語夢飛羽

現在是一條鹹魚
插畫/小說/雜七雜八
現在是star trek
歡迎拍打餵食
AO3:FlyFeather

【AOS】叽叽叽與喵喵喵 IV End (醫生中心吐槽向)

這是我結合   @不懒鸽子233  和   @_颜卿.   兩位大大的腦洞文

记梗,大副喵化。喵。

如何饲养一只名为Jim的仓鼠 一【Spirk 全糖】  I   II   III

謝謝兩位太太願意讓我把這個結合腦洞放出來

又名心塞的醫生XDDD

就是一個當Jim變成倉鼠而Spock變黑貓讓醫生變動物飼養員的故事


前文

I   II   III




McCoy用醫療代碼打開艦長艙的門,他相信這不是濫用職權。再怎麼說,他的艦長和大副也確實處在『醫療緊急情況』中。

 

然後他一進門就差點被Jim扔在地上的髒衣服絆死。

 

「Damn it,Jim,你沒辦法好好收房間是不是?」McCoy朝手上裝著Jim的保鮮盒吼過去。Jim在這些年精通醫生的脾氣,他已經快到臨界點了,現在最好的回應就是他說什麼做什麼,所以他只是乖乖在盒子裡繼續裝無辜。McCoy用肩膀按開浴室的門,因為他左手拿著Jim鼠,右手環著不斷掙扎的Spock貓。他只能慶幸瓦肯人變得瓦肯貓沒有三倍力,不然McCoy真不知道自己handle得住handle不住。

 

他把Jim鼠的盒子打開丟進洗手台,確定憑他一己之力跑不出去之後,才把Spock貓扔到浴缸。Spock貓發出威嚇的吼叫警告McCoy,但McCoy一點都不領情,拿起蓮蓬頭開水就往Spock貓身上衝去。

 

「你再亂?我還沒跟你算你跟Jim串通搞事的帳。」聰明如McCoy,他在拎起溼答答的Jim鼠時就想通了這一切,Jim鼠估計是鬼吼鬼叫著不想吃自己給的食物,而透過他們該死的動物與交談後Spock那被貓降低的邏輯決定幫助Jim(說實話Spock平時對上Jim就不怎麼有邏輯,所以這搞不好其實是一隻正常運作的Spock)。Spock先製造混亂引開McCoy,Jim在走出籠子跳下桌子打算喝Spock的牛奶(說真的?Jim我平常叫你喝牛奶你都像我叫你喝尿似的痛苦),但他們都忽略了現在的Jim是用不得任何不是針對他尺寸的器具,所以Jim跌進碗裡,差點被牛奶淹死。

 

貓怕水,瓦肯人怕水,全星聯的瓦肯貓都怕水,恐怖喔,恐怖到了極點喔!McCoy看著到處閃避蓮蓬頭的Spock貓,時不時還摻雜著嘶吼的喵喵叫,腦袋不合時宜的改著21世紀的電視台詞。

 

「你不把身上的牛奶洗掉我是不會讓你這個大型細菌帶原體跟我進醫療灣的,可惜的是艦橋會議決定把你們兩個麻煩塞給我,所以忍忍吧!」McCoy毫不留情地說。

 

「喵喵喵喵喵喵喵──!」Spock貓似乎已經失去了平時的冷靜,不顧一切的抗議著,McCoy想這可能是某種瓦肯髒話之類的。

 

見Spock貓已經濕的差不多,McCoy拿出Scott附在他那堆寵物用品中的沐浴乳,不得不說Scott是有先見之明的,這些雜七雜八居然都用到了。「過來!Spock!」

 

「喵──」Spock貓用威脅的聲音低嗥著,甩著尾巴低伏身體做出攻擊姿態表達著他的不滿和不可能配合。

 

McCoy,作為一個人類,他平常就不可能乖乖聽Spock的,更何況現在Spock是貓他是人,他把Spock貓的行為視為一種挑釁,挑釁他人類的尊嚴和首席醫官的權威──簡直是不能忍。

 

Spock貓往左邊,McCoy就擋過去;Spock往右一躍,McCoy也敏捷的閃身向右。兩人就像玩摔角一樣的繞著圈。最後,Spock貓做了聲東擊西的假動作,把McCoy引到左邊然後自己向右邊的縫隙衝去。McCoy早料到Spock貓在謀劃什麼,他這些年整治他們倆個可不是白幹的,他撲向Spock貓抓住他,而被限制行動的Spock貓則用生命掙扎著。

 

