語夢飛羽

現在是一條鹹魚
插畫/小說/雜七雜八
現在是star trek
歡迎拍打餵食
AO3:FlyFeather

SK。我會一直在這裡。段子

黑暗如潮水般地襲來,恐懼攫住了他的喉頭,將他噎的窒息。高亢的尖叫或遠或近,此起彼落的震盪著他的鼓膜,也許聾掉會是更親切的選項。鮮血由空中高速落下,打在身上如同千根針刺入了每一寸肌膚表面,疼痛深入骨髓。雨血在地面累積,逐漸淹沒了腳踝、胸前,直至口鼻。

 

「哈──!」Jim猛然從床上起身,尖銳快速的大口吸著氣,彷彿那是他不去搶就得不到的東西。

 

身邊有著某種悉悉簌簌的生物竄動著,隨後便抓住了他,兩條強而有力的胳膊包覆住了他。Jim立刻驚恐地掙扎了起來,試圖脫離這一切。

 

「電腦,燈光40%。」一個清冷的聲音在耳邊響起,明明是個平凡無奇的句子,卻有效地安撫了他。

 

當他不再掙扎,對方便鬆開對他的箝制。Jim登時獲得了自由。

 

斗室頓時顯得明亮,40%的燈光對於從黑暗醒來的人也不至於太過刺眼。光線進入Jim的視線中,瞳孔縮小,他才看清了原本模糊的四周,明白自己身處何地。

 

I am James T Kirk, Captain of the USSEnterprise. 我現在在我的房間。我很安全。I am James T Kirk, Captainof the USS Enterprise. 我現在在我的房間。我很安全……

 

Jim在心中默念著心理治療師教他的句子,McCoy逼他去看的。然後深深地、緩慢地,讓空氣盈滿他的肺部,直到再也容不下任何一個空氣分子,再吁長地吐出。

 

「Jim,你是否好些了?」Spock深黑的棕眸對上Jim的視線,關切地問。他拿捏著此時給予甚麼樣的接觸是恰當的,最後他只是握上了Jim的手,透過些微的接觸傳遞著溫度。

 

「我很好。」Jim閉上眼別過頭,他不想看到Spock。這是第幾次了?第幾次又在熟睡中被夢魘侵擾,然後讓兩人都不得安寧。早先他提出過要分房睡,直到他的PTSD被治癒,而Spock毫不考慮地拒絕了。

 

現在他要面對這個,一次又一次的擔憂眼神,一次又一次的老調重彈。

 

「不,你不好。」Spock強硬地轉過Jim的頭,迫使他面向自己,看著自己。

 

Jim垂下眼簾咬著下唇,低聲地說,「對,我不好。」

 

承認自己尚未痊癒是治療的一環,但這比受到惡夢的攻擊還難以忍受。

 

「Spock,我......」

 

Jim沒能完成他的句子,Spock用拇指按在了他的嘴唇上阻止他說下去,「我們不會分開睡,即使你問了一百萬次,再問一百萬次,我都不會改變我的答案,我們會一起度過。」

 

Jim有些惱怒,「你又知道我要說什麼了?」

 

Spock離開了床邊走進浴室,出來時他臉上的神情以Jim的人類標準都算的上是輕蔑。他把手中的熱毛巾捂上Jim的臉頰,擦掉他額上的冷汗。「因為我是瓦肯人,不如你們人類一般不長記性。」

 

Jim搶過毛巾自己擦,他鼓起臉頰,倒想知道自己怎麼不長記性了。

 

Spock牽起Jim的雙手,繾綣地、如同對待珍寶般地輕撫著,他看著Jim,等待Jim主動迎上自己的目光。Jim知道他在等,僵持了好些分鐘,最後才心不甘情不願地看向Spock。

 

「T'hy'la,我會一直在這裡。」Spock一字一句地重述著他已經宣告過無數遍的句子,卻沒有絲毫的不耐。

 

「你是我的一切。」他傾身環抱住Jim,將他納入懷中。

 

「我會一直在這裡。」他們雙雙倒入柔軟的床鋪中,Jim調暗了燈光。

 

我會一直在這裡。

 

直到Jim重新陷入睡眠,Spock都在他耳邊不斷呢喃。


Fin.


試著寫了一個小段子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8)
热度(41)
©語夢飛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