在3.43秒回到船上後會有的爭吵。有86.41%的機率艦長會指責他自行留在地面的決定,艦長不接受自己解釋的機率是79.66%,而在這之後艦長92.78%會和她在不影響工作的情況下進行人類所謂的冷戰。這是一項Spock未曾明白箇中意涵,但在自己童年之時也經常見到母親會對父親採取的行動。

 

眼前的景物逐漸改變,熟悉的傳送室又重現在眼前。

 

Mr. Scott在操控傳送台,傳送室口如規定一般的有兩名少尉看守,Kirk也一如既往不守規制地在傳送室口等著他。

 

有點不對。

 

同樣的地點、同樣的人、同樣的儀器,但有點不對。

 

Kirk帶著他飽含笑意的雙眼走向Spock。

 

哪裡不對。

 

隨著Kirk的逼近,Spock心中的警鈴大作,他不知道現在自己該做什麼,只能僵在原地。

 

「Mr. Spock,」Kirk用著刻意壓低聲線的挑逗嗓音這麼叫著他的名字,這是他不曾做過的。至少,不曾對Spock做過。

 

「歡迎回艦。」Kirk一口氣打破兩人之間的距離泡泡,左手貼上Spock的右手摩擦著。

 

那只是一瞬間的事,但Spock卻覺得有一小時之久,棕色的瞳孔放大,血液衝上臉龐,腦中閃過無數念頭,但太快了,如同什麼都沒想一樣,時間的流逝對瓦肯人來說不再準確,他推開了Kirk。

 

「搞什麼……」Kirk像是沒料到Spock會這麼做似地踉蹌向後退了好幾步,眼中充滿了驚愕與不滿,就和那天在Pike上將的辦公室他發現自己將他的行為誠實上報時一樣。

 

不……還是不一樣,這個Kirk更強勢,並且看上去更憤怒一些。不過他很快地調整了情緒,收起原本私人曖昧的氛圍,用純粹公事公辦的眼神打量起Spock,最後吐出一句,「你不是我的Spock。」

 

Spock在思考Kirk何時變的如此善於控制情緒了,綜合此處帶給他的異樣感、Kirk說的話、和他遇過另一個和他擁有同樣靈魂卻完全不同的自己,他做出了最符合邏輯的推斷,「我假設,這並非我的時間線。」

 

他得到了Kirk得意的笑和操作台後輪機長詫異的表情。

 

***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24)
热度(98)
©語夢飛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