語夢飛羽

現在是一條鹹魚
插畫/小說/雜七雜八
現在是star trek
歡迎拍打餵食
AO3:FlyFeather

【SK】Dream in Scar 01

配對:Spock/Kirk

分級:NC-17

簡介:他們在學院相識、相守、相戀。


----


Jim睜開眼,映入眼簾的是一片純白。

他覺得刺眼,困惑地又重新閉上,聲音湧入他的世界。一開始,是一個女人的高亢聲音。

「他醒了,快,快叫醫生!」這是一個緊張又充滿感情的聲音。

然後是一個低沉的男聲。

「冷靜點,Jim既然醒了就會沒事的。」男人明顯在對女人說話。Jim?是在說我嗎?Jim徒勞的在自己的記憶中搜索這個聲音的主人,卻發現是一片空白。

滴滴滴的機械音成為了背景音效,接著是急促的腳步聲,自動門啪搭地打開又關上,好幾個人同時在講話,語速太快,Jim無法分辨他們在說什麼。一隻手撫上自己的額頭,那是一隻很溫暖的手,帶著粗繭,很大,雖然粗糙卻柔軟。

「Jim……」同樣的低沉男聲,Jim覺得這個聲音相當熟悉,卻怎麼也無法和腦中的任何人配上。

Jim眨了眨眼,企圖清明自己的視線。一個有著深邃五官的金髮男人出現在視野中。

「Jim,你現在覺得如何?」

是剛剛的低沉男聲。他明顯認識自己,但自己卻對他沒有絲毫的印象,只是有股熟諳感,尤其是那與自己幾乎一模一樣的湛藍雙眼。Jim張嘴想說些什麼,喉頭卻乾澀地發緊。男人立刻察覺了自己的不適,他扶著自己幫自己坐起身,調整到一個舒服的姿勢,然後遞過一杯水。Jim感激地接過,溫潤的水滑過食道,讓Jim的嘴巴得到一絲舒緩。

Jim環視四周,他在醫院,而且是ICU,至少身旁的儀器看上去就像醫療器材,考慮到他與這些東西打交道的經驗豐富,他對自己的判斷很有自信。但他不知道自己為何在這。

透明的ICU玻璃門滑開,一個金髮女人踏著急切的步伐衝了進來。Jim認識她,她走到自己面前關切的摸著他的臉,並用原始的方法上下檢查著Jim的身體,「Jim你還好嗎?有沒有哪裡不舒服?哪裡還會痛嗎?天阿那傢伙居然……我發誓我會讓他付出代價!」女人連珠炮似地問著Jim,最後朝著某個Jim不知道的對象怒吼。

Jim想叫她並釐清一些現況,卻發現自己無法言語。

男人把注意力放到了女人身上,「別這樣,他才剛醒,妳先別激動。」

「我要怎麼不激動?我們的兒子就在我面前……我差點就失去它了,Geroge,我不懂你為什麼這麼冷靜……」女人說著說著便發出一聲低啜,然後倒進男人的懷中。

Jim震驚地看著男人,他知道為什麼他覺得這男人的臉是如此熟悉了,他沒見過他本人,卻總是能在各個角落看見他的相片。

「沒事的Winona,Jim現在醒了不是嗎?他還在這裡,我們沒有失去他。」男人摟著女人,輕輕地拍著她的背並在她頭上吻了一下,「Jim和我都在這裡……」

這是他爸爸,Geroge Samul Kirk。

***

「你說什麼?」Winona的聲音在診間迴盪著,「逆行性失憶?還有可能的失語症?」

「Ms. Kirk你冷靜點,Jim他遭受了一場嚴重的車禍。人的大腦相當脆弱,有任何差池都有可能導致損傷,事實上,以他的狀況來說,這樣的結果還不算太壞。」醫生分析給Winona聽。

「我兒子現在又失憶又不能說話,你卻說這不算太壞?」Winona歇斯底里的吼過去,「那怎樣才算壞你告訴我?啊?」

「Ms. Kirk我不是這個意思……」醫生對咄咄逼人的Winona有些招架不住,他用眼神向Geroge求助,Geroge卻彷彿在沉思著什麼沒有反應。

Jim拉起Winona的手,試著向她展示一個能令她放心的笑容。主要是他覺得如果放任他媽媽失控下去她可能會毆打醫生也說不定。

Winona感受到來自兒子的安撫,發現自己可能真的過於激動。她理了理頭髮,拿出她身為聯邦軍官沉著的一面,「那我們現在能做什麼來幫助他?」

醫生見Winona的情緒似乎比較穩定了,他才說,「其實我們還不能確定Jim的狀況,只是從腦部斷層初步估計可能會有這些症狀,詳細的病情還要請醫療團隊做進一步的分析。」

我真的不能說話嗎?Jim自問,其實他覺得整件事更像是他們一直說,他爸、他媽、醫生來來回回的快速對話,讓他找不到機會發出聲音而已。他認為自己應該澄清一下。

「媽……我沒事……」Jim壓著嗓子裡的疼痛發出破碎的聲音。

Winona和Geroge驚訝地看著他,而後Winona將他擁入懷中,反覆呢喃著Jim的名字。Jim先是不可思議地瞪大雙眼,身體感受著Winona傳過來地柔軟熱度,隨後垂下眼簾,反手抱住Winona。

***

Jim隨著Geroge和Winona回到他們在舊金山租的公寓,Geroge宣布他們這兩天就會整理好行李回愛荷華讓Jim『靜養』,這是醫囑之一。Jim有些愧疚的問是不是因為自己他們才要舉家遷回那個窮鄉僻野,Geroge只是發出豪爽的笑聲,然後揉亂Jim的頭髮,叫他臭小子別想太多。他本來就覺得在舊金山太忙雜事太多星聯總部又太囉嗦,很難兼顧家庭。他想先回愛荷華是因為想放放鬆調整一下自己,也有更多時間陪家人,反正愛荷華造船廠那邊也需要有人監督,他也能好好的享受兒時的記憶。最後信誓旦旦的告訴Jim等他到了愛荷華他一定也會愛上那裏。

Jim歪著頭看著Geroge,這個眼底有著星辰大海的男人居然是如此的念舊,甘願回到那個絕大部分景致都是田野的鄉間。Jim走回自己的房間,手中拿著他自己的病歷,上面寫著暫時性失憶和聲帶受損。他看著房間中的一切,這是一個具備所有青少年喜好的房間,牆上貼著Beastie Boy和AC/DC的海報,櫃子中有著少量的紙質文學作品和一些漫畫Padd,床單上印著漆黑的蝙蝠俠標誌,牆角靠著一支吉他。Jim打開書桌上的收音機,電台DJ歡快地講著什麼,Jim沒仔細聽,他只是想有個聲音,然後癱倒在床上。

這一切都太過美好。

DJ在整點時精準地報時,星曆2247.52,晚上九點。

這一年,Jim14歲。



TBC

我又開新坑了........_(:з」∠)_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22)
热度(80)
  1. 瓦肯吴彦祖語夢飛羽 转载了此文字  到 瓦肯科学舰
©語夢飛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