語夢飛羽

現在是一條鹹魚
插畫/小說/雜七雜八
現在是star trek
歡迎拍打餵食
AO3:FlyFeather

【AOS】【SK】醉在你的溫柔 上


彼時,他們都已年過半百。

 

那是Spock的壯年,對Jim來說卻是一腳懸在老年之中。他原本金黃的頭髮現在已染上絲絲斑白,眼角也帶了些許細紋。Jim不甚在意這些,他認為那是活著的證明,不像其他人總是汲汲營營地消除這些歲月的痕跡。他留著,告訴自己這些代表了他的過去,沒有這些便沒有現在的自己。

 

而Spock?Spock愛死這些痕跡了。每每在夜裡,他總是毫不厭煩地在這些地方落下一個又一個的吻。一次又一次,眼角的細紋、略微鬆弛的頸項、同青春逝去的腰際,Spock像個虔誠的膜拜者,在這些位置不斷獻上自己的崇拜。

 

有次Jim打趣說,他覺得自己的肚皮最近特別容易磨破皮,是Spock把這些地方吻薄了。

 

Spock只是滿不在乎的繼續在Jim身上耕耘並且說,那讓這裡有些脂肪來保護內臟是符合邏輯的。

 

喔,Spock不在意他有小肚子。

 

但Jim自己在意,他聽說隔壁復仇者號的Captain也同自己一般是金髮碧眼,身材完美的像是從隔壁健美教科書走出來的。他的大副都眨著棕色大眼叫他Captain金髮大胸。Jim看著自己的身材,大胸肯定是構不到了,他只求自己別變成Captain金髮小肚子。

 

這都是之前的事了。

 

當他告訴Spock自己想退役時,Spock震驚地難以置信,並反覆質問他是不是在司令部受到甚麼他不知道的壓迫,列舉了至少五十種自己該待在艦隊的理由,然後告訴他,這個世界上最適合自己的位置,就是指揮一艘星艦。

 

Jim從Spock開始質問他時就決定用沉默回應他,因為他知道不等Spock說完他是不會停的。可Jim沒料到自己會有這個猝不及防的高評價。

 

呃……當然也要考慮到Spock身上現在基本都裝著Jim Kirk濾鏡,但聽到時還是甜了Jim的心頭。

 

Jim笑著說,「我以為最適合我的位置應該是你身邊?」

 

瓦肯人沒說話,但耳尖可疑地染上了綠。

 

「我沒有受到壓迫,也沒有其他外力。」Jim望著Spock,雙眸依舊如海水般清澈。「我只是覺得,我們把自己大半生都奉獻給艦隊,我們擁有彼此,卻是那麼少的彼此,還時不時就有可能失去對方。Spock,我想擁有更多的你,不是總是與艦隊分享你。」

 

「喔,」瓦肯人難得發出了無意義的狀聲詞,「你,我們……」

 

Jim上前擁抱了這個有點當機的瓦肯人,「看,我這些年哪有甚麼機會花信用點,我在愛荷華還有個農場呢!我相信我的錢花到150歲,順便養你都還夠,那我們為什麼不試著好好享受彼此呢?」

 

「Ashayam,可你對太空……」Spock永遠也無法忘懷Jim對太空的熱情,他在星空中耀眼的模樣。他不希望Jim的決定是為了屈就甚麼。

 

Jim握上Spock的手指輕輕摩擦著,靠在Spock的耳邊說,「Spock,我愛太空,但如果是太空和你,你是我唯一的選擇。」

 

Spock看進Jim的雙眼,想從中找出一絲不情願,但他找不到,裡面有的只有深深的堅定。

 

「我會想念這個的,」Jim望了眼艦長艙室的窗戶,窗外是浩瀚群星閃耀著點綴這片無盡黑暗。「但你更重要,Ashayam。」

 

***

 

那年,星際艦隊失去了他們有史以來最好的指揮組合,不論甚麼樣的條件都留不住他們,他們去意已決。

 

作為企業號艦員,他們的工作是探索宇宙的邊界,但Jim得承認,其實他連地球都沒怎麼好好看過。年少輕狂的他當時一心只想裡開這個累積壓抑和痛苦的星球。直到現在,Spock完整了他破碎的靈魂,讓他有力量回頭來品嘗這些他過往不願敞開接納的美好。