McCoy馬上按了遠超過它所需的量的沐浴乳,對Spock貓上下其手把沐浴乳抹滿他全身,製造出一堆泡泡,乍看之下讓Spock貓從黑貓變得像白色綿羊,但McCoy沒心情欣賞這個,因為Spock貓正發出了McCoy聽過有史以來最淒厲的貓慘叫。McCoy不知道這到底是Spock怕水,還是幫貓洗澡就是如此悲劇。

 

Jim鼠不知道怎麼得讓自己掛在洗手台邊緣,看著這幕咯咯直笑。McCoy和Spock貓聽到笑聲都瞪了他一眼。McCoy在自己必須幫Spock貓洗澡,還要被Jim鼠嘲笑的情況下,怒氣直達到頂峰。他拿起水龍頭把水開到最大朝Jim的方向噴過去。受到水柱衝擊的Jim鼠被直直擊落,重新滾進水槽裡。

 

「叽叽叽叽叽叽——!」Jim鼠尖叫著抗議,但這次連Spock貓都不打算幫他說話。

 

McCoy把焦點又放回Spock貓身上,見泡泡已經覆蓋了他全身,應該是差不多了,就把蓮蓬頭直接對準了Spock貓,洗掉他身上的肥皂。在三分不配合和七分暴力之下,McCoy總算完成了這個艱困的任務。Spock貓一掙脫了McCoy的箝制,就飛快的竄到角落把身上的水珠甩掉,然後對McCoy投射憤怒的死亡眼神。

 

McCoy才不管他,這又不是他第一次收到這種眼神死亡信。他從毛巾架上扔了條綠色浴巾給Spock貓,他記得這是Jim在某個星球上的禮品店中看上堅持說『這和Spock臉綠時的顏色很像。』硬要買來送給Spock的。他走到洗手檯邊開始洗Jim鼠,這就容易多了,畢竟Jim鼠在怎麼鬧,他也只有手掌大,沒有太大的力氣違抗來自McCoy的沖洗。

 

McCoy拿了條黃色毛巾為不斷扭來扭去的Jim擦乾身體,然後他想了一下,考慮到Jim一貫作死的尿性,他走出浴室把這一貓一鼠關在浴室哩,回到自己的辦公室把Jim鼠籠子裡的木屑倒掉,之後回到艦長浴室把兩隻動物都領了出來。當然,Jim鼠是在籠子裡的。

 

他從Jim一團混亂的房間中找出吹風機,然後咬牙切齒的威脅Spock貓乖乖待在原地,否則就要拿項圈鍊住他。把Jim鼠籠子放在地上,自己也坐下與他們齊高,百無聊賴地開始吹乾他們。

 

---

 

Spock貓和Jim鼠都痛恨這個,但他們屈服於McCoy的淫威。每次熱風一過來他們總要皺眉嚎叫幾聲。

 

***

 

睡覺也是個難題。

 

不!應該說事情只要在這兩個傢伙身上,什麼不是難題?McCoy憤怒地想。

 

Jim鼠不知道怎麼把『打開老鼠籠子』這個技能點滿的,現在的他就是一隻自由的老鼠,愛去哪去哪。McCoy坐在自己艙室的床上,以他自己的標準稱得上是苦口婆心地對Jim鼠說:「你給我乖乖待在籠子裡睡覺!」

 

Jim鼠知道McCoy聽不懂自己的話,所以他用行動回應──飛快地打開籠子門。

 

McCoy有種想揍人的衝動,他在心中對自己默念『我不可以虐待動物』,念了三遍──沒用。他再唸三百遍還是會想揍Jim。

 

「那你到底想怎樣?」McCoy按著太陽穴問。

 

Jim鼠一溜煙地跑到Spock貓早已選定好要睡覺地位置,窩在Scott複製的軟墊上,眨著他的藍眼睛眼巴巴的望著McCoy。

 

『巡視』完McCoy房間的Spock貓回到了他的窩,看到了在他窩邊對峙的一人一鼠什麼都沒說。只是貓手貓腳的找了個舒服的角度趴著,用尾巴捲起了Jim鼠。

 

這個房間裡的另外兩種生物都沒料到Spock貓的舉動。McCoy愣住,Jim鼠則是直接下到咬了Spock貓的尾巴一下。但Spock貓只是面不改色的用他咖啡色的眼睛盯著McCoy。

 

Jim鼠被裹在尾巴裡不舒服,他扭扭他的金毛小身體掙脫了Spock貓的黑色尾巴,手腳並用地順著Spock貓的身體爬到他身上。

 

Spock貓長長地喵了一聲,彷彿在讓McCoy對這個狀況安心。

 