 

他們選擇了距離美國最遠的國度開始他們了旅程。這是個古老神秘的東方國度。Jim驚異地看著他們使用的文字,如同圖畫一般精巧,卻又精準地傳遞了訊息。躍然於紙上的文字彷彿舞者般優美在字裡行間跳躍旋轉著,呢喃著這個文化的底蘊。

 

Jim在古董書店飢渴地流連忘返,他多想把這些散發著奇異氣息的文字帶回家好好研究,雖然他目前對此地掌握度是0。或許他應該聯絡下Uhura讓專業的來。Jim永無止盡的想像被Spock打斷,告訴他再不走就要趕不上晚餐和晚上的戲劇。Jim嘟著嘴,把他能搬的書全都搬回飯店,和總是笑盈盈腆著大肚著抽著菸斗的老闆說再見。

 

他們先吃了晚餐,這個國家的純素食實在太罕見,大多數的餐點連青菜都是混著肉的。根據當地人的說法『我們辛辛苦苦幾千年爬到食物鏈的頂端可不是為了吃草的!』Jim為這個說法咯咯笑了起來,而身邊的瓦肯人則是不可置否的翻了個白眼。

 

好吧,他沒翻,但Jim肯定他一定在心裡翻了。

 

到了事先招呼好請他們準備素菜的烤鴨店,Jim覺得自己過往的味蕾彷彿突然覺醒了一般。長年的星艦生活讓他放入口中的除了複製機食物就是羅慕蘭血酒和Bones的壓舌板。喔,當然還有Spock的……。回司令部重整的短暫時光多半也是靠著速食餐點過活,但這個鴨子居然是一個這麼好吃的食物!他原本覺得應該就跟雞肉差不多吧,飛禽類吃起來都差不多啦!而這個皮的脆、肉的嫩、還有那含在肉中的油水滴在Jim的舌頭上時,他已經想不出更多的詞來讚嘆廚師的手藝。以及,他真的相信,在這個國家,屎都能變成美食。

 

正當Jim以為事情告一段落時,旁邊的服務生又上了沾醬和餅皮,教他們如何配上蔥段和黃瓜絲變成捲餅……這實在太美味了,更別提後來的湯,他們真的在食物上下足了功夫。

 

Spock用溺愛的眼神看著每每將食物放入嘴中就要讚嘆一番的Jim。他和人類的食物口味始終對不到一起,但多年的相處讓他們在彼此的飲食上找到了平衡。Spock依舊不吃肉,但他是科學家,他總能掌握住最精準的數據來烹調;而Jim也學會如何從素菜中品味出樂趣。看著兩眼放光的Jim,他想這樣平淡而富含趣味的日常確實值得他們放棄職業生涯來體會。

 

Spock想著回頭要查詢這個食物的製作方式以便日後給Jim一個驚喜,Jim卻已經讓服務生把廚師請出來致意。廚師在聽完Jim那溢於言表的讚美只是哈哈大笑,拉著這組特別的客人到高樓餐廳的落地窗邊指著遠方的滔滔江水說,這是孕育我們的河,我們的文明離不開她。她灌溉著我們,我們卻也為她所苦。

 

「古時候,她每年氾濫,帶來了肥沃的土壤讓人們耕種,卻也帶來了無數傷亡。」廚子眺望著那夜空下的河水,「能治理好黃河的皇帝才能掌握中國。」廚子笑著說,「這水是濁的,帶有土味,用這水煮出來的食物沒辦法呈現食材的原味,因此甚麼調味能保有食材的風貌和獨特,卻又能去除土味,襯托出食物,這是過往廚子最大的課題。」

 

Jim聽著他們的歷史彷彿找回了自己在愛荷華於剩不多的美好回憶,他和Sam在河邊玩耍。具體玩了甚麼,發生了甚麼都已模糊的看不清,但那樣溫暖的感覺卻縈繞在心頭。

 

Spock牽起Jim的手輕輕啄了下他的唇,兩人一同欣賞這燈火淋漓的夜色。


TBC



馬的連寫個高考作文我都無法一發完........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7)
热度(28)
©語夢飛羽 | Powered by LOFTER