McCoy摸摸後腦杓,有些不滿這個發展,但這貌似是現下最恰當且Jim鼠不會大吵大鬧的方法。

 

「喵──」Spock貓又叫了聲,McCoy才慢慢走回自己床上。

 

「好啦好了!我知道你會看著他。」McCoy皺眉說,這兩個人就算變成不同物種還是泛著一股戀愛的臭酸味。

 

「如果我醒來發現你克制不了自己的生物本能吃了Jim,我就剝了你的皮作圍巾!」McCoy睡前還是不忘恐嚇Spock貓。

 

「喵。」Spock貓簡短的回應。

 

「電腦,燈光0%。」

 

***

 

McCoy按自己準確的生物時鐘悠悠轉醒,他今天要值Alpha艦橋班。他看向昨天他的兩個同事的睡覺地點,映入眼臉的是Jim鼠用自己的小爪子扒著Spock貓的臉窩著,而Spock貓一臉不舒服的睡著。

 

Jim還是Jim,睡個覺還是這麼不安分。McCoy對此下了註解,學院時期的同居讓他很清楚Jim糟糕的睡相。

 

等他從浴室裡洗漱出來,一貓一鼠都已經醒了,他們也找到了自己的相處模式,說實話McCoy很驚訝Spock居然能接受這個狀態,這個Jim鼠騎在Spock貓頭上的狀態。McCoy皺了眉頭,Jim到底是用什麼邏輯說服Spock的?看著Jim鼠興奮的樣子,McCoy有種不想帶他去艦橋的念頭,但一隻Jim Kirk鼠的殺傷力顯然不比一個Jim Kirk人類少,他就是個專業災難吸引器。放著他不管,只怕等他注意到時Jim鼠已經毀了半艘企業號了,或是他自己,天曉得。McCoy嘆了口氣,按下門的開關,「走吧Jim boy,我們只是去值班的,你別太興奮。」

 

Jim鼠像是壓根沒聽到McCoy的話一樣還是不斷的嘰嘰喳喳,Spock貓只是晃著尾巴靜靜地聽著。

 

McCoy顯然錯估了企業號艦員的心理年紀,三歲!這群人最多三歲!他以為,經過了一天,這個『我的最高上級動物化』事件應該已經消退了。但事實是,並沒有。當大家在走廊上看到騎著貓的老鼠,McCoy覺得自己好像一腳踩進了艦員們融化的一灘春水裡,都淹到腰啦!也聽到了艦員們的語尾愛心,甚至是毫不顧忌的拿出相機拍照。喂喂喂給我矜持點啊,現在還是上班時間,而且這兩個不是什麼寵物,是你們活生生的上司啊喂!

 

Jim鼠對於自己受到的關注相當得意,他得意地擺出各種姿勢,把賣萌這兩個字發揮的淋漓盡致,每換一個動作都能夠引起圍觀艦員的尖叫。

 

忍忍,再忍忍,McCoy對自己說,艦橋不是人人能進的,我只要忍耐到高速電梯就可以了。McCoy覺得自己釋出了此生最大的耐心來包容這個,雖然他滿腦子都是我是醫生,不是保母;我是醫生,不是寵物飼養員;我是醫生,不是他媽的幼稚園老師!!

 

在進入艦橋之前,McCoy覺得自己做出了此生最明智的決定。他沒有犯他剛剛犯的錯,調整他臉上的表情,擺出他最凶狠的臉,渾身散發出『誰敢在他媽說他們可愛我就賞誰一針』的氣勢,成功的阻止艦橋成員像剛剛走廊上的艦員一樣災難性的母愛氾濫。很好,這很專業,McCoy滿意的看著自己帶來的效果走向艦長椅,他要的就是一個沒有意外、沒有愛心尖叫、沒有春水的Alpha班。

 

「Spock,你要是敢威脅Chekov離開科學官的位置,你和Jim今天晚上就分開睡。」McCoy看都沒看就說。Spock貓收住了他的步伐,高傲的走到艦長椅旁邊趴下,成功的解救了一臉不知所措的小俄羅斯。

 

不用謝。McCoy在心中說著。

 

這是個平和的班次,繪製星圖而已嘛,十個艦長執行這個任務有九點九九個不會遇到意外,剩下的零點零一就只有Jim‧麻煩吸引器‧Kirk會出事。

 

最開始的是Jim鼠。

 

在安靜的艦橋上,Jim鼠的叽叽聲顯得特別明顯,McCoy向下瞅了一眼,「怎樣?」

 

Jim鼠並不是在對McCoy說話,因為Spock貓隨後回應了他。

 

「叽叽叽。」

 

「喵喵。」

 

「叽──」

 

「喵喵喵。」

 

沒人真的聽得懂他們在說甚麼,就算是Uhura也不行,但他們成功地吸引了艦橋上所有成員的注意。

 

「叽叽叽叽叽叽──!」Jim鼠現在好像有點激動。

 

「喵喵喵,喵喵!」欸這個Spock貓是不是有點不耐煩?

 

McCoy覺得事情好像有點不太對,但已經來不及了。

 

「叽──叽叽叽叽叽叽!!」

 

「喵喵喵喵喵喵喵──!」

 

一眨眼,Spock貓把Jim鼠從頭上甩下來,然後用一支前爪壓著他。

 

啊,這不就是艦媽事件的重演嗎?McCoy在心中感嘆著,這是他私底下為Jim的兵變事件取的名字,全名是『以媽媽激怒瓦肯人得到艦橋』事件。Jim你要知道,不做死就不會死,你在他頭上為什麼還要激怒Spock?

 

感嘆歸感嘆,他還是要去拯救他的艦長的,現在的Jim已經不是他的朋友了,他沒有智商這麼低的朋友,他沒有這麼不長記性的朋友。

 

要把文件交給McCoy而到艦橋的Chapel一看到這個畫面就驚呼說:「Dr. McCoy,你怎麼可以讓他們打架?」

 

欸?為啥這也是我的鍋?McCoy百思不得其解地讓Chapel從他手中搶過Jim鼠。

 

Spock貓羞愧地不知道跑到哪個角落躲起來了,幸好我早就把他們的體徵輸入電腦,不怕找不到。McCoy再次稱讚了自己的機智。

 

***

 

Scott終於決定他的艦長跟大副可以變回人類了。McCoy是整船唯一為這件事感到開心的人,所有的人都為此感到惋惜,希望他們的艦長跟大副可以維持這個狀況久一點,他們這樣多可愛啊。

 

久個屁,可愛個頭。McCoy拿出他珍藏的克林貢血酒小慶祝了一下,那個說可愛的自己來照顧他們,就知道這是一場怎麼樣的噩夢了。

 

真的沒有人認同McCoy,因為他們要變回來那會,傳送室還發生了一場小規模的暴動,大家都想見見Jim鼠跟Spock貓的最後一面。

 

應該感謝現在宇宙真和平,他們才有空關注這種屁事。McCoy只能這樣安慰自己。

 

經歷過這個,McCoy覺得自己可以面對任何事了,畢竟有什麼能比自己的上級變成貓和老鼠更糟?

 

話別說得太滿。

 

「Dr. McCoy,請到傳送室來,間長跟大副他們發生了一些……意外。」Scott呼叫醫療灣。

 

Scott每次呼叫都沒好事,McCoy想,氣定神閒地往傳送室跑。

 

「好,這次又是什麼破事?」McCoy問,傳送室裡一片混亂。

 

門口的少尉為McCoy讓了道,然後他發現──

 

傳送室裡有一隻金色美洲豹跟一隻黑色的俄羅斯狼正在互相嘶咬著。

 

McCoy當場愣住。

 

「伊生,尼來啦!這是間長跟……」Scott看到McCoy像看到救星一樣的衝過來。

 

「不!我不要聽!」McCoy崩潰的打斷Scott。

 

「伊生尼要面對現實……」

 

兩隻動物若無旁人的越打越激烈。

 

「你們不快去把牠們分開是真的想要牠們咬死對方嗎?」McCoy吼著傳送室的人。

 

「醫生,我們也想啊,但他們好兇……」傳送室的少尉喏喏的說。

 

真是的,一個兩個都這麼不靠普,有什麼艦長就有什麼艦員!McCoy在心中怒吼。

 

「你們!給我分開!否則我就把你們分開關到禁閉室!」McCoy咆哮著。Jim豹跟Spock狼聽到後雖然還是怒視著對方,但總算沒有肢體上的接觸了。

 

「果然還是醫生有辦法,那他們就交給你照顧了。」Scott輕巧的說。

 

「不──!」

 

有什麼能比自己的上級變成貓和老鼠更糟?

 

Fin.


這個被我坑了整整三個月的坑終於結束了!

要知道我原本只是想發一發完小甜餅阿!!

傻甜白沒邏輯  就別問我SK到底在吵什麼了.....

雖然我沒寫  但他們當然是吵完繼續醬醬釀釀囉~他們的目標是閃瞎星辰大海啊

打著Spirk的標籤但兩個人從頭到尾沒講過一句人話的我其實很愧疚.......(逃走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8)
热度(48)
©語夢飛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